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带着神龙打工还债 > 第695话 终焉篇:终焉之地(三)

第695话 终焉篇:终焉之地(三)

    随着白浩然的视线适应了黑暗,他的视野里出现的人已经不再是一名少年,而是看起来年纪更大的一些的人。这个人虽然和白浩然非常相似,但无论是神态还是气质都有着本质的不同。

    白浩然傻傻的看着对方,他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烟儿也是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女人,这辈子我没能给她任何我曾许诺的,一味的只是给她带来了苦难和悲伤。”

    “那少棠呢?英妃呢?”白浩然怒吼着问道。

    “英妃是我的妻子。我们一起渡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但你娘却从来都没有,我能给她的非常有限。如果有机会,我真的想好好弥补她,可惜我这辈子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白浩然怒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到现在你还不肯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么?”

    敖浩义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暗皇是你的好兄弟,它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大人物,第一次兽神之战,暗皇和勾陈和白羽力战元王,最终一个重伤,一个陨落。陨落的就是勾陈,他为了保护暗皇和白羽而和元王同归于尽,他强行的抢占了元王的身躯,之后让白羽亲手用开天斧将他了断!当我第一次知道历史的真相时,我是感到的是震撼,错愕。暗皇回到不周山发动了对神族的报复,因为那个元王就是神族擅自弄出来的。神族在那场报复之中几乎灭族,只剩下一些不相干的部族还存在。战争结束之后,神族重新在人间将半神全部提升到天界,而人间几乎是被战争劫掠一空。兽神一族自此和三界切断联系,独自在不周山,后来暗皇觉得人间无法和神族制衡,于是提出兽神和人类帮扶,选出人类的上神,结果最后还是被神族将选出来的首领收入神界。暗皇此时的寿命将近,这件事被神族知道之后发动了不周山之战,后来神族在不周山惨败。”

    “你是在什么时候知道的?”白浩然不解的问道。

    “第一次兽神之战结束,北辰继位,他就是我的师父。是他将一切全部都告诉给了我,舍脂姐她为此丢掉了性命,虽然转世轮回,但北辰却没有。她的因果也因此和勾陈之灵纠缠……成为了最早的羁绊。师父和舍脂姐的付出让我作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和他们一起为这件事而做出一个最后的决断。所以我找到了暗皇,奄奄一息的暗皇告诉了一切的事情,他对我说过,他不能死,因为他的命和勾陈是连着的。它一直苟延残喘着活着,就是为了维持这份羁绊。而这些年的支撑下,虽然神魂在逐渐的分裂,但身体却异常的活跃,似乎要摆脱神魂的控制,一旦身体完全摆脱,体内的狂性就会获得主导,那时候它就真的是一头灭世魔兽了。而最终能终结这一切的,就只有当年许下诺言的勾陈,只要勾陈活下来就可以除掉这具身体。所以我继承了他的意志,在不周山之战,就是他陨灭的日子。我在完成了勾陈的身体之后,将自己的血肉给了我自己的骨肉,和勾陈合二为一。然后将我自己的灵魂强行夺取了暗皇的控制权,我失去了自己的家庭,成为了暗皇。对我而言,暗皇就是我,而我就是暗皇。这么多年来,我沿着暗皇的计划执行着,只是为了等待勾陈回来的那一天。现在,我终于不必再等了……”

    白浩然握紧拳头说道:“所以说,这一切都是暗皇一手设计,也是你一手设计的?”

    “暗皇对我说过,这是曾经勾陈没有完成的计划,他不希望有这么大的牺牲,所以就作废了。但勾陈阵亡之后,他决定了让这个计划执行下去,而自己就要成为那个祭品。这是它最后的遗愿,同样,也是我的。”

    白浩然微微的摇头道:“为什么,你们这么做。难道就不顾我的感受么?就不想想我如何接受么?我娘,英妃,她们为了这个计划牺牲的如此之大,神威到现在还埋在鼓里,还恨着暗皇。这就是你们最后希望的一切?”

    敖浩义认真的看着白浩然的双眼,他正色道:“这一切并不是为了某个人,而是为了我们心中的坚持。浩然,难道走到现在,为了一个人真的能走到这样的地步么?难道这一切不是因为你所憧憬的,你所希望的?难道你就没有你想要守护的人,守护的家园?守护的亲情么?人无私而不公。倘若你是我的儿子,是烟儿的儿子。你应该理解我们的用意。”

    “我只是不希望失去你们!我曾经一度的认为你已经死了,可到了现在你竟然站在这里,而且还是等待着我来杀了你。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这么久以来的努力,这么久的奋斗,是为了得到亲手杀掉你的机会。您难道不觉得这对我是非常的残忍么?这个真相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嘲弄,我一直以来的努力,吃的苦,流的血。忍着的痛,我一直以来都在想着,我是为了父亲,为了你的意志。为了你的遗愿,可现在的一切……却不是我所想的一切,你……”

    “不管怎样,你是我最好的儿子。最令我骄傲的儿子。孩子,这件事非你不可,而且这么久以来你并不是努力的杀了我而成长,而是为了保护你爱的人,你的家人,你的朋友,还有我。这么久了,我真的很痛苦,很难受,这世上死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每日忍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却又不能死去。那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很多人恨我。诅咒我下地狱,但他们并不知道。我现在就是置身于地狱……”

    “能告诉我,被封印的那些暗皇是什么?”

    “是本体,那是我最不希望接触的存在,一旦那些本体回归,我将会失控。所以我躲在了终焉,但当你打开这里的封印之后,身体应该会很快变异。就像是夜皇那样……”

    “你一直都在看着我?”白浩然吃惊的问道。

    敖浩义忍不住笑道:“一直都在,无时无刻的看着那个令我引以为豪的儿子。我期望着,终有一天,你能亲手解脱我的苦难,终结这一切的噩梦。你的时间并不多,随着终焉的打开,世界的崩坏在加剧。”

    白浩然摸了摸腰间的打神鞭,他半晌没动手。敖浩义低声说道:“虽然时间不多,但还可以再聊一会儿。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聊天。”

    “你死了,要我怎么和母亲交代?”白浩然看着敖浩义反问道。

    敖浩义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对她来说,我早就已经死了。如果有缘的话,我们或许还会再见的。”

    白浩然沉默了半晌,接着他走上前抱住了自己的父亲,那个将自己的血肉给了的男人。白浩然忍着眼泪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普通的家人一样在一起,为什么我们一定忍受这一切的苦难?”

    “世界的更迭需要新生,对于世界来说,那是秩序的更迭。重新开始的新生,对于三界来说那是革命,翻天覆地的革命。新的秩序,新的法则,新的生活。为了这些,牺牲是必然的。你所背负的就是扭转这一切的开关,而且你也有爱着的人,还有很多可爱的孩子。难道你不希望为了她们改变么?”

    白浩然微微的摇头说道:“一定有别的办法……只是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敖浩义低声笑道:“是啊,只是我们没有时间了,当本体彻底占据身体的主动,我就不再是我,和夜皇一样。变得像是野兽一样,到时候你一定要明白,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再是我。下手一定要狠,不能手下留情。”

    白浩然摇头道:“我还没准备好,第八诀,我还无法施展。”

    “当你真的需要它的时候,你自然能够施展。这具身体也许最后的作用就是能让你登入巅峰,每一个巅峰神都是通过击败极为强大的对手才提升登顶的,你也是一样的。这世间虽然有许多巅峰主宰,但咋这个世界里,你将是独一无二的,山河社稷图,你还带着的吧?”

    白浩然点点头,他低声说道:“嗯,母亲对我说过,那是一切的关键,是打开新世界的保障。”

    敖浩义笑着说道:“没错,那是你的关键,当山河社稷图发动的时刻就是新世界初生的开始,成为主宰,然后去过你想过的日子。”

    “我想过的日子?可以么?如果是主宰的话,我……”

    “造物主都可以,为什么你不可以。”敖浩义很认真的说道:“你也一样可以和他一样,安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爱着自己的的女人,看着和她们的孩子慢慢长大,这可是我的梦想。不要低估一个父亲对梦想的执着。”

    白浩然坚定的点了点头,他看着敖浩义说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父亲!”

    敖浩义莞尔了一下,接着他背过手说道:“最后就让我再指导你一下,如果这个过程我发生了变化,不要犹豫。杀了我,明白么?”

    白浩然咬了咬牙,然后用力的点头道:“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