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巅峰道术系统 > 第九章 相惜,相离

第九章 相惜,相离

    直到黄仙依手指刻画完最后一个符咒,身体如脱力一般倾倒,叶天仇见状忙起身一把抱住黄仙依。

    急忙问道“小依,你怎么了?”怎么画着画着就晕倒了,被叶天仇抱在怀里的黄仙依,似乎没有要睁开眼的意思。

    叶天仇顿时邪火徒增,这什么鬼地方,师妹怎么突然晕了,不过看黄仙依胸口起伏有律,呼吸平顺,似乎是睡着了。

    这下怎么办,叶天仇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对策,最后准备把师妹抱回住处再说,抱着黄仙依起身左脚传来剧痛,额头冒出一丝冷汗忍着剧痛准备离开,刚转身就听见一道清脆的声音。

    “等等,”

    叶天仇转过头去,只见一名女子,推开门,身素雪白衣裙,头带斗笠透明青纱遮面,青纱之中还蒙着面,遮得严严实实。

    以至于叶天仇看不见女子真容,不过听声音年纪不是很大,心想:这应该就是那个被男人抛弃过的女子,也是所谓的鬼医吧!

    叶天仇眼神一冷,冷漠质问道“你把我师妹怎么了,”

    女子稍微感应一下,他居然是个没有实力的废物,尽然敢如此质问自己,不想活了吧!不过看他似乎很在意怀中女子,便绕他一次,不禁玩味道“

    看了这碑,你师妹活不过三天,便会化为浓血而死,”说着就转身准备离去。

    叶天仇一听,顿时心里一凉,不会吧!看师妹的样子不像有事啊!不过想到这世界诡异无比的道术,又心慌了,心里默念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既然她是鬼医,应该有办法救师妹吧!算了委屈一下自己,叶天仇神情一改,突然间抱着黄仙依单膝下跪,沉声道“还请鬼医前辈救我师妹一命,刚才在下如有冒犯任凭前辈责罚,请前辈施救,在下感激不尽,至于诊金师妹醒后可以给您。”

    叶天仇心想,没有实力,自己得忍住,还有看她立下三不救,充分体现她十分痛恨男人,若是自己刚正不阿恐怕会适得其反,只能认怂,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都是屁话,没有命重要。

    女子身体一震,她如何也想不到叶天仇尽会这般模样,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她对他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心里又想着:男人都是心口不一,花言巧语,自己不能心软。

    女子冷漠说道“一命换一命,你死她活,她活你死。”

    叶天仇不禁想到,她是被男人伤的有多深啊!不过既然自己已经作出决定,反悔肯定死的更快,坚持才有一线生机,神情黯然,看着自己此刻还蒙着面沉睡的师妹,微笑道“

    还请前辈救我师妹,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喔,那你就去死吧!”

    叶天仇只见女子右手残影般施展道术,不禁闭上眼睛,跑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是没那能力,没想到我叶天仇重生之后,第一天竟要用命去赌博。只见一道紫光飞向自己,随后便意识消失。

    不久之后,黄仙依与蒙面女子在一个房间内对峙,黄仙依开口道“你就是鬼医吧!我师哥他怎么样了。”

    女子开口道“我是谁你以后会知道,他只是中了嗜睡咒,五日之后便会醒来,不过我们还是聊聊他生死吧!是死是活取决于你。”

    黄仙依眼神一凝,对眼前的女子显出战斗姿态,说道“你想怎么样,你是地阶道士,为何要对我师哥下此毒手。”

    女子摆手道“首先,我对你并无恶意,你师哥中了虚体咒,你是知道的,虚体咒最好不要剧烈运动,否则会越来越虚弱,虽然只是玄阶道术,却也不是一般人能解。”

    黄仙依冷脸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女子轻笑道“此时,你的脑海里多了一种道术吧!”

    闻言,黄仙依脸色大变,追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块碑到底是什么东西?”

    “连悟道碑都不知道,果然是山野道士,你能从悟道碑上得到道术,说明你天赋异禀,参悟我派悟道碑,你必须的入我阴诡派。”女子解释道。

    “可这个我师哥的生死有什么关系,你说清楚。”黄仙依突然感觉不对劲,阴诡派是小玄宗吗?悟道碑又是什么,怎么有一种阴谋的味道。

    女子说道“他的生死掌握在你手上,从来没人没有男人能从这里活着出去,因为你我才把他命留到现在。”

    黄仙依妥协了,对方是地阶道士,自己怎么也不能让师哥有事,说到“直说吧!要怎么样你才放过我师哥。”

    女子摆手道“很简单,你跟我回阴诡派,我帮他解咒,并且把这里送给他。”女子心道:只要她跟我回宗,我就可以晋升职位了。那种占有欲已经展露无疑,不惜一切她都要让她和自己回宗,不过碍于害怕此女恐怖的天赋,居然能参悟出悟道碑中完整道术,此时只能交好,不能得罪。

    黄仙依已经明白了大概,毫不犹豫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跟你走可以,不过你要保证我师哥安然无恙。他此时毫无实力,若是被我们仇人找到,他有性命之忧,”

    女子可不会在让步,尤其是对于男人,她绝不会带着这样一个废物回去,沦为笑柄,说道“这是我的底线,解他虚体咒,把这里送给他,这里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哪怕地阶道士。”

    黄仙依与女子谈论了半天,也了解了所谓阴诡派,阴诡派居然是大玄宗,哪可是有着皇阶道士宗门,也知道她是看中自己的天赋。还察觉到女子对男人似乎有很大的介怀,此时黄仙依别无他法,只能答应她。

    而且这恐怕是自己给师父报仇的唯一捷径,机不可失,只是要委屈自己师哥,他是自己唯一的亲人,黄仙依执笔含泪写下交代。

    女子则是心事重重的在叶天仇床前,看着此时熟睡的叶天仇,颇为俊朗面容,面色苍白,嘴唇已然失了血色,心想:或许你是例外吧!

    拿出一张黄符,轻呵一声“清灵解咒术,”玉指灵动飞舞,一个个符咒刻画在半尺长的黄符之上,不过意外的是,刻画到一半,女子脸色大变,而后黄符炸裂化成灰烬,居然失败了,自己居然精力不集中。

    女子连续施展第四次才成功,黄仙依在旁边看的是连连心惊,这应该是地阶道术,女子耗费了多少玄粒她看着都心疼,自然恢复恐怕需要十天半月,看来她并没有欺骗自己,心中的记恨都减了几分。

    最后黄仙依在叶天仇床前守了一夜,第二天留下信,便准备与女子离开,不告而别,临走之前鬼使神差的在叶天仇嘴唇上亲了一口,旁边蒙面女子沉默不语,转过身去。

    随后黄仙依跟着蒙面女子决绝离去,师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等我回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