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超级强化天师 > 【二、鉴宝大会(上)】

【二、鉴宝大会(上)】

【老规矩,先要票!】

    “天养,起来,快起来……”正做着御剑飞行美梦的关天养乍地被吵醒了过来,心头陡地涌起老大的怒火,也不管叫他的是谁,破口就骂道:“老子好不容易睡个懒觉,你他娘的嚷什么,嚷什么嚷?”见是苏少白,就更加没好气了,道:“小白,你丫的欠揍,是不是?”

    苏少白哪里管关天养脾气的好坏了?道:“快,快,再晚就来不及了……”拉上关天养就跑。

    关天养一把将他甩开,道:“什么屁事?急着去投胎呀!”又倒回了床上去。

    苏少白道:“你要是再不起来,可就会后悔了!”

    关天养哼了一声,睡意已经全无,却依旧闭着眼睛假寐。

    苏少白微哼了一声道:“某人可别怪我没告诉一声,今天鬼市大集开了!”说完就走。

    关天养猛地翻身起来,道:“什么?今天开集?今天不是才初二么?走什么,回来!”纵身跳下床去,生生将苏少白给拽了回来。

    苏少白见他光着上身,赤着双脚,就道:“还不赶紧穿衣服鞋子,再晚可就什么都赶不上了!”

    关天养道:“我这不是在穿么?”匆匆地套上靴子,连脸也不及洗,裹上衣服就随苏少白往外跑。四丫听见有动静,知道他起床了,正赶来叫他吃早饭,却只来得及看见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便跺着脚叫道:“哥哥,你还没吃早饭呢!”关天养的声音远远地传来:“留着当晚饭吧……”四丫皱着鼻子,恨恨地道:“又是这样……”

    出了关庙大街,招手叫了辆挂着【空】字牌的骡车,直奔鬼市而去。

    “怎么这个月鬼市提前一天开集了?”关天养扣好了衣服,这才来得及问明原因。

    九夏城鬼市每个月都有次大集,方圆千里的修行者都会赶来凑趣,交易自己需要的物品。

    打从两年前开始,关天养就没落下过一次鬼市大集。相熟的人都只当他爱捡便宜,偏他运气好,每次总能捡着那么一两件,少则百十两银子,多则千儿八百,总有得赚。事实上他有个相当隐秘的想法不敢说出来:他奢望着某天‘机缘巧合’之下,以低廉的价格淘得一件传说中的法宝或是修行秘籍,从而成为一名真正的修行者。

    这样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荒谬,自然不敢说出来怡笑大方。但他还是坚持每次大集都来。不管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那渺茫得近乎梦幻一般的理想奋斗,他都从不允许自己缺席哪怕一次!

    苏少白是关天养打小耍到大的兄弟,自然熟知他的喜好,一得了消息就赶紧来告,却不想正撞着关天养睡懒觉,白白地挨了一顿骂。

    “你问我,我问谁去?”苏少白素来缺少表情,此时也忍不住扔给了关天养一个白眼。

    关天养道:“那你怎么不早来告诉呀,这可都快中午了!”

    苏少白道:“我一得了消息就赶来通知你,你倒好,还怪我来晚了。天下有你这样的人么?”

    关天养道:“说得也是,怪不着你。这么多年来,鬼市每个月的大集都是初三开,偏这个月提前到了初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苏少白道:“再大的事都与咱们无关!”

    关天养点头道:“不错,咱们的目标是淘东西,淘到好东西!”

    到了大集市门口,竟被告知要买票才能进去。

    关天养当即就懵了,问:“鬼市的规矩什么时候变的?怎地还卖起了票来!”

    护卫说:“不好意思,今儿才初二,不逢集!敢情你是忘了日子吧?”

    关天养望着里面攒动的人头道:“那里面是怎么回事?”

    护卫道:“这是天云楼在搞鉴宝大会呢,你要是有兴趣,花十两银子买张票就可以进去了!”

    关天养叫道:“十两银子?这么贵?”

    护卫道:“是有点贵。不过票价是他们定的,我们也没办法!”

    护卫是幽灵宫的人,幽灵宫是鬼市的管理机构,场地出租,秩序维护自然他们负责。

    苏少白没料到竟是这样的,道:“要不咱们还是回吧?想来这鉴定大会也不是咱们能玩得起的!”

    关天养也萌生了退意,但听着里面传出的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他一咬牙,摸出两锭十两纹银道:“来都来了,总没有白跑的道理!”买了票,护卫给了他们一份告知书,就放了进去。

    告知书上写明了鉴宝大会是怎么一回事:天云楼联合重极门、符箓宗、丹元宗等大大小小数十个门派展销的各种法宝、丹药和符箓等物,只要能准确断出该物件的炼制材料或是手法等等,就可以以一百两一件的极低廉的价格将它买走,若不能,就得留下五十两银子作为鉴宝的费用。

    天云楼是九夏鬼市最大的商号,财力雄厚,交游广阔,可谓一方霸主。关天养等人常在鬼市上混的,一眼就从告知书上看出了猫腻:这哪里是什么天云楼联合数十个门派开的展销会,分明就是在倾销他们自家店里的库存。

    天云楼有什么货关天养早就了若指掌,早知道是这么回事,就绝不会花二十两银子的门票钱来参加这个狗屁鉴宝大会了。

    苏少白将告知书揉成一团扔了,叹道:“这钱可花得真冤枉!”

    关天养啐了一口道:“狗曰的奸商,真会想明目赚钱。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了,还是去看看吧,能捞回一点是一点,没得让他们这么便宜赚了咱们钱的道理!”

    前来参加鉴宝大会的人着实不少,粗略一看,不下千号。大大小小百十个展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物件,琳琅满目,看得人眼花缭乱。有人一口断出了物件炼制的原材料,果真只花一百两就拿走了,顿时又引来了人群的欢呼。有人对炼制手法语焉不详,只得懊恼而又遗憾地丢得五十两银子作为鉴宝的费用,再寻别的下手。

    苏少白知道关天养有一双‘毒眼’,特别是对法宝、丹药这些东西,连细看都不需要,只瞟上一眼就能断出真假来。搞清了鉴宝大会的规则后,就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信心试试?”

    关天养道:“要不就试试?”拿起一柄短剑看了看,就问站在柜台后的伙计道:“怎么个鉴宝法?是先交钱么?”伙计指着最中心的高台上道:“我们这里所有的东西都经过幽灵宫鉴宝大师的鉴定,炼制材料、手法、所用符箓等等都已经明确地记录下来,封存在了长案上的那只匣子里。你若说中了,留下一百两银子,东西你拿走。若没说中,凡请你留下五十两纹银作为鉴宝的费用就是。坐在案后的那三位是幽灵宫的鉴宝大师,是本场大会的公证人。公子若有兴趣,只管拿上相中的物件去向三位大师求证便是。”

    苏少白道:“万一我说中了,你们却说没有呢?”

    伙计道:“本次鉴宝大会由幽灵宫主持,绝对公正。不管鉴定是否正确,我们都会给你查看凭据!”

    关天养笑道:“那你们就不怕我看了之后再告诉其他人么?”

    伙计笑道:“这是作弊,是无效的。我们自然会知道!”正说着,有人就被幽灵宫护卫带了下去,驱逐出场。伙计说,他就是与旁人合伙来骗宝的。

    关天养心知幽灵宫的护卫都是修行者出身,谙通法术,这些小把戏是瞒不过他们的,所以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能鉴定得出来就鉴定,鉴定不出来还是把钱留着好。

    苏少白见他将短剑放回了架上,低声问道:“怎么,你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关天养沉吟道:“屁。这短剑表面的深青色是做出来的,其实就是黄铜铸成的,还用的是七锻法,简直就是在糊弄人,不要!”他的话声虽轻,伙计却全听在了耳里,脸色顿时一变,道:“公子,还请慎言!”关天养点了点头,走了开去。

    关天养的毒眼小部分是天赋异禀,大部分都是这些年在鬼市上练出来的。天赋的那一部分是敏锐的直觉,仗此辨定真假,从不曾失误过。后天练就的是对材料、手法等的辨认,这些年好东西没淘着,着实炼就了一双堪比行家的金睛火眼。

    苏少白长年跟关天养混在一起,眼力劲自然也练出了一些,相中了一柄长剑后,也不知撞了什么邪,连关天养也不问,便在伙计的引领下到高台上的幽灵宫大师面前鉴定,结果赔了五十两银子,懊恼而归。

    关天养也不气恼他浪费银子,反而吃吃地笑道:“这玩的可是真本事,真眼力,没有侥幸。人家天云楼可精着呢,断没有让你这么容易赚了的道理!”

    苏少白悻悻的还没作答,就听旁边有人冷笑道:“听你这口气,貌似还是行家里手呀?”

    关天养扭头一看,见是个年岁与自己差不多大的朱衣少年,身后还跟着一票精悍的护卫,显是个极有钱的主,知道自己惹不起,就装作没听见,拉上苏少白走开了。哪知朱衣少年偏偏不依不饶,又高声道:“小子,我看你就是猪鼻子上插大葱,装象呢。”

    关天养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朱衣少年,竟招来他这番冷嘲热讽,一时按捺不住,就应道:“我至少还能装一装,你呢?怕是连猪也不如吧!”

    少年大怒,啪的一声合上手里的折扇,道:“休逞口舌之利,有本事的咱们就来比划比划。如何?”

    关天养这下算是明白少年为何挑他的刺了,敢情是想借着打压他来出风头。少年人嘛,都有这样的毛病……本不想作这些无谓的比斗,可嘴上却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苏少白在旁埋怨道:“跟这样的人掷什么气?没必要!”

    关天养淡淡地道:“不过就玩玩,没什么大不了的!”就问少年怎么比。

    少年道:“很简单。我们互挑五件东西让对方鉴定,谁鉴定得多就谁赢。”

    关天养点头道:“很好,这法子很简单明了!”

    少年道:“输了的要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自己是猪。你敢吗?”

    关天养忍着笑意道:“你倒是不用再多此一举了!”

    “嘴上便宜占着很有意思么?哼!”少年果然是个头脑机敏,不喜欢在口舌上与人争长短的主,示意关天养可以开始了。

    参加鉴宝大会的人几乎都是好事之徒,见有人挑起了事端,自然乐得看热闹。主办方天云楼也是谙通营销之道,非但没有加以阻止,反而还派出了专人来协助,借机造势。

    关天养见少年一脸蔑视地看着自己,真恨不得一拳将那张漂亮的小脸蛋打得稀烂,就道:“我也不以大欺小,你先请吧!”言下之意在说少年还是个孩子,自己不跟他一般见识。事实上他看着虽老成,好似有十七八岁了,事实上不定还比少年小呢。

    少年傲然笑道:“我若先出手,就算赢了你也不会心服,我自己也觉得胜之不武,还是你先请吧!”

    关天养心下暗暗奸笑道:“好,你逞能,我就让你逞能!能赢就行,老子从来不会觉得胜之不武!”故作客气地一抱拳道:“既是如此,那就承让了!”两名天云楼的伙计捧着托盘跟在他身后,绕场转了一圈之后,关天养从数百件物件里选出了五样,说:“我已经选好了,你请吧!”少年不屑地冷笑了两声,这才下场去选。

    确认双方都选定后,主办方天云楼就请关天养和少年同上高台,逐一鉴宝。

    这次关天养说:“刚才你让了我,这次你先请吧!”

    少年似乎觉得在这个环节逊让没有任何意义,就道:“很好,那我就提前让你知道结果!”拿起一只暗红色的鼎道:“【赤木丹鼎】,采南山百年赤木之芯凿成,是炼丹用的入门法器。经过【后土符】和【赤火符】的祭炼,只可惜是先祭炼的是【赤火符】而不是【后土符】,所谓土生木、木生火,生生不息,这样一来,效果大大折扣,算不得好东西了!三位大师,不知我说得可对?”

    三位幽灵宫的鉴定大师纷纷点头道:“不错,完全正确!”说着,将由他们鉴定的凭证交给关天养看,以示公正。其实关天养不需看也知道少年说得丝毫不差,暗道:“看来这小子并非一般的纨绔子弟,还是有些真本事的!”就示意他鉴定第二件。

    少年拿起罗盘道:“这叫【阴阳定向盘】。除了具有普通罗盘的功能外,还能分定阴阳……”说着竟现场显示起了【阴阳定向盘】的使用来,其炼制材料、手法也是剖析得分毫不差。如此一来,关天养越发肯定这小子不是什么脓包,而是真有实才的,心下不禁生出了相惜之情来,暗说:“只可惜性子实在太臭了些,要不然也是个可交的朋友!”

    五件鉴定完毕,少年以全胜战绩收官,着实引来了好一阵轰动。观众都啧啧称奇,说看不出小小年纪竟然这般了得,就连幽灵宫的三位鉴定大师都点头赞许。少年自是越发的得意,根本就不再拿正眼瞧关天养。

    【收藏,收藏,收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