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带着神龙打工还债 > 第3话 真相篇:神龙?饭桶!

第3话 真相篇:神龙?饭桶!

“啊!”猛的一动,白浩然浑身的坐起身,当他坐起身之后他立即环顾四周……

    熟悉房间,熟悉的摆设,熟悉的气味。白浩然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房间里的东西乱七八糟,桌子上放着几个破碎的珠子。白浩然猛的扑过去,他仔细的看着那些暗淡无光的龙珠,然后脑子里快速的回忆着过去的事情,接到快递,摆好珠子,招出神龙,然后自己就被神龙吓死了,再然后自己为了活命跟孟姐签下了血契……这一切就跟一场梦似得……白浩然现在特别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到现在白浩然都没搞明白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可他身后传来小白糖的声音彻底让白浩然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

    白糖昂着小花猫脸:“哥,你们这儿有洗澡的地方吗?白糖想洗澡,脏。”在两清居后厨,白糖吃的太快,整个小脸就跟小花猫一样。

    白浩然转身一看,“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怎么跟个小花猫似得。话说你不是叫敖少棠吗?怎么?以后还真打算跟我混了?叫白糖了啊?”

    白糖认真的点点头:“恩,爷爷说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名字,这样对我不利,他说过我还小,会让人盯上的。以后我就叫白糖了,大姐姐说了这样方便以后我们俩一起活动。”

    白浩然点点头,然后“咦”了一声,好奇的问道:“哎?你头上的小犄角和身后的小尾巴呢?”

    白糖高兴的回道:“这个啊,哥昏过去后,大姐姐也让我签了一份契约,签完契约后,白糖的犄角和尾巴就都消失了,彻底的变成人形了。这样,白糖就彻彻底底成为了一条通天彻地的神龙了呢!”说完,白糖还伸出小手摸了摸小脸袋。本来就脏兮兮的小脸这下就更脏了,彻底成花猫脸了。

    白浩然蹲下,摸摸白糖的小脑袋,有些好笑的说道:“还神龙呢?我看你就是一小花猫。来!哥哥带你去洗澡。”说真的,这么个肉呼呼、白嫩嫩的小团子,还真的特别招人喜欢的。只可惜这喜欢还没到五分钟啊,白浩然就有些抓狂了……

    “哥,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出水啊”

    “哥,这又是什么啊?滑滑的好舒服!忒!何方妖怪……”

    一场澡洗下来,洗的白浩然是精疲力尽,白糖却仍是一副兴致满满的样子,跟在白浩然屁股后面各种十万个为什么……

    白浩然用最后的力气,从箱底找出一套小衣服,这套衣服还是白浩然珍藏的一套,因为这是他父亲为唯一一次陪着他去买的衣服,所以他一直都带在身边。给小白糖穿上后,小白糖显得更加的可爱了。只是白浩然现在没精神去欣赏这份可爱了,带着白糖去了电脑房,打开网页,给白糖翻到儿童百科大全……

    “按这个就能往下看了,知道了吗?”白浩然有气无力的问道。

    白糖奋力的爬上椅子,挺着小胸脯,骄傲的说道:“哼,神兽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

    然后白浩然就看小白糖以一种非人类的速度,一目十行的翻看着网页,然后学会了搜索,自己搜索适合儿童看的动画片,开始看起了《名侦探柯南》,白浩然点点头,回到自己的卧室,往床上一躺,双眼一闭立即就睡着了,他现在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梦中,白浩然就听到一阵阵的哈哈大笑声,迷瞪的睁开眼睛,看看钟表,都睡了两个小时了。循着笑声,白浩然晃荡着身子走到了电脑房。一看,白糖竟然在看《百变大X秀》……

    看到白浩然,小白糖立即把两条肉呼呼的小藕腿交叉架到电脑桌上,脑袋一昂,斜眼瞅着白浩然,拉着腔调说道:“少年郎,你爸我你跟嗦……”

    白浩然目瞪口呆,心里电闪雷鸣、锣鼓喧天、鞭炮齐响,如同十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一般,哎呦我去,他不就是睡了两小时吗,白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白浩然愣在原地,白糖跳下桌子,跑过去抱住白浩然的大腿,脑袋一昂,水汪汪的大眼睛感觉下一秒就能哭出来,“哥哥,哥哥……”

    白浩然点点头,心道,对嘛,这才是正常版本嘛,刚刚肯定是我的错觉,对,肯定是我的错觉……

    见白浩然还是没反应,白糖眼睛一转,靠着门边,把T恤领子往下一拉,露出肉肉的小肩膀,挺着小肚腩、翘着小屁股,摆出一个S形,先是给白浩然抛了个媚眼,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最后把手指塞到嘴里,扭动着身体,嗲声嗲气的嗔道:“好哥哥,人家家饿啊,你给人家家做饭饭,好不好?”

    这次白浩然动了,上去一下把白糖抱起来,拉下裤子就开始打屁股:“让你学些乱七八糟的!让你学些乱七八糟的!以后好好说话,听见没有?”

    白糖扭着身体,大哭出声:“哥哥,白糖肚子饿,都三天了啊,白糖饿!要吃饭!”

    白浩然一愣:“三天?”

    白糖抽泣着道,“是三天啊,从漂亮大姐姐那里回来都已经三天了啊!”

    白浩然翻出手机看下日历,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从两清居回来都三天了,那就是说自己竟昏迷了三天。可能是这几天事情委实有点多,昏迷三天也就不算事了。只是被白糖一说,自己也感觉到饿了……

    白浩然把白糖放下,郑重的说道:“以后不许看些乱七八糟的知道吗?好好说话,不然打你啊!”说完,白浩然就把节目调回了十万个为什么,然后回头说道:“看这个,好好学,哥哥去给你做饭。”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看着白浩然离开,白糖做了个鬼脸:“哼,我才不呢,人间果然好好玩啊!”

    白浩然从小到大一直是被散养的,为了不被饿死,打小白浩然就会做饭。而且现在住单身公寓,别的不说,速食品存粮还是足够的。这会儿时间,白浩然也有些后反劲,觉得起止是饿,简直是饿透了。从冰箱拿出一些速食食品和一些食材,很快的就做了八个菜,也算庆祝下白糖成为这个家的一员。

    本以为八个菜,两个人吃怎么也够了,但是白浩然显然有些低估了白糖的饭量。就见白糖上桌后,眼睛一亮,下筷如飞,迅速的吃完了一锅米饭,四个馒头,六个菜,而且那个装速食牛排的盘子,白糖还舔了几下,基本是不用洗了。白浩然目瞪口呆的看着白糖吃光了桌子上所有有肉的菜,最后只剩下个拍黄瓜和蒜蓉菠菜。

    然后白糖揉着肚子看着白浩然,问道:“你怎么不吃啊?”

    白浩然抬着筷子,不知道是该苦还是该笑。可回过头想想,白糖是神龙没错的,自己也见过他的真身,按照他原来的样子吃这些恐怕也就是塞个牙缝什么的。白浩然叹了口气,只得去拿自己的储备粮——泡面。结果,白糖那个死小孩竟然连这个也爱吃,存在家里的一箱泡面转眼间就只剩下了一碗了。

    白浩然发自肺腑的叹道:“孩子,你确信你是离家出走?而不是因为吃太多被赶出来了?!”

    白糖自豪的拍拍胸脯说道:“我爷爷说过,男子汉大丈夫要能吃才有好身体,而且做大事的人不能太注重小细节了。”

    白浩然叹气道:“那你们家到底有多不注重细节啊?”当然,白浩然倒是不担心白糖会吃垮他,毕竟他每个月的零花钱的数目养一个小饭桶还真的不成问题。只是他有些踌躇买菜的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家里养猪呢!

    收拾完残局,白浩然感觉身心俱疲,比跑完一场马拉松还要累。给白糖打开电视,白浩然拿出衣服就去浴室了,他需要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结果在浴室里,白浩然刚脱下上衣,就觉得自己的胸前有什么东西疼了一下,这一下钻心的疼,疼的好悬一口气没上来。白浩然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口,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很硬,像是金属片。白浩然忙跑到镜子面前,就看见在自己的胸口处看到一篇黑色的东西插在肉里,这东西碰一下就会传来钻心刺骨的疼痛。

    “这……这是怎么了?”白浩然有些发愣,他下意识的试探着去摸别的地方皮肤,等摸到自己脖子后面,就觉得一阵冰凉入骨,白浩然一惊,他忙转过身,照了下颈子后面。

    结果白浩然错愕的发现自己的脖子后面竟然长满了鳞片,犹如传说之中的龙鳞一般。这些鳞片快速的蔓延至全身,没到一分钟的时间里,白浩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浑身是鳞的怪物。这时候再看镜子,他发现刚才胸口的那块黑色铁片正是鳞片,只是这块鳞片和其他的鳞片不同,它的方向是向上的,其他的是向下的。不用说他也明白这东西是什么,这就是传说中的逆鳞,龙之逆鳞!

    “怎么会……我怎么会成这个样子,我……啊——!”就在白浩然要崩溃的时候,门口白糖稚嫩的声音传来:“哥,你别大惊小怪的好不好?不就是化鳞么?有啥可怕的,这都正常。”

    “化鳞?啥化鳞?”白浩然猛的一回头,看着白糖。

    白糖揉了揉眼睛,语气惺忪的说道:“化鳞就是龙转人的过程,等一会儿鳞片隐匿之后就算是化作人形了。但只有逆鳞附近的鳞片是无法隐匿的,所以要注意了呢。”

    “逆鳞……可我是人啊!我怎么可能有逆鳞……”说到这里,白浩然突然想起了3天前在两清居发生的事情,孟姐说过喝了那杯龙王之血后是会发生什么变化的,显然这就是变化了。到这时,白浩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人生了,在生日这天,没有意外的话,自己应该是被老妈给坑了,变成了一个不人不鬼不龙的怪物了……白浩然长叹一口气,把自己泡进了浴缸中……

    过了不知多久,水有都些凉了,白浩然甩甩头上的水珠,“算了,自己老妈也不是坑自己一次了,好在现在自己看上去还是个人。再说了大学生活这么无聊,就当是课外冒险了,接下来就走一步看一步吧!”穿好衣服,出去一看,白糖在沙发蜷成一团睡着了。

    “来,白糖醒醒!咱们出去采购,晚上咱们吃火锅!”想来想去,日子总是要过的,白浩然决定化悲愤为食量。

    听到有吃的,白糖“蹭”的一下就蹦了起来,虽然不知道火锅怎么吃,但是听哥哥的语气,肯定是大餐。然后白浩然就跟白糖精神抖擞的出门了。

    结果一上街,白浩然就觉得周围人给他投来异样的眼神,而且还窃窃私语,隐约听见“父子”什么的。白浩然停下脚步,看看白糖,越看越像,以至于到最后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年轻荒唐过……

    见白浩然不动,白糖眨着大眼睛:“哥,怎么不走了?”

    也好,虽说发生了一系列倒霉事,但是最起码身边多了白糖这么个小家伙,不用一个人那么寂寞了。想到这里,白浩然拍拍白糖的小脑袋,继续往前走,白糖也很亲近的跟在白浩然身后。这俩人就跟爷俩一样在超市里买吃的,正买着东西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让白浩然打了一个冷颤。

    “白浩然?”

    这个声音对于白浩然来说真的很熟悉,白浩然缓缓的回过头,四目相对间,白浩然的心先是开心接着又好像意识到什么之后,一下子跌入了深渊……

    跟白浩然说话的人是白浩然一直奉为女神的班花陆晴,当然白浩然也被她发了好人卡不止一次了,最后一次发好人卡也就是在白浩然生日的三天前。这件事几乎传遍了整个大学,白浩然在学校向来没朋友。原因很简单,这货生活模式太过于随意松散。虽然白浩然家里是真的有钱,也一直都将“钱不是个事儿”这句话挂在嘴边,但大家根据他的穿着来判断,这货就是吹牛比。当然,白浩然这句话说的根本没有错,钱对他来说真的不是个事儿……现在对他来说,事儿的是怎么还债的问题。

    白浩然那次全校皆知的好人卡事件之后的第三天,就是他生日那天的“被许愿死”事件,紧接着昏迷了三天,但是这些陆晴都不知道,下意识的以为这三天的时间白浩然没上学是因为好人卡的原因,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超市看到他,而且身边多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小男孩儿。当然,在外人看来,陆晴是有打算把白浩然当做备胎用的。不过白浩然这种带着“吊丝外装”的LOW货说自己有钱,恐怕只能被当做吹牛比来看待了。当然,白浩然的穿着是跟自己的身世有关的。并不是故意穿给别人看,只是他看中的和别人不同,他追求的是更加的自由自在,追寻着他的随心所欲。然而你心里的想法不说出来,恐怕没多少人能够猜得到的。

    白浩然尴尬的摸着鼻子笑道:“陆晴啊……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儿……真巧啊……呵呵……”

    陆晴抚了抚颈边的发丝,笑道:“我还想问你来着,这几天怎么不上课,不会是因为那件事你……”

    “没……没有,我又不是个小心眼儿的人……”正在说话间,白糖溜溜儿的跑到白浩然的身后。

    白浩然心中警铃响个不停,暗道:“不好,这小崽子要冒坏水……”

    果不其然,白糖扯着白浩然的衣角不说话,小眼睛卡巴卡巴的看着陆晴。

    陆晴看到白糖那可爱小脸,心里也是喜欢的不得了。她俯下身问道:“这孩子是……”

    “他……他是……”正在白浩然想怎么解释的时候,小混蛋缓缓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白浩然问道:“粑粑~~她是麻麻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