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逼上梁山 > 第九回 要高调

第九回 要高调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高调还是低调,这也是一个问题。

    而我,貌似在不经意中,已经犯了这么一个问题。一个攸关我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没别的。无数本书都论述过了,一个人骤然来到古代,或者某个异时空。做人,一定要低调。只有保持低调,这才能让对手看不透,以及轻忽。这才能敌手找麻烦时,能有更多的底牌,一举翻身。啸傲风云。

    而我?

    我最近老嚷着见皇上,又满口神仙,仙宝的。在这个年代,实在算不上低调,这要是招人注意了,那我岂不是麻烦了?

    就像今天,那金叶子若不是给了鲁熊,鲁熊又把王六镇乎住了,那地头蛇王六,指不定就找些匪人来。那我岂不是刚来就玩完了?

    李民越想,越有些惶恐不安。

    不过,恐惧不愧是人类得以进步的原动力之一。李民在自我恐惧中,那脑筋也是转的飞快。

    猛然间,李民突然意识到:不对啊!就这个年代。就算我不高调。那也照样有人找麻烦的啊。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像王六和那店伙计那样的小鬼,就算我不高调,他们不是一样要找我麻烦?他们这种人,不敢惹什么大人物,可对那种看起来低调平凡的,绝对是能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而我,又不像那些奉行着低调,可却都是一些有真本事的人。不是什么特种兵,就是什么大魔导,要不就是什么大仙。能在有麻烦的时候,一举从肥猪便成老虎。

    像我这么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既没有特种兵的身手,又没有什么异术超能。刚来这个时代,甚至连人脉网络等潜势力都没有。就算我能凭借从现代带来的金叶子和手表等物,换到大量的金钱。那也没有足够的实力来保护我。到时候,我再这么低调一下,引得像找乐子的楞头青,随便捏估我一下,我又没那个翻手为云的本事,岂不是一下就让人给捏残了?

    不行!不行!闲书上的东西都是瞎说,都是本着作者是上帝的套子胡诌。信他们的,我就死定了。在没有真正实力之前,做人一定不能低调。绝对要高调,高调,再高调。拉大旗,扯虎皮,先把外人蒙住了,借机积攒出实力,然后再说别的什么,那才是真格的。

    而且,我现在也说了见皇上的大话,就是想默默无闻的低调,那也不可能了。只能先借着宋徽宗这张大虎皮,继续蒙下去了。

    最少,现在那个开碑手鲁熊就被我蒙住了;机灵鬼王六也算是有点认头作我的小弟了。这就是好的开始。何况,见宋徽宗,本就是我最后应承老郑的事,而我又因此来到这个时代,这绝对是我来到这里的使命。我一定要做到!

    想到这里,李民的使命感,再次成了李民的精神寄托。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时代,没有点精神寄托,人还真是很容易迷茫的。

    此时,李民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计划,终于彻底打实了。

    第一目标:取得宋徽宗的信任。成为类似国师一样的闲散政治顾问。

    只是,要得到宋徽宗的信任,最少要先见到宋徽宗,其次才能谈得上展露见识,忽悠宋徽宗。而要见到宋徽宗,除了要抵达东京之外,还要有门路。

    而这个门路,李民最初构想的,很简单。那就是学宋江,搭李师师这条线。

    如此一来,李民第一计划的整个方略,那就是:上东京,找李师师,收买李师师,见宋徽宗,忽悠宋徽宗。

    而如今,李民细思之下,却觉得这个方略有些浮躁了,浅薄了。别的不说,单只是把所有计划的关键,都押在了一个李师师身上,全都因人成事,没有办分主动,这就绝对算不上什么好计划。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第一,如果小说和史实出入大,找不到李师师怎么办?

    第二,就算找到李师师,李师师不合作,又怎么办?

    第三,就算李师师合作的好,也因此见到了宋徽宗,并取得了宋徽宗的信任。可光凭这个关系,宋朝的群臣又凭什么高看自己一眼,宋徽宗又能以什么明目给自己官职?而且还是又大又清闲得官?

    而且,走女人路线,就算取得了宋徽宗的信任,并在宋徽宗的强力力挺下,当了大官,按照古人的思路,却也难免被打上弄臣的烙印,到时候,除了依附蔡京一党,专心做一个小丑弄臣之外,要想做一个可以引导历史走向的国师,而且还清高逍遥的世外高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细思之下,李民不禁有些头疼。想当初,李民就是不愿意考虑这些,这才蹲在了维修组,一直没有动换。可现在,为了生存,为了使命,却不得不仔细计划了。

    不要说什么等机会到了,一切自然而然就都实现了。

    那绝对是自欺欺人的阿Q。机会永远都眷顾那些事先准备充分的人。只有事前做足了功课,有了充分的准备,那才能在机会闪现的那一刻,牢牢的把握住它。

    好在,李民以前不去思考这些,那只是李民安于现状,已及豁达的本性。并不是李民心思不足。

    随着李民的思索,李民猛然在这夜色笼罩的客房内,看见公文包中有一物光华闪烁,顿时大喜:就是它了!有了它,有多高调,就多高调。到时候,弄它一个沸沸扬扬的,堂堂正正的去见皇上。如此一来,李师师那条线,也就可有可无了。搭上了,一明一暗,互为表里,也可相辅相成。搭不上,也不至于影响了见那宋徽宗。

    只是,这样的话,一时半会儿,还撇开那鲁熊不得。到时候,鲁熊把他那女儿如花缠上来,却是麻烦。难道,为了生存,我就要牺牲我的终身幸福不成?

    李民刚刚考虑好了人生发展计划,却又不禁陷入了包办婚姻的忧愁之中。

    没别的,就鲁熊那种热情的,积极的,推销处理闺女的态度,实在让李民害怕。正所谓:便宜没好货。何况鲁熊都亲口说过他女儿大啦,力能裂石开碑了。就这些评价,哪个能用在一个好女孩的身上。

    而偏偏婚姻幸福,又是李民在平安生存基础上的首要追求。若是李民没有别的出路,李民也就认了,可李民如今明明有着大好的希望,这让李民如何能认头?

    就在李民这胡思乱想中,李民终于在一天的劳累,以及过度用脑中,昏昏睡去。只待明天进城,大大地高调一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