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最强狼人杀系统 > 第八章 火车到站

第八章 火车到站

    黄毛绿毛耸拉着脑袋跟列车员去补票,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明明是一起的两人,却偏偏装做不认识,明明是隔壁车厢的人,却偏偏跑到这一节车厢来,再加上之前刚上车时的奇怪举动,好多明眼人瞬间就懂了怎么回事,一时间议论纷纷。

    “我就觉得这两个家伙有问题。”

    “是啊,看他们俩的头发花花绿绿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人。”

    “就是就是,要不是刚才那位小兄弟说自己钱包掉了,我还没那么小心呢,说不定就叫他们俩得手了。”

    众人一听,纷纷看向罗辑,露出怪异的神情。

    “小伙子,你该不会早就看出来了吧?”一大妈忍不住问道。

    额……怎么瞧点突然就跑自己身上了?罗辑一脸纳闷,可这话该怎么接?总不能说自己曾经干过这样的勾当,所以早早的就意识到了吧?

    “是了,是了,不然这也太巧了,真得多谢你的提醒啊。”还没等罗辑回答,就已经有人先入为主了。

    “哇——那你之所以过来跟我们玩狼人杀也是为了保护我们吗?”樱子问道。

    一时间各种夸奖纷纷落到罗辑头上。叶灵灵也是对罗辑露出了微笑。

    “真是聪明的小伙子。”

    “是啊,我儿子跟他差不多年纪,要是有他一半机灵就好了。”

    “还好我儿子不在这里,不然我真想揍他一顿,你看看别人家的小孩。”

    ……

    罗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局面。

    之前周围人都是把他当作小混混看待,眼神中充满了怀疑,有的更是见到他绕着走。

    映像中好像除了院长,就再也没有人任何人表扬过他。如今被这么多人夸赞着,他的内心还是很触动的。

    做个好人的感觉真好。

    罗辑此刻使用预言之眼,看到在多数人体内或多或少都有一缕金色的气息,更是证明了他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

    金色代表他人对自己的善意。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对罗辑心怀善意的,比如说刚补完票躲在车厢门口的黄毛绿毛。

    绿毛焦急地说道:“哎呀,你说到底该怎么办,我们的钱不够回去了。”

    黄毛说道:“闭嘴,你要说几次才够!”

    绿毛委屈地说道:“可是,我们的钱真的……”

    黄毛做势要打,绿毛赶紧住口。

    见绿毛识相,黄毛收手说道:“放心,鲁迅说过,咱们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这小子害我们亏了大本还什么都没捞到,咱们就从他身上尽数捞回来!”

    但绿毛一听能捞回来顿时来精神了,说道:“怎么个捞法?这小子这么狡猾,我们得从长计议。”

    他对之前的狼人杀局映像深刻。

    黄毛说道:“切,他不是脑子好用们,咱们就给他来个以力破巧!等下车后跟着他,等他一个人的时候,嘿嘿,他把我们害这么惨,让他给我们出点路费不过分吧。”

    绿毛心领神会,说道:“对对对,不但要报销我们的路费,还得把我们今天的收入补上。”

    黄毛说:“他还把我们气得不行,我们还得打他一顿消消气。”

    绿毛说:“我提议,我们先把收入拿到手,再打他一顿,我怕他到时候只知道哭都不懂事了。”

    黄毛说:“我看要不咱这样……”

    两人开始沉浸美好的YY当中。

    夕阳西下,列车终于在人们的期待中到达了它的终点——南城。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期待着的。

    “MMP,这张牌到底要怎样才能抽换啊?”罗辑在内心歇斯底里地呐喊。这破系统不是在玩我吧,明明我都危在旦夕了呀。

    列车缓缓停靠,乘客们都在收拾自己的行李下车。

    “终于到啦,叶子我们走。小哥,有机会再一起玩啊。”樱子大大咧咧地背起自己的包,跟罗辑打个招呼就随着人流下车了,也不管他听没听见。

    “咕噜。”罗辑吞了一口口水,双手在大退上紧紧抓着。

    列车到站了,那个杀手很可能要开始行动了。说不紧张,不害怕他自己都不信。

    叶灵灵走到罗辑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罗辑回过神来,看见叶灵灵对他微微一笑,悄悄比了个电话的手势,转身走了。

    这一下使得罗辑冷静下来,看着叶灵灵的背影,心中多了一份坚定:“如果我能活下来,就给她打电话!”

    一旦人有了清晰的目标,往往就会有动力。有了这个决定,罗辑的精神状态立马改善了许多。他随即跟着人流下车,他很清楚,自己一但落单,对方便有机可乘。

    见罗辑动身,那名杀手也动了。

    他伸了个懒得腰,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拎起包裹下车,还特意走在罗辑的前面,很随左顾右盼。

    罗辑很清楚,自己时刻在他的余光的监视中。因为他自己这时候也正低着头用余光打量对方。

    看不到正脸,无法判断年龄,从身材来看应该是个男人。一身深蓝色运动服,一双黑色的运动鞋,一切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这种穿着,就算与你擦肩而过一百次你也不会有丝毫注意。

    “还好有预言之眼,不然自己真得交待在这里了。”罗辑内心一阵侥辛。

    他现完全没有心思思考为什么会招来杀身之祸。

    那个男人一手拎着包,一手插着兜,脚步比一般人慢一些,却不显得突兀。身后的人都一个个地从他身边穿过,他也一一避让。

    这一切都被罗辑看在眼里。

    “他在等我超过去?不怕我跑了?”罗辑一阵疑惑。

    罗辑注意到那人插在兜里的手,想起自己过去打架的时候,经常在手里抓一把沙土插兜里,装作吊儿郎当的样子靠近目标,等距离差不多了忽然朝对方眼睛撒过去。

    这么一来,不管他多厉害,多能打,也就只有挨揍的份。

    这招狠是狠了点,可是在最开始的时候百试不爽,直到后来有一次打群架,跟小伙伴们自信满满地揣完了半个小沙堆,碰面时却发现对面特么清一色的全带上了墨镜,而且还以同样的姿势双手插着兜。罗辑这帮人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默契,几乎是同一时间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现在罗辑正遇上了同样的情况,他不知道那个男人会从兜里掏出个什么东西来。

    说不定就像电视里演得那样,掏出个小注射器给他来上一针,那他就玩完了。

    可他也不能不走或刻意得放下速度,这样不就相当于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发现他了吗?该怎么办?罗辑与对方越来越近,大脑飞速运转。

    杀手看着标离自己越来越进,露出了一丝无人察觉的,自信而残忍的笑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