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超级强化天师 > 【五百一十五、通天鉴镇魔之战(六)】

【五百一十五、通天鉴镇魔之战(六)】

    若是陈朔在场,必然要大叫:黑洞。

    在场的修行者都不识得这是什么,但心底都不由自主地生出了畏惧之意。

    轩辕逸大叫一声道:“好,成了!”又喊道:“关老板,了然大师,可以移换方位了!”便跳上早先搭建好的高台上,忙碌了起来。

    了然知道轩辕逸要启动封印之台,放出鬼魔,将它从破碎的虚空通道里流放出去。时机稍纵即逝,若是任由破碎的虚空通道发展下去,其危害比之于鬼魔更烈。便站起身来,说道:“关施主,快走!”不想关天养全然没有听到,继续地忙碌着。

    了然定睛一看,方才晓得关天养已是超然于物外,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不知晓,顿时大惊。见轩辕逸已经开始了封印之台的启动仪式,不得不叫道:“轩辕施主且慢!”

    李延极意识到了不妙,惊问道:“前辈,怎么了?”

    “关施主暂时没法子移动!”

    马承风也骇然,问道:“为什么没法子移动?”与李延极同时飞扑了过来。待他们也看清了关天养似笑非笑,双眼流露出说不出满足的神情后,也都呆住了。

    了然道:“这,怕是只好先不管他了!”

    “不行!”李延极断然道,“必须得把关兄弟移开,不然他也会与鬼魔一起被流放!”

    马承风道:“那就叫醒他!”

    了然摇头道:“强行将他叫醒,通天鉴残纹的神力必然失控,他一样会没命!”

    “那……”李延极猛地一咬牙,眼里尽是毅然之色,说道:“那就将他拉开!”便将关天养欺了过去。不想才接近关天养三丈范围,就被一道绝强的力量震了开来,纵他有分神境界的修为,也被掀得退出了数丈。一时气血翻涌,真元混乱,连动都不能动了。

    马承风也试着靠近,同样被弹了回来,只不过情况较李延极略好。

    了然道:“他有通天鉴神力护身,谁也无法靠近。眼下也只有先不管他了,希望通天鉴残纹能够护得了他周全,不然……不然也只有听天由命!”

    “什么听天由命?”李延极目眦欲裂,厉声道,“不行,非得救下关兄弟不可。他为了救我们,救天下苍生,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了,我们却到最后关头将他抛弃……”话还没有说完,了然就道:“各人自有缘法,强求不得。还是赶紧让开,若再耽搁下去,误了流放鬼魔的时间,那就要整个天下为他陪葬了!”说完,也不管李延极和马承风,纵身跳出了封印之台。

    李延极看着马承风,马承风道:“来,我们联手,看能不能将关兄弟推下台去。”李延极精神一振,说道:“好!”将千机阵祭起,八十三支竹签飞舞变幻,顷时便组在了一座破军法阵。

    众修行者不料李延极已能控制八十三支竹签,修为分明已达了合体之境,好些都惊得噫了一声。马承风将手抵住李延极背心,将毕生功力尽行运送了过去。李极延大喝一声,叫道:“去!”破军法阵激射出一道腥红的血光,撞向了关天养。

    按说以马承风和李延极联手之力,纵是一座山也能推得塌下,不想腥红血光同样没能突然护住关天养的神秘力量,再被反弹了回来。八十三支竹签顷时被炸得粉碎,李延极惨叫一声,长喷鲜血,箭矢般倒飞了出去。马承风也是葫芦般滚下了封印之台,哇哇的狂吐鲜血。

    梁师曾飞快抢上来,伸手去扶马承风。不想马承风身上的余力未消尽,又将梁师曾撞得倒跌了出去。

    众人这才晓得反弹之力强大得令人难以想像,无不相顾变色。

    鲁长恭抱住李延极,见他面若金纸,气息微弱,胸骨尽碎,悲呼一声:“宗主……”忙取出早先备下的【回天丹】喂了下去。

    轩辕逸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破碎的虚空通道的危害有多可怕,一旦失去控制,三界六道都将被其吞噬殆尽。因此必须得尽快将鬼魔流放,然后将其封堵。也就顾不得关天养的安危,只是打起印诀,启动封印。

    随着一道道的印诀打出,封印之台上的方砖一块接一块地飞了起来。众人原当这些方砖除了耐火,应该无甚出奇之处,此时看来,一块块的都闪烁着符文的光华,依着他们看不懂的秩序排列在空中,说不出的森然神秘,心下也是叹服不止。

    方砖共有三百六十块,轩辕逸足用了两个时辰方才将所有的方砖都揭了起来,金光笼罩之下,露出了古老祭台的真正面目。

    神文,又是神文!

    只可惜轩辕逸与一众修行者已经从通天鉴残纹之上见识过了,几天下来,甚至于对这种无法识辨的上古文字也都已经麻木了,就再难以形成震撼。

    不过,方砖被尽行揭去,关天养悬空坐立于露出来的祭台之上,浑身沐浴在浓郁的金光之中,若隐若现,看上去竟似远古的神明,不禁令人心下生出想要跪下叩拜的冲动。

    马承风略作了调息,连疗伤丹药也顾不上服食,就高声道:“逸兄,可有办法将关兄弟移开么?”

    轩辕逸正在准备启动祭台之法,听得马承风问,就答道:“没有办法!”

    马承风心下一痛,只得扭头看向了然。了然也黯然合什,说道:“他已被通天鉴之神力护住,除非能够破开神力,不然就只有听天由命!”

    “听天由命……”马承风惨然一笑,神情突然狰狞了起来,厉声吼道:“难道我们所有人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命送掉吗?要知道他是为了救我们,救天下苍生才陷入危境,难道就没人想得出法子救他一救吗?”

    梁师曾伸手扶住马承风颤抖摇晃的身体,说道:“掌门师兄,非是我等不愿救关兄弟,实在是,实在是爱莫能助!”

    了然也道:“生死由命,马掌门何必强求?就算关施主身遭不测,也是为救天下苍生,死得其所了。”

    “前辈……”马承风冷冷地瞅视着了然,“此话是否太过冷酷了些?试问,关兄弟凭什么要为天下苍生牺牲?我们连他都不能保护,又能保护得了谁?说什么除魔卫道,拯救天下,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笑话耳。”说完,嘿嘿地冷笑了起来。

    了然道:“马掌门这是在骂我了。”

    “不敢,晚辈没这个意思!”

    “有也好,没也罢,总归我是尽力了。佛家以慈悲为怀,若有一线机会,我也断然不会放弃。”

    马承风这才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错怪了了然,只得叹道:“连关兄弟也救不得,我等还有何脸面立于世上?”心神激荡,气机逆冲,顿时忍不住连喷了好大几口鲜血。梁师曾将他扶住,远远地退了开去。

    在轩辕逸的操作之下,祭台上的神文逐个亮了起来,最终形成一个由二十四个神文组成的的法阵。法阵在经过一系列众人无法看懂的变化之后,逐渐化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幻影,分立于祭台的四角。就位之后,面朝祭台中央喷吐出了青、白、赤、黑四色光华。四色光华融合之后,又幻化成了一座法阵,缓缓地朝着祭台正中的凹陷处落了下去,咻的一声轻响之后,一道金光射了出来,不想被关天养的身体挡住,顿时四散溅射开来。轰轰声中,祭台一分为四,一个真人高大的猛恶雕像缓缓地升了起来。

    只见这雕像身长八尺有余,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咧张着血盆大嘴,神情凶悍得无以言语形容。上身赤裸,肌肉虬结,浑似铜铸铁铸一般。腰着围着一领皮裙,脚下踏着铜头兽皮靴,双腿粗得像铁塔。双手紧握成拳,作咆哮之状。虽只是雕像,但看上去神威凛凛,有如真人一般,竟吓得一众修为不够者倒吸了一口冷气,无不暗叫道:“哪里来的煞神?”

    雕像完全升上祭台之后,四大神兽的幻影化作四色光华没入了其眉心,接着便见到雕像的双眼放射出了灼灼的金光来,竟似要活了过来,吓得有些人失声叫道:“呀,他要活了……”好在金光闪烁了几次之后,便消散不见,接着就是地底传来了节奏奇快,怒雷一般的轰响。

    轩辕逸迅速地调度法阵启动,一时之间极阳之眼内尽被各色光芒充斥得满满当当的,耀眼之极。

    地底的轰响声持续了一柱香的功夫后,突然停止了。然后就出现了无比奇异的一幕:雕像的眼里、鼻里、耳里、口里,竟然涌出了赤红的液体来。

    起初还有人以为雕像流血了,惊惧难当。待仔细看清后,才发现那不是血,而是岩浆时,这才松了一口气,暗说:“想来雕像内有机关与地心相通了!”汩汩地涌了片刻之后,突然变成了激射,若不是有法阵阻挡,不知得喷射得有多远。到了后来,喷出来的就不再是岩浆,而是黑气——黑色的魔气。

    ----------

    友情提醒:新作《假面至尊》已经发布,如果看完了本书,建议继续关注。点击文下书名链接,可以直接跳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