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逼上梁山 > 第三回 真相往往掩盖在历史下

第三回 真相往往掩盖在历史下

“去京都!有人托我给皇上那小子捎几句话。”

    我的天爷啊!!!

    鲁熊和王六当即就惊呆了。这是谁啊?好大的胆子!!竟敢管皇上叫小子,还给他捎几句话?那皇上也是寻常人见得?

    只是,相对于鲁熊和王六的不可思议,李民却没有丝毫的这种觉悟。在李民看来,连宋江那样的,都可以通过李师师的渠道,跟皇上通上话。我这么一个现代忽悠高手,摆平一个李师师。见上一下私下*的宋徽宗,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而只要见到了宋徽宗,在假装不认识的情况下,凭着老郑那晚的妙论,以及我那网络见识和忽悠能力,那还不让宋徽宗惊为天人,视为大贤。

    到时候,只要让宋徽宗明白了与金人联盟灭辽的害处。不与金人联盟,自可座山观虎斗,看着辽金两边掐架。那十几年后的靖康之耻,自然也就没有了。而他李民,也就可以舒舒服服的陪着宋徽宗一边吃喝玩乐,一边等着民族资产阶级爆发,使中国人民免去一个民族文明的倒退,提早演进到一个和谐的社会主义社会。

    李民打定主意:到时候,就算宋徽宗仰慕自己的才华,请自己当宰相,自己也绝对不干。

    宰相那玩意,日理万机,得处理多少国家大事。那玩艺儿太累,我才不去呢。

    最多,最多我给他出几个主意,让他把辽国和金国灭了,提前完成南北统一。然后,让他随便封个公爵王爷什么的,每年给个几十万的俸禄就行。到时候,再弄一个小小的府邸,也不用太大,有颐和园那么大,也就差不多凑合了。再然后,娶上几十个老婆,也不用太漂亮了,有个关芝林,王祖贤一类的,也就差不多了。等自己没事了,再随便整理一下学过的专业。建立一下近代工业体系,弄一个工业之父什么的。。。。。。

    只可惜,李民由使命感引发的意淫,还没达到最终的高潮,就被鲁熊,王六他们的惊恐之声,打断了。

    不过,李民看到鲁熊和王六那惊愕的样子。李民也随即意识到:现在是宋代,不是现代,刚才的那句话,在这个时代有点超前了。可话一出口,也收不回来了。

    李民只得装傻,打岔道:“老丈,京都怎么走?”

    那鲁熊听闻李民的问话,虽然还有些发懵。可还是顺口答道:“此地魏县,沿此路行五十余里,可至大名府。从大名府,沿着官道走,经龙王庙,五花营,南洛县,约四百余里,即可到达京都。走快的,四五日;走慢的,也用不了八九日。”

    李民听完有些发愣。虽然李民对北宋地理不熟。可李民却是看过水浒的。尤其是七星聚义,智劫生辰纲那一段,更是令人难忘。那书上,明明说的是从大名府至东京要走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黄泥冈、白沙坞、野云渡、赤松林等地。其中,杨志只是走到黄泥岗,就走了十四五日。怎么这个鲁熊却说只要走个四五日,八九日就到了?

    不过,李民倒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而且也知道这个鲁熊老汉,没有诓骗自己的必要。只是暗中一笑:也是,小说中的东西,怎么当的了真。还是老郑说的对,小说,历史这些东西,都是有水分的,只能当参考。

    李民心宽,智快,没钻那牛角尖。随手把那道路问题,丢在一边。不过,通过这件事,李民却很想知道水浒传这东西,到底有多少的水分。毕竟,那鲁熊刚刚说过:南方腊北宋江,天王麒麟镇八方。这方腊宋江,总还是有的。那水浒传,还是有点沾边的东西。而自己对这个年代的认识,又大多集中在这些野史传记中。不清楚这些东西的水分有多大。真要用上了,闹笑话,那还是好的。弄不好,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此外,李民也实在想知道,这宋江方腊俩大造反头子,又怎么成了江湖上的枭雄豪杰?

    要知道,那宋江,没造反前,明明是一介官吏,怎么又扯到江湖大佬上去了?难道,此时的宋江就已经上了梁山,当了头领,造了反不成?

    故此,李民随意的让王六替鲁熊挑了担子,在前面领路。自己却与鲁熊老汉,一边走,一边攀谈起来。

    聊过几句闲语。李民随即向鲁熊请教起江湖局势。

    那鲁熊本就有心提点李民这些,闻李民主动询问,当即毫不保留的说道:“这江湖豪杰,义气名望为先。而论起当今义气名望,那末过于南方的方腊,北边的宋江。那方腊,睦州青溪人。乃摩尼教中的清净、光明、大力、智慧四大使徒中智慧使徒。平日里,寄身漆工之中。传播教义,身体力行。又为人豪爽,仗义疏财,实乃是东南一等一的好汉。。。。。。”

    李民听得暗暗吃惊。李民还真没想到,这方腊没起义前,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名头。跟以前书中记载的漆园雇工身份,大大的不符。

    不过,李民细思之下,倒也觉得有脉络可循。

    这方腊要是没有点有根基的话,凭什么他一号召起义,就有那么多的人信服他?还有那么多的高手谋士投靠他?简直就是一呼百应,短短数日内就聚齐了万余人造反。而且还立马就比正规军还厉害的打下半拉江南。这怎么可能?

    唯一的理由,那就是像老郑说的那样:真相往往掩盖在历史下。只是,方腊这个摩尼教智慧使徒的名号,却让李民不由自主的想起某****的大教主来。暗暗有些疙硬。

    而这时,鲁熊已经顺势说道:“若说那方腊是南方的第一好汉。这北方的好汉之首。则非宋江宋公明莫属了。那宋江,山东珲城县人。人称:及时雨,孝义黑三郎。虽寄身公门之中,只做一个小小的押司。可却义气为先。一支妙笔,不知多少好汉,受其恩惠,脱了性命。为人更是一诺千金,仗义疏财。凡是慕其名而访的好汉。无不受其招待,感其恩义。实乃是山东的魁首。。。。。。”

    李民很是奇怪:虽然这宋江倒也与水浒的介绍相仿,可这官,怎么也成了江湖上的好汉了?

    不过,李民也就奇怪了一会儿。可随着听闻:‘一支妙笔’,‘脱了性命’,以及‘仗义疏财’,‘受其招待’。李民也就有些意会过来了。

    要知道李民必竟是一个现代人,思考问题。少了许多古代得条条框框不说,更多了许多现代得见识。而互联网上得那种贪官报道,更是屡见不鲜。以李民的智商和现代见闻阅历。李民不难想象:这个有着江湖上若大名望的宋江,十有八九,就是一个黑质而白章的地方老大,官匪一家的保护伞。

    不然的话,只凭一个小小押司的工资,凭什么能如此仗义疏财?而那鲁熊所说的一支妙笔,不知多少好汉受其恩惠,脱了性命。说白了,更绝对类似现代监狱长谢红军包庇大连的黑老大邹显卫那种违法乱纪的行为。只是不知道那宋江,究竟是解救遭迫害的好人多些。还是纯粹给那些黑帮当保护伞多些罢了。

    故此,李民此时虽然还没见着宋江,可只是如此联想,就足以让李民对这个让鲁熊连口称赞的宋江,产生了一种厌恶的情感。再加上李民看水浒时,对宋江的投降主义和假仁假义得不欣赏。宋江在李民心中的形象,那算是彻底完了。

    没办法,李民虽然算不上一个纯粹的耿直之人,可贪污、受贿、渎职不说,还伪善。那就很让人受不了了。

    好在,李民一心想找宋徽宗,只想在提醒宋徽宗别与金联盟的情况下。做一个陪宋徽宗吃喝玩乐的御用闲人,根本没准备在江湖上混,方腊宋江引起的小小堵心,随即抛去一边。随口向鲁熊问道:“那天王麒麟镇八方,又是何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