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带着神龙打工还债 > 第11话 真相篇:日记

第11话 真相篇:日记

白浩然强忍着要把白糖打扁的冲动,将他直接拎起来就走。

    而张云华拿着那束鲜花是有很大问题的。首先这束鲜花白浩然绝对要保证没有别的修真之人看到,否则他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当然这个原因是十分容易能解释清楚的,首先呢,白浩然使用的叫做法术,施展法术的人多半都是修真之人。

    所谓修真之人大体和所看到的修仙小说里设定一样,但实际上的修真并非是得到成仙那么简单。所谓修真,是追寻真道理,完成大道之人。这里面有人类,更多的则是神仙。所以对于修真者分为三类,最低等叫做修士,这一类归于灵类,本体还是生灵、或是人、或是动物,但要高于一般的凡物。第二类是仙灵,这一类大体上是生灵飞升之后化作仙体,这其中要有飞升渡劫之说。在仙灵之上还有一类,这一类很特殊,他们叫做神灵。一些神灵是由仙灵数万年的渡劫而来,但还有一些神灵则是天生的。比如我们所说的龙族,纯正的龙种从出生的那天开始就是神灵。

    能使用法术的也只有这三种存在,白浩然眼下所处的位置从表面上来说是修士,属于生灵一类,虽然他有龙血变化,但也是需要衍化的过程,所以他还不能直接算在神灵一类,而白糖……他倒是神灵,可是幼年的神灵除了寿命长之外,基本上和仙灵是一个等级的。只是他不必渡劫,因为本来就是神灵。

    至于白浩然施展的这种法术,在修真界可以说是很不耻的小把戏,而且这种把戏通常的用法很下作。这种法术的作用就是能够追踪目标,并且窥视目标,一般来说这种法术多用于偷看女孩子洗澡的方面……

    年轻气盛的大学生,蹲在屋子外面偷看校长洗澡。要是被发现的话,白浩然绝对会被七星卫的人抓起问话才是。七星卫,修真界的执行官,主要就是管控三界平衡的。还有就是若是有修真者作奸犯科,便由七星卫出面。否则若是有人用法术做乱的话,那可就真的会天下大乱的。

    所以呢,白浩然为了隐藏,和白糖两个人一人举着一把杂草,蹲在距离院长家不远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躲着。

    忍了半天,最后白糖还是开口说道:“哥,我们要是再这么下去,方警官铁定会把你抓起来的。”

    白浩然低声喝道:“闭嘴,你小子懂什么,我要锁定线索。只要能找到我想要东西,我们也就能找到能继续查下去的线索了。”

    白糖纠结的看着白浩然:“可是偷看院长真能找到线索么?”

    “哼,你等着看吧!”白浩然自信的说道,就在俩人正聊天的时候,白浩然感觉后面好像有人看自己,他下意识的回过头,只见到一个身材不高的老头儿正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土地……土地公公,您听我说……我们其实不是要做你想的那种事情……”

    白浩然说着话,土地公公看了一眼白浩然手上正在播放的影像,院长回家正在换衣服……

    然后土地公公无奈的摇摇头……

    十分钟后,白浩然在七星卫的办事处门口感慨世事无常……

    土地公公则用鄙视的眼神看了看白浩然,接着摇摇头叹了口气扬长而去。

    白糖小声的问道:“哥,我说啥来着,不能偷看老女人洗澡的。”

    “滚,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看人家洗澡了,我这么做是为了看校长回家后会不会跟家人说起那个男老师的事情,看看那个男老师到底是不是她老师。如果是的话,这个男老师和陆晴的死又是有怎样的关系?你也知道,鬼魂和人不一样。他们不会漫无目的的杀人,他们杀人是有充分的理由,或者说足够的契机和足够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害死一个人的。”

    “可是学校里的小妖精们说那位亡灵老伯伯从来不出门的,他怎么杀人啊?”白糖不解的问道。

    白浩然叹气道:“你架不住有作死的要进去啊!”兄弟俩正闹腾的时候,白浩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发现是方忆安打来的。“喂,方警官,有好消息么?”

    电话里,方忆安的语气有些低落:“算是好消息吧!失踪的三个人都找到了,不过都死了。”

    “都死了?”白浩然紧锁着眉头问道。

    方忆安叹了口气道:“两男一女,在一处僻静的山谷里面,女的在车上死的,一个男的在小溪边,另外一个男的则在车后面后备箱里。”

    白浩然很是惊讶:“卧槽,这是个什么情况?仨人在一起死了,这绝对是凶杀啊!”

    就听电话里方忆安说道:“我在现场了,女的仰面看着车顶,眼睛瞪得很大。死在溪边的尸体高度腐烂无法辨别,但没有伤痕,身上的伤痕都是擦伤,头上应该有一处撞伤。至于后备箱里面的那个死的才叫个精彩,四肢已经严重的扭曲,看似像是凶杀,但发现明显的抓痕。根据抓痕的判定,是死者向里面爬导致的,也就是说死者硬爬进去,然后将自己扭曲成那样子导致窒息而死的。这件事算是闹大了,五条人命,只差医院里面那条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六个人都是那天录像出现的人,一个没差,如果不是自杀,恐怕只能说成是他们几个玩什么恐怖游戏把自己弄死了。”

    听了方忆安的话,白浩然很肯定的回道:“应该不是,对了,学校那个老师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那件事啊,那位老师叫杨文海,是死于火灾,但当年的案卷短时间里很难找得到,毕竟事情过去的太久了。我想找也得麻烦档案室一点点的查了,若是有还好,若是没有,我也没办法了。”说到这里方忆安也是一阵的无奈。

    白浩然却笑道:“是么?有这些就够了,方警官,你查查看他们的通讯记录,特别是调查一下他们在死前的七天之内的行动方向,我去调查你们不能查的。”

    方忆安低声问道:“怎么?还真的是鬼杀人么?”

    “我现在也不好说,不排除,但我相信不是。如果他真的杀人了,那我相信我就不用在这里查案子了。正因为相信他没有杀人,我得还他一个清白,也是为了陆晴。”白浩然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白糖,接着眼睛一亮,脑子里又冒出了一个想法来。挂了电话之后,白浩然很破天荒的拦了一辆车,接着拉着白糖飞起似的向学校跑。

    眼下已经是晚上,学生们也都回了宿舍。白浩然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的溜进学校图书馆后面的储存箱,这些储存箱是用来保存学校学生物品用的。当然也是大家随便用的,主要是的用处就是放一些书本和笔记用的。

    白浩然借着手机屏幕的灯光查看储物箱上的编号,等看到505储物箱时,白浩然苦笑了一下。陆晴的生日是5月5号,所以陆晴总是很习惯的使用这格储物箱。所以白浩然就趁着陆晴不用这格储物箱时,偷偷的配了一把钥匙。只是当时是为了送情书,没想到今天竟然用上了。

    白浩然从裤兜拿出一把钥匙,打开储物箱,发现储物箱里面赫然放着两本书,一件上衣,和两个笔记本……

    上衣看起来很厚,袖子口也沾了一些黑灰。至于那两本书则是隋唐史,也就是陆晴上课的时候要用到的教材。白浩然小心的翻看着那两本书,自言自语道:“陆晴绝对不会自杀,她要是想自杀,绝不可能留下第二天上课要用到的书。”

    放下两本隋唐史,白浩然又翻开了一个有些破的笔记本,他惊奇的发现这本笔记本竟然是自己前些日子丢的笔记。开头的字迹都是自己那些跟狗爬的潦草笔记,后面则是一些娟秀的字迹,正是陆晴的字。越往后翻,白浩然的手越哆嗦,他看出这本

    笔记是陆晴为白浩然补全的上课笔记,也是白浩然“死”后没去上的那一部分课程。

    翻到最后一页,白浩然长吐一口气,哆嗦着把笔记本放下,小心的翻开另外一个本子,这个笔记本则是陆晴的日记。白浩然翻开陆晴的日记,发现陆晴几乎记录了每一天的事情,他先是快速的翻到最后,找到他们去体育馆的日子,结果令人意外的是,白浩然发现这个这一天陆晴只写了一句话:“后悔有用么?”

    “这是什么意思?”白浩然挠了挠头,不过现在也没时间想那么多,他只能找个地方将这些东西仔细的看一遍才行。白浩然拿着日记本离开了图书馆,到了一个附近有路灯的长椅处,打开日记本从头开始看,结果看陆晴的日记时,白浩然彻底的懵了……真的是彻底懵逼了!!

    在花园的路灯下,白浩然的脑子一片空白。陆晴的日记上所写的根本就和他过去所认识的完全不同……

    陆晴出生在一个普通人家里,她的家境不好,但因为优异的学习成绩成为了保送生。结果上大学之后她就被同宿舍的室友看不起,因为她家境是最不好的一个,但在她最难受的时候全班上下只有一个人对她最好,那就是白浩然。

    在陆晴的日记里,从她与白浩然遇见之后,这个名字就一直不断的浮现着。

    “也许整所学校只有他和我才是一路人吧,他这个人好LOW,但又那么的实在。每一个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他,然而他却毫不在乎。不知道他是我行我素,还是说他就是这么个人。”

    “我发现这个白浩然时不时的总看我,该不是喜欢上我了吧?虽然他很LOW,但我知道,他绝对是个好人。要不……我给他一个机会怎么样?”

    “和浩然在一起玩真快乐,不知道为什么跟他在一起说话聊天总能这么无忧无虑。老天爷,谢谢你能让我认识这么好的男孩子!”

    “浩然被大家耻笑,我真想当众维护他,但我没有勇气,陆晴啊陆晴,你真是个懦弱的人。”

    “爸爸出了车祸,肇事司机还跑了,手术需要一大笔钱……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浩然,我该怎么办?这次需要好多钱,可……”

    “对不起浩然,我终于输给了现实,我答应了陈柯,答应成他的女朋友,或者只是陪他上/床……我是一个下贱的女孩儿,浩然,我可能真的配不上你……”

    “这几天我一直偷偷的跟着浩然,也许我是太不要脸了。可我真的好希望能像过去那样,无忧无虑的和他一起,哪怕只是说说话……”

    “这是我偷偷的跟着浩然的第十天了,今天的我不知道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偷偷的跟着他去看看他住的地方。也许我真的好想知道浩然他住在什么地方,去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他住的地方一定是一个很破旧的地方,不过他的开朗或许能成为那里的阳光……然而,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狗眼看人低。浩然他真的是不一样的,一切都根本和陈柯说的不一样,他不是一个LOSER,或者说他根本不像是从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浩然依旧是那么的阳光、快乐。只是他出入的地方却都是一些我想都不敢想的地方,高档的咖啡厅,据说在那消费一次就够我们家一年的收入了。还有就是他住的地方,可以说是这座城市最顶尖豪华的地方,我只能跟到大门口,但远远的看去,他所住的地方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和陈柯说的根本不一样……浩然,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为什么要装成那样!!!”

    “今天证明我真的错了,他不是装的,他只是活的很真。我真的好傻、好蠢、好不要脸,我真的配不上他,无论是家世还是人品,但我还是希望……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时间真的扭转回去那该有多好,我能不能重新选择一次……”

    “陈柯,他骗了我。你个骗子,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既然这么喜欢骗,那我可以让你玩的更开心一点。马松他不是你好朋友么?不是跪舔你的小弟么?呵呵呵,我会让你不得好死的!”

    “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陈柯,若有来生,我希望不再与你相见!!”

    白浩然看完了整本日记,他整个人傻傻的坐在长椅上。

    白糖小心翼翼的问道:“哥,你怎么了?”

    白浩然的眼角淌下两行眼泪,小心的将日记本收好,低声道:“她喜欢我……她竟然真的喜欢我……可我……”说到这里,白浩然的心头不知道怎么的一阵阵的堵得慌。”

    “陈柯……马松……”白浩然默默的念出这两个人的名字,接着他拿起手机给方忆安打过去一个电话:“方警官,我找到了一些线索,上次说的3个死者里有没有一个叫马松的人?”

    方忆安回忆了一下,“马松?应该没有。怎么了?”

    “你们调查一下这个马松,查一查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弄不好,那天去图书馆的不止六个人,而是七个!”

    “七个?!你的意思是说?!”

    “马松是你们破案的关键……”

    “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