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超级强化天师 > 【八、强盗(上)】

【八、强盗(上)】

【第三更来了……老规矩,什么都要,黑票也一样!】

    他们四人也都是第一次到安州来,对本地的民风民情不熟悉,见还不到天黑就已经家家关门闭户,街上空空如也,别说是行人,便是野狗也难见。四丫奇道:“这还戌时都不到呢,难不成都睡下了?”

    陈朔道:“怎么可能?一两家睡得早还说得过去,整个镇子都这样,肯定有问题!”

    关天养遥望着前面悬着‘金安老客栈’的幔旗,就道:“还好有客栈,要不然咱们可就只有露宿荒郊了!”快步走上去,敲响了紧闭的大门。老半晌,才有人怯生生地在门后应道:“谁呀?”关天养道:“过路的客商,住宿的!”那人道:“对不起嘞,已经客满了,你去别家吧!”关天养道:“这镇上还有别家吗?”那人道:“去哪都行,总之我们这没房间了!”非但不开门,还搬来桌椅抵在门后,生怕关天养一行破门而入似的。

    陈朔素来口齿伶俐,他也上去说好话,结果那人理都不再搭理了。

    见天色全黑了下来,关天养无奈地道:“算了,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晚上得了。明儿上午咱们就去捞白螺,晚上去安州城里好好歇宿。咋样?”

    陈朔道:“也只有这样了!”

    四丫道:“我也随便。反正咱们带得有帐篷,又不是头一次露宿,怕什么?”

    到了镇外,寻了个地势较高的背风处,关天养和四丫搭帐篷,苏少白喂马,陈朔去捡拾柴禾。不多刻就架灶生火,煮起了一锅浓浓的肉汤,香飘四溢。

    饭后,苏少白开始了他每天雷打不动的练剑;陈朔则带着三分酒意,哼起只有他才能懂的小调散步去了。关天养不好动,就躺在草地上心不在焉地看星星,眼神时不时地朝四丫瞟去。四丫收拾完了锅碗筷子,坐到他身边问道:“哥哥,在想什么呢?”关天养脸腾起一下子红了,侧过身去,背对着四丫道:“我哪有想什么?”四丫真当他没想什么,也在他身边躺了下来,道:“哥哥,一路上我都在想一件事!”

    关天养漫不经意地嗯了一声。

    “你说,打捞白螺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要专门通过百工堂发布任务呢?这是不是说明现在白螺打捞越来越困难了?”

    “嗯……”关天养还是没有说话。

    “嗯什么呢?”四丫推了关天养一下,道:“人家跟你说话呢!”

    关天养啊了一声,问:“什么?”

    四丫气得翻身坐起,嘟着嘴道:“还说你没想什么,跟你说话都没听进去,可见心思都跑马去了。”

    关天养忙道:“没有。我不是在想怎么打捞白螺么?宋大叔已经提醒过我了,这事肯定有相当的难度,要不然也轮不到我们。还说白螺湖可能有妖兽出没,要咱们千万小心些。”

    四丫惊呼一声,道:“还有妖兽?”

    关天养点头道:“是呀,不过这也只是传言。不过就算有也没什么,咱们就捞二十斤鲜螺,想来也没多大的难度。”

    “说得可真轻巧!”

    “不是轻巧,而是人家一听说白螺湖有妖兽出没,就都不敢来了,所以白螺出产得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珍贵。咱们不怕,所以就来了,这笔丰厚的报酬也活该咱们挣!”

    四丫道:“我觉得还是尽量小心些,万一真有妖兽,那可就麻烦得很,凭咱们四个,应付起来可不容易!”

    关天养道:“这个我知道!”

    四丫又躺了下来。关天养不由朝旁边挪了挪,显得怕跟四丫太过于接近了似的。四丫也没发现他的异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家常。

    没过多时,陈朔急匆匆地跑了回来,道:“起来,都起来!”冲远处练剑的苏少白道:“小白,回来!”见他神情慌张,关天养问:“见鬼了么?慌成这样!”陈朔呸地一声吐了个唾沫,道:“还真出事了。刚才我在那边看着好多人,持刀拿枪的,正直奔镇里而去!”

    “好多人?莫不是军队?”关天养道:“听说南楚一带很不太平,匪乱蜂起,想必是趁夜赶去剿灭匪患的军队也未可知!”

    陈朔道:“屁,那些人连号衣都没穿,怎么可能是军队?我看八成是强盗!”

    “强盗?”就连素常话最少的苏少白都惊呼出声。四丫脸色微微发白,道:“这,这不太可能吧?”话才说到这,镇子里就传出也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极是吓人。

    关天养翻身跃起,望着在街巷间到处乱蹿的火把,叫道:“果然是遭遇强盗了!”四丫紧紧地拉住他的手臂道:“哥哥,怎么办?”关天养看着陈朔和苏少白,显是在询问他们的意见。

    苏少白握紧了剑柄,神情已经不言而喻:只要关天养一声令下,他第一个就往镇子里冲。陈朔却是眉头一皱,道:“我看还是不要管得好,这些个山大王可不是咱们能够招惹得起的!”

    关天养显然也不想管,就点头道:“二狗子说得很是。强盗人多,咱们人少,要管也管不过来。要不这样,咱们赶紧收拾东西上路,这里离着安州城也就二三十里,咱们赶去报官也还来得及!”陈朔立即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苏少白没有说话,四丫也只得点头同意。

    片刻功夫,四人便将东西收拾停当,牵起马,轻手轻脚地下到官道上,也顾不得镇子里是怎样一番惨景,翻身上马,朝着安州城方向疾驰而去。

    没奔出多远,道旁树丛里的异动引起了苏少白的注意。他可是货真价实的【铜鹰武士】,不像关天养只是空有一身蛮力,全然不通武技。目光一扫,就发现前方不远处已经设下了绊马绳,大叫道:“停!”手下猛勒马缰,惊得胯下骏马人立而起。关天养三人差不多落后他两个马身,见状也是急勒马缰,问什么事。苏少白还没来得及答,哧哧的破空声疾袭而来,他拔剑跃起,将射来的箭矢一一挑飞,大喝道:“下马!”凌空一翻,扑进了树丛里,手起剑落,便是两声惨叫响起。

    埋伏的强盗显然不止一人,苏少白刚杀了两人,另一边的树丛里就响起了尖锐的哨声。关天养心知他们是在召唤同伙,叫道:“二狗子,护好四丫!”拔出腰间短剑,也不管树丛里还藏着多少强盗,大吼一声冲了过去。短剑是宋奕送的,价值千金,吹毛立刃,锋锐异常。纵他不通武技,一通乱挥乱砍之下,也是挡者披靡。

    两名强盗见关天养疯虎般冲了过来,也不及多想,拔出腰刀就迎了上来。关天养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有力气,见两名强盗几乎同时举刀朝他头上劈了下来,本能地挥起短剑一撩,哧的一声轻响,两柄精钢打成的腰刀像豆腐般被削成两段。两人猛力一劈落了空,身子失去重心,朝关天养撞了过来。关天养一点都不含糊,左一剑,右一剑,当场将两人的脑袋削了开来,红的白的洒得到处都是。苏少白也纵身跃过来支援,见他已经料理了两名强盗,只是场面委实有些恶心,眉头微微一皱,道:“真没技术含量!”关天养道:“只要能解决问题就行!”

    镇子里也传出了尖锐的哨子声,七八个人打着火把高叫着赶来支援。苏少白清除掉绊马绳,关天养让他们上马先行。这种阵仗大家也不是头一次经历,所以都很镇定。四丫叮嘱道:“哥哥,你小心点!”关天养点了点头说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