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第一章 奉命下山

第一章 奉命下山

楚羽下了火车,跟随汹涌的人流来到广场上。

    这么多人!楚羽惊呆了,这就是华夏国第二大城市江州吗?

    楚羽想到自己被五位师父赶下山,说要自己去历练,可看到面前的景象,楚羽一瞬间有想哭的冲动,这么大的地方——那接自己的人在哪里啊!

    楚羽在人群中四周张望着往前挤,忽然,楚羽的目光停在一个地方。

    一个身穿运动服,留着寸头的年轻人正把手伸进一个姑娘的挎包中,先从里面拿出一个钱夹子,接着,又伸手进去……

    楚羽大喊一声:“小偷!”

    周围的一众人被楚羽这一嗓子吓了一跳,都纷纷检查自己的钱包、手机,那姑娘也回过头,她带着巨大的墨镜,遮住大半张脸,只有小巧的嘴唇半阖着。

    “啊——我的钱包。”姑娘惊叫一声,她的声音微微带着沙哑的磁性,听到耳朵里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仿佛是心里流过淙淙小溪。

    寸头恶狠狠的瞪了楚羽一眼,然后走到楚羽身边道:“小子,你找死啊!”

    楚羽翻个白眼:“你偷东西还有理了!伟人曾经说过,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你敢违抗伟人的意志!信不信把你交给警察叔叔。”

    楚羽话刚落音,周围又走过来三四个年轻人,各个长的五大三粗,都一脸横肉,头发或是五颜六色或是——没有头发,几人一出现,看热闹围观的人纷纷闪开,拥挤的广场瞬间空出一个大圈。

    楚羽虽然没见过世面,但不是傻子,顿时知道这是团伙作案,但他看到四周围观的人眼睛里不但没有紧张,反而是一脸的激动,或者是兴奋。

    “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吗,再说了,那边可是有警察!”楚羽指着不远处的两个广场警察大声道,他刚才也看见两个警察往这里扫了一眼。

    寸头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嚣张地笑着道:“小子,警察怎么了?我让他看不到的他就看不到,只要你不死,他就看不到。”说着,几人逼了上去。

    “你们快帮助他啊!”那个墨镜姑娘对围观群众道,看到围观群众无动于衷,于是从包里拿出手机,就开始拨号,“我来报警。”

    距离她最近的一个地痞伸手夺过她的手机,“给我拿过来吧,你个臭娘们儿。”接着猛的推搡了她一把。

    楚羽看着倒过来的墨镜姑娘,首当其冲的是两个丰满的柔峰,于是楚羽看着在眼前放大的两座山,克制住自己的魔爪,很理智的扶住墨镜姑娘胳膊,一挨着她,顿时闻到那姑娘身上有一股沁人的香味,仿佛是茉莉盛开时的清新。

    如此近的距离,闻着铺面的雄性气息,墨镜姑娘两腮顿时升上红云,红的似乎要滴出血来。

    楚羽也是心中狂跳,这个墨镜女子的皮肤惊人的滑腻,在阳光的照耀下光洁一片。

    楚羽道:“嗬!偷的不成,改成明抢了!”

    寸头手上一甩,不知从哪里弄出来一个小刀,在手里上下翻飞,挥舞成一团银光。四周围观的一看这东西,像是被浪打过一样,轰的一声往后退去,生怕刀子挥到自己身上,或者怕血迸溅自己身上。

    墨镜姑娘也紧张地躲在楚羽身后,似乎楚羽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

    楚羽看着寸头耍着刀花,像是看玩把戏的,不由地挪揄道:“哥们,刀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玩耍的,伟人说,你们都是纸老虎。”

    被楚羽这么一调侃,寸头手上一颤,差点没有伤到自己,“弟兄们,给这个乡巴佬放点血,让他也知道知道咱们江州地头蛇的厉害!”

    几个人围了上来,各个摩拳擦掌,距离楚羽最近的一个大汉伸出锤子大的拳头照楚羽的正脸就打过去,虎虎生风,吓的楚羽身后的墨镜姑娘大叫一声。

    楚羽嘿嘿一声冷笑,伸手捏住那地痞的拳头。

    咯咯——似乎是骨头被捏裂的声音。

    “哎哟——哎哟——疼!”那地痞仿佛是散架了,一下跪在地上,哭的鼻子都流出来了!

    另外三个地痞还没接近楚羽就被一脚一个踢的翻了好几个跟头,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对楚羽来说,这样的地痞**自己在十二岁就能对付了,他跟铁拳老怪学习古武术,跟狼头老怪学习格斗,对人的每一个关节了如指掌,戳一个指头都能让人躺个大半年。

    寸头一看这阵势,知道遇到高手了,大喝一声,“飞镖!”

    他把匕首当成暗器对着楚羽晃了两下,然后猛的扔过来。

    楚羽眼神一凝,伸手如电,一把捞住匕首。

    围观的人都惊叹着,这一幕像是拍电影似的,楚羽身后的墨镜姑娘的小嘴也微微翘着,离的远看不见刚才那情势,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匕首来的可不慢,但身前这个男人能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姿势抓住匕首正确的位置,这份能耐可了不得!

    真他妈是硬茬子!寸头眼中露怯,慢慢的向后退去。围观的人都纷纷让开道。

    楚羽道:“你要是敢出去,这把匕首会扎在你的屁股上,或者一不小心会扎在菊花上!”

    寸头菊花一紧,忙停下脚步,举起双手。“大哥,我错了,不跑,我不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儿——”

    “把偷人家姑娘的钱包拿过来,还有手机,都交上来。”楚羽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心道小儿也用不着你哺乳啊!

    寸头依照楚羽的吩咐把墨镜姑娘的钱包和手机都交给墨镜姑娘。

    墨镜姑娘将钱包、手机收好,然后对楚羽道:“这就是我的东西,谢谢你!”

    楚羽很想看看墨镜后面的真容,到底是什么样的脸才有这般好听的声音,他道:“伟人教育我们为人民服务,不用客气,我得把这几个家伙送公安局。”

    听到楚羽一本正经的说着伟人语录,墨镜姑娘噗嗤一笑,顿时如万花盛开,楚羽忍不住的心中一颤。

    “闪开,闪开,谁在这里闹事?”一个打着官腔的警察迈着步子走过来。

    楚羽发现这个人是刚才远远观看的警察之一,这会儿才过来,真不知道刚才在干吗?“警察同志,我发现几个小偷,现在被我逮住了,正准备送公安局。”

    那警察看了寸头和另外几个人一眼,面无表情的盯着楚羽道:“谁能作证?”

    围观的人纷纷闪开,怕自己被当做证人,墨镜姑娘道:“我能作证,刚才这里那么大的动静,你们警察怎么那么长时间才过来?”

    警察咳了两声,沉声道:“这广场那么大,天天那么多事,我们怎么能忙过来?再说,这不是过来了吗?”顿了顿,那警察继续道:“你指证他们几个是小偷是吧,好,你们几个跟我们回局里做个笔录吧!”

    墨镜姑娘道:“我不去,我还有急事。”

    警察看着那墨镜姑娘道:“嘿——你说不去就不去吗?他们还说你们伤人呢?你看他们伤成什么样了,走,跟我去局里——”

    “哎,你看那个戴墨镜的,好像是庄梦蝶!”人群中突然传出几声议论。

    “不错,你这么一说还真像呢!”

    “什么像,就应该是她,你看身高,脸型都那么像。”

    “庄梦蝶~庄梦蝶~”

    很快越来越多的人涌上来,原来十分怕**地痞的一群人竟然不怕了,纷纷冲上来,群情激昂面色赤红。

    这可苦了那几个被楚羽打的在地上趴着的地痞,还没等站起来就被人群踩到脚底下惨叫着。

    楚羽吃了一惊,看向身边的墨镜姑娘,真不知道她有什么魔力。

    庄梦蝶脸色微微苍白,作为一个当红的影视歌三栖明星,她经常遭遇粉丝的拥堵,但那都是在重重的保镖保护下。

    而今天,她专门乔装打扮出来出来接自己的小妹,哪曾想居然会被识破身份。

    看着疯狂涌上来张牙舞爪的粉丝,庄梦蝶身体微微颤抖,粉丝的喜欢方式多种多样,有的粉丝甚至喜欢到**的地步。

    楚羽看到庄梦蝶害怕的样子,忙拉起她的手,大吼一声,甩着手里的刀子,往一个地方突围而去。

    看到楚羽甩刀子的凶狠摸样,众人纷纷闪开,楚羽借这个空档拉着庄梦蝶就跑。

    “庄梦蝶~庄梦蝶~”后面的人一边追一边喊。

    似乎是蝴蝶效应一般,从广场上空看,一股股巨大的人流随着楚羽的跑动竟然成了一个漩涡,将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引动起来,广场的人群似乎要沸腾了!

    地面上,楚羽冲在最前面,一手拿着刀子,一手拉着庄梦蝶。

    回头看着那些面色潮红的人们,楚羽欲哭无泪,这些人类是肿么了?得了什么病?活阎王老怪没告诉他这个病该怎么治啊!

    “快,那个黑色的宝马!到那里去!”庄梦蝶被楚羽拉扯的踉踉跄跄的,指着前面的黑色宝马说道。

    楚羽哪里知道宝马车是什么玩意,但他不是色盲,看到路边停着一个黑车,于是带着庄梦蝶跑到了黑车旁。

    庄梦蝶看了一眼后面波浪似的人群,对楚羽道:“你来。”

    楚羽看着这个古怪的玩意一眼,张大嘴巴,“啊——我,这——”

    庄梦蝶怔了一下,接着飞快地打量了一下楚羽的穿着,一双黑布鞋,灰色的棉布裤子,上衣也是手工缝制的,款式相当老。

    想起了以前扶贫的时候进过的穷困山区,庄梦蝶暗道,这应该是个从大山里出来的穷苦孩子。

    想起来还有许多如他这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孩子,庄梦蝶心里有些难过,难怪他经常说那些伟人语录,应该是买不起书只能看伟人的语录。

    “你,上车,”庄梦蝶说着就钻进车里发动汽车。

    嗡嗡——

    随着强悍的发动机低沉的轰鸣,汽车发动起来,在3秒内启动,然后驶入行车道的滚滚的车流中。

    后面疯狂的人群追逐了几十米才停下来,但看得出来他们的情绪很亢奋,有几个还仰天作遗憾状,更有捶胸作痛不欲生状,还有以头捣地哭天抢地状……

    这个时候庄梦蝶才松了口气,然后摘掉墨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