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超级强化天师 > 【六、任务】

【六、任务】

【今天第一更奉到!召唤收藏,和票票!】

    关天养刚在店门口冒头,迎客的小二就已经从往来如织的客人里认出了他,叫道:“哟,小关少爷,你怎么才来,老板一大早就派人去找你,这可都问你好几遍了……”凑近了之后,嘿嘿地一声阴笑,低声问:“今儿又赢了多少?老实交待!”关天养知趣地摸出早准备好的二两碎银子道:“你们还不知道我?请哥几个喝酒的。宋大叔在后堂么?”小二掂了掂银子的份量,脸上的笑意堆叠得更盛了,满满地好像都要掉下地来似的,点头道:“是,是,快去,保不准都得等急了!”

    二十年来,知真斋的生意一如既往的红火,这令鬼市上的好些商家是既羡慕又忌妒。关天养曾在店里当过几个月的小工,上上下下都熟悉得很,有如自家门庭。再者宋奕待他亲厚,有如自家孩子,众人待他自然又与别个不同。

    关天养到了后堂书房外,正要出声禀报,就听宋奕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天养么?进来!”

    “是!”关天养推门走了进去,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问道:“宋大叔,你叫我有事?”宋奕正在写信,见关天养问,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道:“先坐!”并没有立即作答。直到将信一气写完之后,才搁下笔道:“你近来可有去百工堂接活么?”

    宋奕是镖客出身,也不曾修行过,凭着诚信和厚道经营在九夏鬼市上立住了足,又和白鹤宗建立起了稳固的生意往来,这在九夏鬼市上确实是个异数。如今虽已年届六旬,因保养得当,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再加上常作文士打扮,又喜好字画书法,任谁都以为他是书香人家出身,哪里晓得早年他却是一个粗得不能再粗的武夫呢?

    关天养道:“没有!”心下却犯起了嘀咕,不明白宋奕为什么会有此一问。

    百工堂又叫采集者联合会,是生存在修行界最底层的工会组织,专门发布药材、矿物采集,物资运送,妖兽捕杀等等任务的机构,与圣武会、幽灵宫合称修行界三大工会。所有注册会员都可都可以通过设立地各地的分会领取任务,完成后将获得金钱或是晶玉等丰厚报酬,任务失败自然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关天养虽是百工堂注册役工,但并不时常去那里接取任务,而是直接从宋奕这里接取各种采集、运送等任务,所获报酬并不比百工堂来得少,还免去了那许多繁杂的手续审核。

    宋奕点了点头道:“那正好,我这有单任务派给你。去安州白螺湖采二十斤白螺。一定要新鲜的,期限是半个月。报酬很丰厚,晶玉和黄金任选其一。”

    听着居然奖励晶玉,关天养眼睛亮了,脸膛红了,哈喇子都差点掉了下来,激动得颤声问道:“还奖励晶玉?”

    百工堂发布的任务几乎都是奖励黄金白银,只有极少数高级任务偶尔会有晶玉奖励,但至少也要中级匠师才能接(百工堂注册会员分为四类十阶,最低等的是役工三阶,其次是匠师三阶,再上是宗匠三阶,最上是神工。阶位不同,所能领取的任务等级也不同,而等级越高的任务报酬越丰厚。),他不过中级役工,无论如何也是指望不上这种任务的,所以只有拼命挣钱,拼命地挣,然后去通大恒钱庄兑换晶玉。听说竟然有晶玉作为报酬的任务落到自己头上,关天养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也知道宋奕不会开玩笑,这事必然是真的了。

    宋奕见他激动得难以自己,忍不住笑道:“看你,成什么样了?这任务我可是好不容易帮你争取到的,四十个晶玉或是一千两黄金任选,但前提是半个月内必须得从五百里面的安州白螺湖弄回至少二十斤新鲜的白螺!”

    居然还是四十个晶玉,关天养感到从来不曾有过的幸福降临到自己头上,差点没跪下来谢天谢地谢宋奕。使着劲地拍胸膛保证道:“宋大叔你就放心吧,只要不是五千里,我一定在十五天内弄回二十斤新鲜的白螺!”

    宋奕嗯了一声道:“听说南楚一带现在很不太平,匪乱蜂起,路上还是要小心些。近几年来白螺湖出产的白螺是越来越少了,少到连进贡都保证不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人家愿意开这么大价钱必然难度不小,你一定要作好充分的准备再出发。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关天养应了声是,问宋奕还有没有其他的吩咐。宋奕慈和地看着他,道:“我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为了自己的梦想不惜付出一切。我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都要小心些,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去拼。只要活着,那才是最好的。明白吗?”

    每一次出任务前宋奕都会叮嘱关天养这样一番话,听在耳里,关天养的心底总是暖暖的,却又说不出的酸涩。暗道:“这世上也就宋大叔这般关心我了,别人,哼,别人……”一想到将自己抛弃的父母,心头就涌起一股子说不出的痛楚和怨恨。

    从后堂出来,陈朔忐忑地迎上来问:“怎么样?”

    关天养故意长叹了一声,故意做出一副愁闷难当的样子。

    陈朔紧张的脸都白了,道:“没,没任务吗?”

    关天养看着陈朔道:“我说二狗子,这几年你也没少赚吧?连六子那偶尔跟咱们跑跑腿、打打杂的货都存了快三百两银子,你的钱呢?都花哪去了?”

    陈朔整个精气神一下子就掉了下去,蔫蔫地道:“当时哪知道会有这档子事?”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关天养不无鄙夷地道:“你小子还想娶人家柳妹,我看你就是存心地坑害人家!”

    陈朔道:“不会,绝对不会。只要能把聘礼下了,不让柳妹嫁给王大锤子,我一定努力赚钱,努力存钱,好好养家!”

    关天养扶着他的肩膀,盯着那双无神的眼睛道:“这就是你一辈子的梦想?”

    “是……”

    “你就不想去修行,不想成仙,不想长生不老了?”

    陈朔苦笑道:“这也太虚无缥缈了。我陈朔算什么东西?也配有这福份?!”

    关天养也不知道该如何驳他,拍着他肩膀道:“好,很好。去吧,通知小白,晚上在我那里碰头!”

    陈朔一听这话,眼睛陡地亮了,啊了一声。关天养白了他一眼道:“赶紧呀!这次可是大任务,报酬厚着呢,要是误了期限,别说你的小柳妹娶不到,咱们还能不能在这一行混下去也还不知道呢!”

    陈朔精神当即大振,拍手叫道:“我就说嘛……好,我马上去!”迈开健步,飞奔了出去,还不忘回头说:“晚上我带酒和肉来,你让四丫炒两个菜,咱们聚聚!”

    关天养无奈地应了声好,看着他的背影道:“这小子,整个儿被色迷了心窍,麻烦呐……”也去张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