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欲倾灭神 > 第九章 获取道家法宝

第九章 获取道家法宝

    第九章 获取道家法宝

    林如梦点点头无奈地说道:“不错,有些人类甚至拥有移山倒海的本事,他们以修炼元神为主,锻炼身心为次,不过这样的人一般都是清心寡欲,大多潜修在门派重地或深山老林中,入世的不过都是他们的一些弟子,人类修真派一直以正道者自居,常常诸杀我的同类,前不久几个修真弟子见到我几句话不和,就要动手收我,他们本领不及,被我杀了三个,伤了一个,怎奈受伤的那个趁我分神时,施展地遁术逃脱了出去,没想到他逃回去后很快就有一个修真者找上我,这人实力远超前几人,双方交手之下,我被击成重伤才绕幸逃走,这人已修炼成御剑术,陆地上我目标太过于明显,无奈之下我才搭乘人类的运输工具。”

    “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罗悠然今天被一波又一波的惊阂冲击,此时接受能力已经大大增强了,眼前就有个妖怪在对自己说话,还是自己所熟悉的小时玩伴,以前不能接受的也能接受了。

    “我现在要马上离开这里,刚才动手时我变成真身必定会惊动那人,估计他正快速向这里飞来。”

    “他能追上火车?”

    林如梦点点头说:“这样的速度岂能阻挡住了他?就连我都可以轻易的超越。”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

    林如梦微微一笑说道:“以后我会找你的,对了,这个送给你。”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枚小巧的黑色纹章交给罗悠然。

    他看看手里的东西,黑色的纹章,上面雕刻了一条黑龙,表面上隐隐散发着微微的光,惊讶着说道:“这是什么?”

    “这就是你刚才所见的黑色盾牌了,以后遇见危险时,它会随着你的意念力出现,普通人类也可以随意的驱使它,它能自主的为你挡住较弱地能量以及物理攻击。”说完她双手快速结了几个印,一指点中罗悠然的头部,一抹黑光隐入他的头部,转瞬不见。

    罗悠然把黑色纹章递给她坚决的说道:“不行,现在你正是需要它的时候,我不能要。”

    林如梦欣慰地笑了笑说:“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对上追杀我的那人根本就不堪一击,我身上能送你的东西也就只有它你才能驱使,以后只要凭着我对它的感应也可以找到你,而且刚才我已经让你跟它认主了,哪怕现在我收回去也都晚了,现在只有你才能驱使它,不信你用意念控制它试试看。”

    罗悠然半信半疑的看了看她,又仔细端详手中的纹章,小巧的黑色纹章和刚才并无两样,试着心里念着:“盾牌快快出来”心里的话刚念完,手心里的纹章陡然散发出一道青色的诡异光芒,瞬间就张大成数十倍,徐徐的飘在空中,护在他面前。

    林如梦微笑着说:“现在你已经完全是它的主人了,有它的护身哪怕就算遇上了三流的寄生虫也伤不了你了,这样我也放心了不少。”

    罗悠然惭愧地盯着她说:“本来是我要保护你的,可现在却要你保护我,是我太弱小了...”心里突然泛出无力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他只是想复仇,可现在他已经有了自己想要保护,但是凭自己这弱小的力量却保护不了的人!

    看着林如梦的那美丽的面庞,想起面对那些强悍的寄生兽,自己惊慌失措的样子,他的拳头不由握的紧紧的!

    听到罗悠然的话,林如梦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男孩对着自己温柔着说:“以后,让我来守护你,不会再让你受欺负了。”

    她眼角又有点湿润,摇摇头微笑着说:这样已经足够了,你要珍重。。我,要走了。。”

    罗悠然猛的抓住她的手,激动着说道:“不管怎样,你都要好好活下去,总有一天我会象以前一样守护你,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点点头,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下,刚才还杀人不眨眼的妖狐,面对罗悠然显的那样脆弱。

    林如梦把黑色盾牌收回去的口决交给他,然后她静立在仓库中,口里念念有词,瞬间一片黑雾从她口中吐出来,遮住了整个仓库。

    “好了,在达到终点站时这里是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的,我们快出去吧,我感觉那人的气息越来越强烈了,我要尽快离开这里。”林如梦的表情有一丝惊惶。

    罗悠然点点头,跟着林如梦离开了死尸遍地的仓库,两个人回到顾客车厢里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刚才还形同陌路,如今却感觉对方已经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事事往往都是那么难料,转头看看身边的林如梦,她冷漠的表情面队自己时突然微微一笑,就象寒冬中突然出现的暖风,让人心生暖意,不知道为什么,他生怕她突然消失了,心里在微微的发疼,:“为什么我这么弱小?为什么连我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只能无能为力吗?不,我要变强,不管如何我都要强大起来,我不能眼睁睁的失去她”他的心里毅然的想着。

    当火车行驶到下一站,机诫性地停下,罗悠然望着林如梦下车,心里就象少了什么东西一样,堵的慌.....

    啊!!汽笛鸣了,火车缓缓滑行,窗外的景物慢慢加速后退,他摸摸口袋,赤然是那件她送给自己的“黑色纹章”她珍爱的在口袋中把玩着,觉的一阵酸楚,喉头好象梗了什么,又吐不出。

    在驶离月台前,他不死心的在看了车站一眼,发现一个女子的身影,似曾相似的,在对面月台僚望着,但光线太暗,他看不到她的脸..

    是她吧!?他对自己讲...

    月台传来beyong低哑的嗓音..

    “谁伴我闯荡~~~~~~~~~~~~~~~~~~~”

    他的眼角开始湿润,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