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欲倾灭神 > 第二章 黑暗下的杀机。

第二章 黑暗下的杀机。

    第二章黑暗下的杀机。

    月明星稀,整座城市似已慑服在夜的淫威下,万肆俱静

    罗悠然站在林风家的铁门前,心里还是会有点犹豫,这毕竟是第一次要杀人,心里的潜意识告诉他:“这是犯法的,如果真把林风杀了,仇是报了,但自己这一生也是完了,可又一想自己本来就没有亲人,无亲无故的,不过一条烂命而已,比起林风,有显赫的家庭以及俊朗的外表,还有强大的实力.一陪一,自己实在是赚够了,何况如果就这样痛苦的窝囊下去,还真不如死了的痛快.”

    想到这,他把周围仔细的检查了下,确定附近没有人后,自衣服内掏出一条带铁勾的长绳。

    把准备好的铁勾往墙上抛了几次,勾了好几次也没勾到,铁勾敲打墙壁的声音形成了一道悦耳的“叮当”声音,还好是在深夜,声音虽然不小但还不容易被人发现,他不死心,继续往上墙头上扔,扔了十多次,皇天不付苦心人,终于勾到了墙缝,手里紧了紧,确定能承担自己的重量后,小心翼翼的往上攀登.

    林风家住别墅,大门是平面的,无法借用一般工具攀登,外墙虽然太高,但却可借用绳子爬上去,林风家里有四口人,他父亲一个月也未必能回来一次,所以现在家中只有林风与林风的母亲,还有一个保姆.

    他用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查清楚了林风的生活规律,林风每天晚上九点前准时回家,基本十二点以后他房间的灯就会灭了。

    经过考虑罗悠然决定在深夜三点下手,因为人的睡眠在这个时间是容易睡的最死的.

    他费了好大的劲爬上了墙头,然后又把铁勾头倒过来轻轻的往地上下滑,脚踏实地后,打量一下,院子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影子被月光映在地上.

    他听了听院内没有动静后,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手一拧门没有开,看来已经反锁上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大把*,这些钥匙是花高价从一个倒卖非法物品的贩子手中买来的,一个一个的钥匙**了钥匙口,都无功而返,正当钥匙已经快试完的时候,就听“喀嚓”一声,门被一把小巧的钥匙打开了.

    他心里一喜,轻轻拉开门,屋内一片漆黑,把门拉开后他并不关闭,这样逃跑的时候也容易些,轻手轻脚的走进屋内。

    双眼审视下,一楼内并没有自己的目标,扶着楼梯轻轻的上了二楼,借着窗外的月光仔细打量了下,二楼有四个房间,经过这些天的研究,他很快就找到了林风的卧室.

    来到门前,心里顿时空前的紧张起来,知道仇人林风就在屋内,如果今天刺杀不成功的话那自己很可能会死在林风手里,林风的本事他是见过的,一拳能把五块一厘米的木版轰成碎片,如果是打在自己身上,不死也得重伤.

    深呼吸了下,颤抖的手抓住门把轻轻的一拧,竟然没反锁?难道老天也要帮我吗?

    怀着各种复杂的情绪,门被轻轻的拉开了

    他谨慎地从怀里掏出那把在地摊买的长刀,轻轻走到林风床前,林风还在睡梦中,浑不知生命已受到了威胁.

    他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那张英俊的脸庞,心如刀绞,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夺走了自己的女人,让自己痛不欲生,越想心里越痛,眼中杀机一闪,手一挥,手中长刀带着风声快速切向林风脖子上的大动脉

    眼看刀刃离林风的要害只差几厘米时,意外中林风突然翻了个身,长刀准确无误的砍中了他的肩膀,一声掺叫自林风嘴里吐出。

    罗悠然知道时机稍纵一逝,不敢给他任何喘气的机会,血红的眼睛射出疯狂的杀意,又向床上的林风猛砍了几刀,林风显然刚刚清醒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杀猪似的又中了几刀,鲜血把床染红了一片,床上的林风虽然受伤不轻,很明显却没有中到什么要害.

    此时林风已经彻底清醒过来,虽然不知道是谁跟自己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竟然请了杀手来暗算自己,但练了几年空手道的他反应不愧不强,猛的双脚如脱离之箭般从下方横扫出三道腿影.

    林风的快腿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快,他曾经在三秒的时间就能连续踢飞八块木版,也就是说林风每秒的时间平均能踢出三腿,威力绝对不是瘦弱的罗悠然所能抵挡的.

    林风一口气踢出三腿,“砰砰砰”罗悠然整个人被踹的往后抛飞出三四米远,砰的一声撞在墙上才滑落下来,罗悠然感觉胸口闷了个一口气,整个五脏六腑都好似移位了,咳嗽几下,嘴里一甜一口鲜血从口里吐出来。

    林风也比他好不了多少,浑身上下好几处刀伤,却仍然忍痛站了起来,借着月光看清楚躺在地上的人后,先是一楞,随后狠狠的说道:“小子真没想到你竟然敢来暗算老子,今天老子不废了你,就不姓林.”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突然从门口闯了进来,四十多岁的样子,还穿着睡衣,显然是被刚才的吵闹惊醒的,此时她满脸带着惊慌,一进门就紧张的说道:“儿子,怎么了?你没事吧?”

    “呀,一声尖叫,当他看清楚自己的儿子身上的血时吓的叫了起来.”

    “妈,你快离开这里,屋里有危险,”当自己母亲出现在门口时林风就暗叫不好,本来因流血过多的脸庞更显的苍白了.

    罗悠然哪肯放过这个机会,因为他离门口的距离只有两步之遥,林风的母亲一时没注意到他的存在,这时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步就迈到她跟前就抓住她,手里长刀颤抖着指着她的大动脉冷冷的说道“林风,我承认现在哪怕面对受伤的你,我也毫无胜算,不过如果你不想你母亲因为你死在我手上的话,就给我站在原地不许动,我保证不会伤害她,不然今天有你母亲陪葬我倒也不寂寞.”

    “好,好,行,行你千万不要伤害我妈,我绝对不会动.只要你放了我妈,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林风惊慌失措的说道.

    哼,你以为钱能解决一切吗?你用金钱和甜言蜜语买走了我的爱情,这笔帐今天还不清,迟早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狠狠的说完一把推开林风母亲,他转身就踉跄的向外跑,他知道,哪怕林风受了重伤自己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毕竟今天也砍了他几刀,心中的怨气消解了不少.

    此刻为了逃命,连身上的疼痛都不顾了,一路踉跄的就跑到了门口,心中沉思着“如果我的实力在强一些,如果我的身体能结实的挡住他那几脚,今天就绝对不会失败,要报仇就必须变强。”他眼中射出一道毅力的光芒,冷冷的说道:“没有师傅,我就自己练,我要进行比魔鬼还要恐怖的训练,林风,下一次回来,我绝对要带走你的生命!

    他不敢在回学校,也不敢在城里逗留,一个人偷偷摸摸的闪避着夜行的车辆,摸着黑往学校的后山跑去。

    还好是在深夜不然浑身的血污就会为他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后山有处小河,他想先洗洗身上的血污,不然等天亮了自己就显形在人面前恐怕是寸步难行了。

    当他来到后山时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天已经开始渐渐的露白,他抓紧时间把外衣脱下,借着月光用河水清洗自己的身体,三月的河水微微泛着寒意,水一淋到身上就一抖搂,他咬着牙忍着寒冷颤抖着身子用水把身上的血迹洗干净。

    罗悠然将脸上,身体都洗干净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带血的衣服藏在一个石头底下,然后不放心又用土把石头填在上面,仔细检查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

    晓风吹佛,宿露锓衣!

    天快要亮了——

    罗悠然长长的松了口气,怀着一颗虚悬的心,只穿着衬衫趁着天还没亮就回到了公路上,公路上还有很多的士在城市里风驰电掣,没等多久迎面就开来一辆出租车,摇了摇手,出租车稳当的停在了他面前,罗悠然拉开车门坐上车冷冷的说道:“去火车站”。

    他知道,要赶在警察搜捕自己前面尽快离开这个城市,不然等警察封锁了所有的交通路线,那自己就真是关在笼子里的鸟,飞也飞不出去了。

    那个司机一楞,打量一下这个钻进自己车里的小伙子,大早上的只穿了件衬衫,冻的直抖搂着身子,头发散乱无型,浑身透漏着狼狈,心里嘀咕着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越来越让人搞不懂了,当他的眼睛从后座镜上看见对方那双微微泛着寒意的眼神,浑身一颤,把嘴里的话憋在心里,心里七上八下的想到:“看这小子的样子不是来劫车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