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今宋 > 第五章 氟哌酸

第五章 氟哌酸

实际上在射杀那四个山贼的时候王慎就已经知道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只是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这或许只是我脱水后产生的幻觉吧?

    此刻听到安娘的话,王慎这才肯定,是的,网络小说中的穿越情节确确实实地叫自己碰上了。

    苍天,别人穿越到古代,要么是皇帝、太子,要么是王公贵族,至不济也是一个世家子弟读书相公,所处的时代也是鲜花着锦的太平年月。偏偏自己连身体带魂魄囫囵地来到这里,还是一个残酷到极处的乱世。

    嘿嘿,老天爷,你这是在做什么呀?

    说来也怪,王慎并没有像其他穿越者那样又哭又笑。相反,他心中有的只是麻木。就这么呆呆地坐在地上,心中一片迷茫,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看到王慎这般模样,安娘心中担忧:“王慎大哥,你刚醒过来,不要紧吧,要不再喝些水?”

    说着话,又用手去捧泉眼里的脏水要来喂王慎。

    看到她手中那一捧浑浊的泥水,王慎瞬间情形过来,忙摇头:“这水不能吃,吃了会死人的,我们要活下去。”是的,以前在现代社会混军史论坛的时候,他还曾经和人讨论过一旦到了宋末乱世,该如何招兵买马,又该如何建立自己的班底,进而席卷天下,挽天之将倾地之将覆。但此刻,他只想如何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想起先前横飞的血肉,想起敌人临死前的惨叫,怎不叫人毛骨悚然?

    这样的世界他一点不想要。

    这一句“活下去”刚说出口,王慎心头悚然而惊:“剩下那两个贼子呢?”

    听说喝了水要死人,安娘眼中疑惑:“不会呀,我和阿弟方才喝了这水并不觉得不妥。王大哥你箭术了得,那两个贼子已经被你吓退了。”

    听到她说其他两个贼子已经逃了,王慎猛地站起来,“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否则那两个贼子若是带着大队人马回来,你我都走不脱了……这位是……”

    刚才王慎中暑昏厥,这猛一站起来,只感觉头昏眼花,背心阵阵发冷。

    只见,在安娘身边还躺着一个男子。

    “对对对,王大哥你说得是,此地不宜久留。这位是我的阿弟,他叫应祥。”安娘拣起王慎落到地上的湿巾,盖在那个叫应祥的男子额上,低声唤道:“应祥,应祥,阿弟,快醒醒,我们要走了。”

    那男子一动不动,只眼皮动了动,显然正处于昏迷之中。

    王慎定睛看去,这就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嘴唇上还生着一层细密的绒毛。在缺乏营养的古代,古人大多数只一米六十的个头。可这个孩子却长得颇高,都快一米八十了,若是再壮实些,叫人不禁怀疑他才是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中学生。

    是的,在现代社会,成天大鱼大肉的养着,又有良好的体育锻炼,十一二岁的孩子都发育得极好。一米七十也就刚刚好,甚至一米八十也不鲜见。

    应祥好象是生了很重的病,面如金纸,颧骨高高耸起,看起来就好象是一具骷髅,显然已经支持不了几天。

    见应祥不动,安娘眼泪又落了下来。

    王慎一把将他从地上扶起,背在背上,问:“我来吧,他怎么了,病得厉害,怎么不找个郎中看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大约是得了瘟疫,十天前就开始又吐又拉……”安娘低声抽泣:“这一带都没有人烟,又从哪里去看郎中?”

    “又吐又泻?”王慎刚将应祥背在背上,先前嗅到的那股臭气更加浓重,真真是熏得人睁不开眼睛。

    这是大小便失禁的味道,又看了看身边那一汪已经变成黑色的泉水,心中立即明白。气道:“痢疾,你给你弟弟喝这种水,不得病才怪。”

    “啊,痢疾?”安娘惊得满面煞白,不觉退了几步。

    痢疾在现代社会或许不算什么,输两天液就好了,可在古时候却是不治之症。

    眼见着安娘又要哭出声来,王慎忙道:“别哭,别哭,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咱们得尽快离开这里。我背上应祥,你去将我的背包拿上,咱们走。等找到干净水,再喂他两颗药丸。”

    “啊,你是郎中?”安娘一脸的欢喜:“你能救应祥?”

    “我可不是什么郎中,不过,行走江湖,哪能不带药品干粮。能不能救应祥我可不敢说,尽人事听天命吧。”王慎背上应祥,提起力气,大步朝前走去。

    “恩。”小姑娘急忙拿起王慎的登山包跟了上来。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尸体,小姑娘也不害怕,在尸体上摸索了半天,寻了几块干硬的饼子,想了想,又从刚才那个古头儿身上摘下刀鞘,将那把横刀收入鞘中,递给王慎:“王大哥你带上兵器,至少能够当拐儿杵杵。”

    “却是一把宝刀。”王慎接过来挂在皮带上,笑道:“安姑娘,这么多死人,你却不怕?”

    安娘叹息一声:“这一路走来,死人看得多了,刚开始的时候心中自是畏惧,多了就没什么了。这人死如灯灭,没有了魂魄,也就是一块死肉。王大哥,我们该去哪里?”

    王慎想了想,心道:根据史料记载,现在是建炎三年八月,开封留守司那边的南宋兵马起了内讧,留守司的部队都已经尽数南撤。西面都是溃兵,兵荒马乱,自然是去不得;黄河那边又都是金国的领土,北方也去不得;至于东面,还有两月女真大军就要来了;那么,只能朝南方走,只要过了长江,至少短时间内是安全的。

    就道:“我们朝南走。”

    “好的。”

    “不过,哪边是南?”

    “我知道,我知道。”小丫头看着天上的太阳,道:“现在是上午已时,太阳还没有到顶上,算是早上吧。”她张开双臂,念道:“早上起来,面对太阳,前面是东,后面是西,左边是北,右边是南。王大哥,向着我的右手走。”

    阳光强烈,她身上破烂的衣衫被照得仿佛透明了,勾勒住妙曼的身姿。好美,好可爱!

    一刹间,王慎竟是痴了,喉结滚动,不觉“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唾沫。

    这个时候,背后的应祥轻轻地哼了一声,声音中带着恼怒。他右腿勾起,膝盖在王慎的屁股上顶了一下。如果他不是因病浑身无力,这一记膝撞自然后瞬间将王慎的脊椎撞断。只

    吃了这一顶,王慎大窘,这小子并没有彻底昏迷,发现我正在偷看他的姐姐:“走走走,快走。”

    ……

    篝火燃起,将一间破屋照得通明。火上架着一口铁锅,里面的水已经开了一段时间,正汩汩翻腾。

    这是一座不知名的村子,在里面寻了半天,除了满村的白骨,却没看到一个活物。不过,有水井,有干净的饮用水还是叫人非常欢喜。这半天的辛苦跋涉,一口气走了至少十五公里,总算没有白费。

    淮西位中国的东面,天黑得早,偷偷看了一眼还剩百分之一的手机,正是后世北京时间晚上六点,但天已经彻底黑了。

    王慎热伤风之后,又在烈日下走了一个下午,背心更冷。此刻虽然是大暑天,却如同置身于冰窖。

    他忙将身体朝篝火边靠了靠,身边的地上,应祥闭目一动不动地躺着。

    “就在方才,这小子又拉了一次肚子,排泄物全是白色的涎水,臭死了。”即便王慎不是医生,也知道应祥已经处于最危险的关头,如果再不止泻,小家伙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另外,我也得吃一颗感冒药。”

    “安姑娘,水凉没有?”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的叫了一声,屏幕黑了下去。原来,电量已经耗尽,彻底变成了装饰品。实际上,在没有任何信号的这片时空,这玩意儿也没有任何用处。

    “凉了,凉了。”安娘手里捧着一只满是缺口粗陶碗,扶起应祥,小心地将水喂入他的口中。

    应祥已经虚弱得没有半点力气,头一歪,水就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来。

    “还是我来吧。”王慎着扶住应祥,打开背包,掏出一板药,想了想,抠出两颗塞进小家伙的嘴巴,然后灌了一口水进去,接着在他的喉头上一捏。

    药丸顺利地顺喉而下,但应祥也醒过来了,无力地睁开眼睛,满是敌意地看了王慎一眼,又闭上了。

    王慎弄不明白这小子怎么如此仇视自己,也不放在心上,将那板药递给安娘:“安姑娘这药你拿着,一日三次,每次两颗。哎,也吃不了一天,还剩两道,能不能救回你弟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安娘谢了一声,接过去看了一眼,一呆:“这是什么药,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是的,这药约一寸长,半白半红,就好象是玉雕而成,又用银箔密封正一个银扳模样,看起来煞是珍贵。

    “氟哌酸。”王慎顺口应道。

    “什么复盘?”

    “没什么,就是我行走江湖的时候从一个无名老道那里求来的,说是可以治内重外急腹泻之症。”所谓氟哌酸乃是后世常见的抗生素类药物,五快钱一盒,随便哪个药店都能买到。主治胃肠道感染和伤寒和其他沙门菌属感染。

    虽然是普通药物,却是现代医药工业中的典型产物,代表着二十一世纪的科技成就。

    作为一个经常在野地里露宿写生,立志成为大画家的成功人士,每次出门,王慎都会带上感冒药、腹泻药和创可贴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他包里还有六颗氟哌酸和一包感冒冲剂,希望这六颗药能够把应祥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实在不行,希望能够先吊住他的命,等到了有人的城市,再找个郎中给他开几副中药。

    包中的干粮已经在这两天吃完,手机已经停电,将最后一把感冒冲剂融入水中,一口饮尽,王慎心中突然有些苦闷:现代社会的一切痕迹对自己来说都已经消失了,在这如同外面长夜一般的古世界中,我又该怎么活下去?

    喝了一碗滚烫的药水,吃了安娘递过来的饼,烤着篝火,身上热起来,有汗水不住渗出。

    王慎神识一阵恍惚:我是谁,我从何来,又往何处去?

    ……

    药好象对应祥没有任何用处,第二天一大早,安应祥依旧那副昏昏沉沉的样子。倒是王慎夜里出了一身汗之后,一起床只感觉精神抖擞,浑身都是力气。

    “安姑娘,不用担心,安小哥拉了这么多天肚子,身体脱水严重,加上又没有吃东西,虚得紧。我们抓紧朝南走,找地方买些东西吃,再养上一阵子,应祥就会好的,你喂他热水没有?”如果古代有吊针就好了,一瓶葡萄糖输下去,管叫那小子生龙活虎的。

    说着话,王慎提起锄头挖起泥土填入身前的土坑里。

    安娘:“已经喂过了,王慎大哥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王慎扔掉手中的锄头,拍了拍手,在土坑前站了半天,口中喃喃道:“再见了,再见了,我的过去,今天是个新的开始,加油吧,努力活下去。”

    就在刚才,他将自己的登山包和已经没有电的手机都埋进土里,埋葬了所有的现代痕迹,他可不想让别人把自己当成一个妖怪,除了包里的画板和一整套文房四宝。

    他用一张破布将文房四宝裹了,交给安娘:“安姑娘,麻烦你帮我收着,我去背安小哥,咱们今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好的,王大哥你是个读书人吗?”安娘刚问,却见王慎伸出手来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啊!”

    安娘羞得脖子都红了,低着头,颤声道:“大……大哥你在做什么,我我我……”

    王慎见她一副小儿女状,禁不住哈哈大笑:“安姑娘,你生得实在好看,这一路也不太平,仔细碰到歹人将你劫了去,我先用锅灰抹了你的脸再说,委屈你了。”

    “不……委屈,人家才不好看呢……”安娘低着头小声说,她刚才吃了王慎一摸,。以为王慎要对自己非礼,又羞又愤,此刻才知道是一场误会,可内心中却隐约有些失望。

    “你若不好看,这世上就没有好看的姑娘了。如果满眼都是丑八怪污染环境,我还不如死了。”

    大笑声中,王慎一把背起安应祥。

    就在这个时候,他腰上又吃了应祥膝盖一顶,这小子好象比起昨天有点力气了,竟有点疼,难道他已经有好转的迹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