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黑雾之下 > 黑雾之下 第1732章 点到为止

黑雾之下 第1732章 点到为止

    云海一声令下,整个云家都忙碌了起来。

    拍了拍天阳的肩膀,云海笑呵呵地说道:“小二和小四应该有许多话要跟你说,我们老头子就不掺和了,晚上的时候,咱们再好好喝一杯。”

    接着便拉上云渊,云家两兄弟便先行离开。

    送走两位老人,天阳才看向云峰云泽。

    先看向云峰,天阳一眼就看出,他已经晋升天阶。

    当下笑了声道:“运气不错。”

    他这里指的‘运气’,不是指云峰晋升天阶,而是云峰晋升天阶之后,没有被刑天盯上。

    而且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整个擎天堡的天阶强者。

    无论是哪个职阶的,都没有被神明回收。

    这里面除了有些神明陨落外,最重要的,应该是神明不想在没有把握之前,提前跟自己对上。

    那些神明都知道自己出身擎天堡,又怎么会不关注这座堡垒,怎么会不知道这座堡垒里有多位天阶强者。

    但祂们也知道,一旦动手,很可能会将自己招惹出来。

    云峰并不知道神明的事,自然也就没有往哪方面想,自然将天阳所说的‘运气’,想成了晋升天阶时可能存在的失败机率。

    当下轻轻点了下头,然后道:“离晚宴还早,我们练练?”

    云泽连忙干咳了声:“老二,天阳才刚回来,让他先休息休息。”

    云峰不以为然地说:“休息什么,你看他哪里需要休息。”

    天阳笑了下道:“练练可以,不过,点到为止,你看如何?”

    云峰当然不会认为天阳是在害怕,他点了点头:“你不要放水就行。”

    云泽耸了下肩膀,无奈道:“那你们稍等下,我让练武堂那边收拾收拾。”

    很快,云峰要和天阳切磋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云家。

    练武堂里,天阳两人还没到,已经挤满了人。

    云海两兄弟也来了。

    天阳来到的时候,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不过,没有见到云耀云翔。

    云峰像是知道天阳在想什么,,小声地说:“云耀死了,被黑民杀死的。”

    天阳有些意外。

    云峰语气不含感情地说道:“云耀死于冲动,明明事不可为,却自以为是,想要立功,结果把命搭上。”

    “云翔也死了,我杀的。”

    天阳愣了下。

    云峰语气里带了几分怒气道:“他算计老四,买凶杀人,最后被老四查了出来。”

    “你听说过‘饥饿舞会’吗?”

    天阳摸了下鼻子,他何止听说过,他还是‘饥饿舞会’的贵宾。

    于是点了点头。

    云峰沉声道:“云翔透过‘饥饿舞会’雇佣了杀手,他在里面化名‘黄金’,我们找到证据后他立刻逃走。”

    “我追杀千里,亲自送他上的路。”

    “家族内斗也要讲规矩的,云翔坏了规矩,就算他父母也保不了他!”

    天阳多少有些震惊。

    原来,当年‘饥饿舞会’里那位‘黄金’就是云翔。

    难怪当时他会委托化身为‘死神’的自己去暗杀云泽。

    他还提醒过云泽,没想到,想杀云泽的人,竟然是自己兄弟。

    “散了散了,都散了。”

    “你们很有空吗,有空都给我练功去!”

    云渊这时走了出来清场,无论是天阳还是云峰,一个是‘救世主’,一个是云家未来的家主。

    都不是小人物,怎么能给人当耍猴看。

    当下,云渊把人都轰了出去。

    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云海、云渊和云泽三人。

    “你们使什么武器?”看热闹的给轰走后,云泽推来一个武器架子,那上面摆放着不少兵器。

    云泽挑了一柄长枪,随手挽了个枪花,看向了天阳。

    天阳随手在架子上先了一把长刀,随意地战在了一边。

    云海端详着天阳,片刻后小声地感叹:“天阳这小子,看起来到处都是破绽,但我总觉得如果贸然进攻的话,会输得很惨。”

    云渊点了点头说:“现在我已经看不透他了,甚至连他有多强也感觉不到。”

    这个时候,云峰提聚星蕴,气场缓缓壮大。

    再看天阳,依旧是那个样子,身上一点星蕴的气息都没有,仿佛是个普通人。

    事实上。

    在分离了自己体内的神明意识后,连带星蕴和能力,天阳也都一并丧失了。

    如果不是还有‘黑暗粒子’,那他确实跟普通人无异。

    云海这时开声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天阳和云峰两人都点了点头。

    云海便看了云渊一眼,后者宣布:“那就开始吧。”

    云渊话音才落,云峰就冲了过来,长枪拖带道道残影,呼呼呼一连刺出了七八枪!

    云峰的枪,气势磅礴,枪势如龙。

    让每一个直面他枪法的人,都有置身于狂风暴雨中之感。

    而且,云峰每一枪刺出的时候,都隐隐透着一股威压。

    这股压力专门刺激对手的双眼,如果对手不加抵抗的话,就好像被人按着双眼般,盯久一点就会头晕眼花,眼冒金星。

    但天阳丝毫末觉般,长刀扬起,竟是以攻对攻,劈出七八刀。

    每一刀,都精准地击中云峰的枪尖,都把他的枪势和能量劈散。

    云峰每一枪都遭遇堵截,郁闷得不行。

    这时天阳改劈为荡,震开了他的长枪,让云峰中门大开。

    天阳含笑前扑,要趁机打开局面。

    云峰不慌不忙,一声轻喝,长枪刺在地面上,人则扶着枪柄跃起,,双腿竟然连环踢去。

    他的腿法竟也不比枪法差多少,这番连环踢击,每一脚都奔着天阳的脸门而去。

    天阳笑了下,没再冲上去送给云峰试招。

    他扬起长刀,激荡出一片刀影,刀刀都奔着云峰的双腿而去,看起来似要将云峰双腿给卸下来。

    他们用的长刀长枪,都是比武用的兵器,皆是末开刃的钝锋钝刃。

    但在他们使来,倒是跟真枪真刀没什么区别。

    不过云峰是‘战神’职阶,又岂会没有应对之法。

    他身上很快多了身‘斗气护甲’,天阳又没下死和,于是这几刀都劈在了云峰的斗气上。

    劈得云峰的斗气四溢飞散,但天阳的刀势也被云峰化解。

    两人又呼一声分开。

    云峰重整旗鼓,把长枪当刀使,竟然抡了一圈后,甩枪力劈。

    长枪顿时给云峰甩出了一个饱满的弧度,以开山之势,劈向了天阳。

    天阳不跟他硬拼,转身侧移,长刀劈在枪柄上,加速长枪落往地面。

    同时刀锋沿着枪柄,划了上去,削向云峰的脖子。

    这一记来得又快又狠,云峰的长枪来不及变招,眼看就要落败。

    但在这时,云峰竟然扬起左手,五指张开,悍然捉向了天阳的刀背。

    就连天阳也不得不佩服,在关键时刻,云峰十分果断。

    不等刀背被捉住,天阳就抽刀后退,拉开了距离。

    云峰趁机手落枪柄,两手握实,发力横扫,让枪身抽向天阳,瞄准的目标则是天阳的左侧腰肋。

    天阳笑了下,身影突然一花,已然高高跃起,躲开了云峰的攻击。

    同时一脚轻点长枪。

    云峰双腕顿时一沉,只觉自己长枪上仿佛挑着一座大山。

    天阳借力弹起,瞬息间从云峰头上掠过,落到了地上。

    云峰仍保持着长枪横扫的姿势,过了片刻,他收枪转身道:“我输了。”

    云海点了点头,如果两人果然生死相搏的话,那么现在,云峰的脑袋已经掉到了地上。

    云渊鼓掌道:“精彩精彩。”

    “我已经很久没看到这么精彩的切磋了。”

    云峰把长枪放回到架子上,看着天阳道:“你用了几成力?”

    天阳微笑道:“这重要吗?”

    云峰沉默了下,然后说:“我知道了。”

    最后,他露出了笑容:“真怀念可以随便碾压你的时候啊。”

    天阳哈哈笑了一声。

    夜幕降临。

    天阳刚给霁雨发了条信息,告诉她自己被云家留下来,不能陪她去喝酒,就被管家请到了大厅里。

    大厅中,摆了几十张桌子,每一桌都坐满了人。

    极其隆重。

    云海将家族里的人,只要留在堡垒里,不管是嫡系还是旁亲,都请了过来。

    于是才有现在的盛况。

    像现在这样的场景,原本只有在新年的时候才看得到。

    为一个姑爷洗尘,搞得这么隆重,在堡垒上,在家族里是非常少见的。

    而且,除了云家自己的人之外,天阳还看到了惊涛堡断家。

    其中,就包括了断浪、断雪姐弟俩。

    并且,断雪肚子隆起,不知道怀了谁的孩子。

    天阳落座时,云泽小声地说:“断雪嫁给了老二,现在已经有六个月身孕了。”

    然后他又拍了下天阳的膝盖道:“你也加把劲,让我们小六早点怀上,但记得生完小孩带她回来,大伯二伯肯定会高兴坏了。”

    天阳干咳了声道:“一定一定。”

    这时云海站了起来,作为云家的擎天支柱,他一起身,下面的人自然安静下来。

    云海哈哈一笑道:“各位,今天把大家都起来,是为了给六姑爷洗尘。”

    “难得六姑爷大老远地回来一趟,也难得他没有忘记咱们云家。”

    “所以在这里,我提议,大家跟六姑爷干一杯。”

    于是,整个大厅呼声如雷。

    “六姑爷。”

    “干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