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功夫兵王 > 第63章:仅此而已

第63章:仅此而已

“一只眼睛?”许向东笑着摇了摇头,“那我是不是还有感谢你?”

    “……”许向东的态度令红玫瑰有些不爽,不过却也没有发作,因为每个敢看她跳舞超过三秒的人,一开始都是这种态度,甚至还有比许向东更加狂妄的人存在,但最终,还是失去了一双眼睛。

    许向东没有直接上来对她动手动脚,她也没有在许向东的眼中看到一丝淫邪,所以,她才决定,只要许向东请她喝一杯酒,她可以不让许向东成为瞎子,只挖去他一只眼睛。

    毕竟规矩不能坏,不然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去管手下。

    “不过,既然你想喝酒,也不是不可以。”许向东笑笑,给红玫瑰倒上一杯苏格兰伏特加,直接将整个酒杯倒满。

    “但我想提醒你一句,如果你不能把这杯酒喝完,今后你就得沦为我的玩物。”

    许向东邪魅的笑了笑道,他不喜欢别人威胁他,就像他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一样,一般对他做出这种事的人,都已经死了。

    看在红玫瑰是女人的面子上,他可以饶她一命,但代价,总得要付出的。

    “……”

    红玫瑰俏脸一变,眸中闪过一丝怒火,但她依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径直端起酒杯,嫣然一笑道,“好呀……”

    同时,她还在心中默默的补了一句,喝完这杯,你不仅得失去双眼,还要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而她之所以还要喝,是因为这是她刚才自己亲口说的,所以必须做了。

    但许向东的态度以及他说的话,直接触怒了红玫瑰,之前还准备饶许向东一次的想法,全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满腔怒火,就等着待会让许向东体验一下后悔的滋味。

    “大姐大……”

    就在红玫瑰将酒杯放在了唇边时,一旁的酒保似乎想说什么,却话到嘴边说不出来了。

    因为红玫瑰根本没有给他提醒的机会,直接就喝了一大口下去……

    “咳咳咳!”红玫瑰一下子就喷出来了,连鼻孔里都是酒,呛得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连连咳嗽。

    “咳!……你这是……咳咳!什么酒?”

    “苏格兰伏特加。”许向东耸了耸肩,很是悠然的喝了一口,啥事都没有,“你看我,怎么喝都没事,你才喝了一口就坚持不住了,可怪不得我。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玩物了。”

    “咳咳!……你,你找死?咳……咳咳!”红玫瑰眼泪直流,这一口苏格兰伏特加下肚,直接让她根本不能保持女王风范了,简直就像一个被处了极刑的少女,看起来可怜至极。

    “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这么嘴硬?”许向东摇晃着酒杯,“只要你说,你红玫瑰是我许向东的玩物,我可以让你立马恢复,保证一点痛苦都没有。”

    “你……咳……你说的咳咳!……都是真的?”红玫瑰瞪着那一双红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许向东,问道。

    “当然是……”

    许向东话才说到一半,就已经说不下去了。

    因为,红玫瑰的一帮小弟已经冲了上来,抡拳便是朝许向东的脸上砸去。

    “敢戏耍我们大姐大!找死!”

    “臭瘪三!去死吧!”

    许向东眼眸一冷,对于这种三流货色,他还真是一点都没放在眼里。

    “不得不说,你们真的很蠢。你们大姐大现在遇到这种情况,不想着赶紧送她去医院洗胃,还想着报仇?厉害,我看你们是想让红玫瑰死,然后自己上位吧?”

    许向东的话让红玫瑰本就被苏格兰伏特加折磨的有些苍白的脸颊变得更加苍白了起来。

    “住……!”

    只不过,她的话也才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红玫瑰刚一抬头,准备呵斥自己手下两句来着,结果就看到了令她目瞪口呆的一幕。

    许向东的身形一颤,她还以为是许向东害怕了,然而没想到的是,她的几个手下就在这一瞬间都停下了动作,仿佛雕像一般呆愣在了当场!

    紧接着,许向东用手指分别戳了他们一下,她这几个手下便径直栽倒了下去。

    直到落地的瞬间,他们才仿佛活了过来,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痛苦的哀嚎着……

    “你,咳咳……你对他们,咳!……都做了什么?”红玫瑰一边流着泪一边质问许向东。

    这模样不知道的人看起来,还以为她悲伤的不要不要的,但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人看了,就觉得有些好笑了。

    许向东笑着走上前去,红玫瑰瞳孔微缩,有些激动的喊道:“咳咳咳!你想干什么?”

    “别动……”许向东飞快取出两根银针,唰唰,扎在了红玫瑰的头顶两处穴位。

    就在红玫瑰想要奋起反抗的时候,又是唰唰,许向东将两根银针迅速收回,期间不过一秒钟的时间,稍不注意,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你想死不成?”红玫瑰激动地站了起来,刚才她感觉到了头顶仿佛像是被针扎了一般,虽然不是很疼,但她下意识的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感觉是什么,具体她也不清楚,只是……

    “咦?我好了?”红玫瑰愕然的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有洁白如玉的脖颈,看了看许向东,又问了一句,“你都做了什么?”

    “你想问多少次?”许向东笑笑,回到吧台座位上继续喝酒,“你只是被高浓度酒精刺激了食道,因此才产生了痛苦,这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一秒钟便能解决。”

    “你治好了我?你是医生?”红玫瑰也坐到了吧台上,下意识的想要再倒一杯酒,可立马便是想到刚才自己还被这酒折磨的死去活来,嘴角一抽,又怯怯的收了回来。

    “我不是医生。”许向东摇头。

    “那你是谁?”红玫瑰现在对许向东很感兴趣,她还从没见过有谁能在一秒钟内能把一个被高浓度酒精刺激到的人瞬间解救回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医生能够做到的,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来维斯酒吧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她?

    “你别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许向东的玩物,仅此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