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超级强化天师 > 【一、谋夺】

【一、谋夺】

【开篇前,要票,有票的留下,没票的留收藏。谢谢!】

    九夏城。

    栖凤街天云楼第五层面西的窗前。

    欧阳铮躬着身子,双手紧逼在大腿两侧,脸上煞白,额上全是大汗,却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欧阳铮在害怕,害怕得要死。

    九夏城老弱妇孺谁不知道他是天云楼的老板,三楚第一富豪,手眼通天的权势人物。别说是九夏知府,便是三楚总督这样的一方诸侯,在他面前也是客客气气的,生怕说话过于大声把他得罪了呢。如此人物,又在自家的地盘上,他还怕什么?

    欧阳铮的面前站着一个人,黑袍红发,身长八尺有余,正出神地看着窗外。

    欧阳铮怕的就是他!

    欧阳铮知道他在看什么,在看天云楼斜对面的知真斋。

    知真斋是一家专门经营炼丹药材和矿物的店铺,虽然整体实力远不如天云楼,但因其选材地道,价格实在,二十年来生意是相当的火爆,在行业内也拥有极高的声誉。

    过了茶盏功夫,红发人嘿嘿地一声冷笑,道:“这么说来,你不愿意出手对付宋奕了?”

    宋奕是知真斋的老板,镖客出身,四十岁上金盆洗手,转行鬼市经营生意,二十年来,知真斋已成为九夏鬼市发展最快的店铺,着实令人羡慕。

    “回,回仙师……”欧阳铮的声音像绷紧的琴弦般颤抖着,心中的恐惧暴露无疑,“小人,小人不是不愿意,小人……”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红发人冷哼一声,厉声道:“怎么,想跟我讨价还价?”

    欧阳铮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哀声道:“仙师,小人,小人哪里敢?”

    “你当然不敢!”红发人回过神来,审视着欧阳铮,凌厉的眼神仿佛要将欧阳铮的心肝脾肺都剜出来看透一般,“你如果敢,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又岂会有你的今天?”

    欧阳铮磕头如捣蒜,道:“是,是,小人一生都是仙师所赐,仙师指东,小人绝不敢往西……”

    “那你为何还犹豫不决?”

    “回仙师,在小人眼里,宋奕不过区区匹夫,不足为道。小人忌惮的是宋奕背后的势力!”

    红发人坐了下来,饶有兴致地道:“宋奕背后的势力?你是指白鹤宗?”

    欧阳铮道:“是。这些年来,宋奕俨然成了白鹤宗的钦命采办,但凡白鹤宗有事,他无不倾力效命。而他一旦有事,白鹤宗也从不袖手旁观。小人不过凡夫俗子,哪有力量跟玄武九脉之一的白鹤宗斗呢?小人也不是犹豫不决,而是怕事情办不好,影响了仙师的计划!”

    红发人道:“白鹤宗算个屁?我既然让你对付宋奕,就绝不会让白鹤宗掺合进来!”

    欧阳铮这才舒了口气,道:“若是这样,小人倒没什么顾忌的了!”

    红发人点头道:“很好,那你打算怎么下手?”

    欧阳铮想了想,道:“明着来肯定不行。小人听说宋奕有个私生子,叫关天养。他虽没有承认,但却对这小子极好,甚至比亲生儿子都好。但这小子打小在乞丐堆里混大,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现在虽跟了宋奕,但依旧不改爱惹事非的本性。小人认为,从这小子身上下手,不愁宋奕不就范。不知仙师以为如何?”

    红发人沉吟了片刻,道:“我要的是宋奕手里的东西。这件东西非比寻常,除非他主动交出来,要不然强抢来了也没用。你既有法子,那就最好不过。若成功了,你所求的事我自然会答应!”

    欧阳铮喜得惊呼一声,脸色霎时涨得通红,泪水汹涌而出,狂喜道:“仙师于我欧阳氏一门恩同再造,小人,小人就算是磨成粉也报答不了仙师恩德之万一呀……”当场忍不住号淘大哭了起来。

    红发人淡淡地道:“也别高兴得太早。事情若是办不成,哼,三十年的交情也顾不得了!”轻轻将茶碗往紫檀木的茶几上一剁,化作一道淡红色的烟雾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欧阳铮怔怔地望着空空的太师椅,脸色时红时白,眼神既喜且惧,说不出的复杂。俄尔一阵风从窗中吹了进来,茶几瞬时之间化作飞灰,茶碗和果盘跌落下来,打得粉碎。

    欧阳铮一哆嗦,额上又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瘫软在地,好半晌没有缓过气来。随着恐惧渐渐退去,他暗暗想道:“只要办成了这件事,我欧阳家一门可就要鸡犬升天了。宋奕啊宋奕,我欧阳铮不是不够朋友,也不是想对付你,谁让你得罪了仙师呢?要怪就怪你命不好……”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盯着门庭若市的知真斋看了许久,冷笑一声,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无声无息将宋奕引入圈套的计划。

    按下了响铃,片刻后就听天云楼大掌柜欧阳德昭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老爷,你叫我?”

    欧阳铮轻咳一声,收敛了心神,坐回太师椅上,摆出一副庄严神圣,凛凛不可侵犯的天云楼大老板的架式,道:“进来吧!”

    欧阳德昭是欧阳家的远亲,精明干练,深得欧阳铮信重。

    “有件事交给你去办!”

    “老爷请吩咐!”

    “……”话已经到了嘴边,欧阳铮突然又打住了,略一思忖,决定将原计划作出一些小小的改变,就道:“派个人去奎元阁订桌席面,要最好的。再打发人送张贴子给知真斋的宋老板,就说今儿晚上我有要事请他相商,请务必光临!”

    欧阳德昭一愣,暗道:“这是怎么回事?老爷跟宋老板的交情不是很好么,若有要事相商,直接上门去谈就是,何必费此周章?”见欧阳铮没有多作解释的意思,便觉得要商量的事情怕是非比寻常,所以特地选在奎元阁,还专程送上了贴子。应道:“是,我马上派人去办。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欧阳铮道:“去吧,把老三给我叫来!”

    欧阳铮口中的老三叫欧阳杰,也是欧阳家的亲戚,学得一身好武艺,现如今不但是三楚一带的武林望首,也是天云楼的护卫头领。

    欧阳杰生得矮小精悍,双目炯炯有神,顾盼生威。见了欧阳铮后,起手一揖道:“大伯,大掌柜说你找我?”

    欧阳铮点了点头道:“来,你过来……”悄声密语了一番,道:“这事若都办不好,我也不撵你,你自己该知道怎么办!”

    欧阳杰脸膛顿时红了,脖子一梗,道:“这小子虽然滑头,却也跳不出我的手掌心。若连他也逮不住,我欧阳杰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也不消大伯处置,侄儿自个儿料理了自个儿,省得大伯闹心!”

    欧阳铮嗯了一声,颇为赞许地道:“只要这事能办成了,我就分你半成天云楼的干股!记住,一定保密!”

    欧阳杰一听说事情办成了有天云楼半成的干股,全身的血液全都涌上了头,脑子里嗡嗡的全是怪响,后来欧阳铮说了什么他就全然不知晓了。

    一张阴谋的大网悄然布了开来。

    【篇尾,继续要收藏和那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