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逼上梁山 > 第十回 识时务者为俊杰

第十回 识时务者为俊杰

“砰砰砰”

    “女婿。起了。我们要上路了。”

    一阵敲门声,把李民从睡梦中惊醒。李民习惯性的看了一下表,才十二点。李民气的张口就想喊:这才几点,还让不让人活了。

    可李民随即意识到:这不是家里。不是老郑叫早。这里是宋代的客栈,门外叫早的是鲁熊。而且,自己的手表来到这个时空后,还没有校准时间,现在到底是几点,也是做不得准的。

    李民连忙应了一声:“起了。这就来。”随即穿衣起床。

    出的门外,天果然还黑着呢。李民微微有些不满。虽然赶早走夜路,是昨天早就说好的。可哪有半夜十二点就走的。这也太早了吧。

    李民当即向鲁熊说道:“叔,现在走,是不是早了些?”

    昨夜,鲁熊虽没能让李民改口叫丈人,认下这门亲。可却也成功地让李民对其叫叔,并默认了女婿这个称呼。

    此时,鲁熊挑着个灯笼站在那里,听着李民叫着叔,心里那个美啊,盘算着李民什么时候把这个叔改成爹,成为自己的上门女婿,那就更美了。

    故此,在李民问完后,乐呵呵的说道:“女婿。不早了。现在已是三更。等咱们走到城里,差不多也是晌午时分了。”

    李民当即一阵愕然,没盘算过来这三更,应是几点。不过,晌午,以及接下来的路程,却让意识接下来,最少还要走半天。

    说实在的。李民昨天走了小半天,心qing动荡之下,还没觉得怎样。可这睡了半宿,却把这乏劲都勾上来了。一想到马上要走更远的路。不禁让李民暗暗头疼,忍不住偷偷抱怨:穿越过来,怎么也不带辆车。那怕不带汽车,把家里的山地车骑过来,也好这两条腿的11路公交啊。

    不过,李民抱怨归抱怨。在这生存环境的压力下,李民的适应力,还是很强的。李民随即振作精神,让鲁熊先去大堂等候,自己上趟厕所,找店家寻水洗漱一番。

    别说,宋代客栈的厕所,已经很有现代公厕的模式,虽然没有现代公厕整洁明亮,可却也是一小格一间的。只是那公厕中的小棍棍,很是锻炼了李民一把,让李民深刻的认识到这种厕筹比手纸的强大之处。同时也令李民定下了第二目标,有钱了,一定先搞出手纸来,率先提升华夏民众的生活质量。

    等李民搞好了个人卫生,来到大堂,店家早已经弄好了吃食。浓稠的南瓜粥,配上一些腌菜,到很是爽口。

    吃喝完毕,走在路上,李民很是惊奇的发现,虽然天还没亮,这个时代也没有路灯,可明亮的月光,以及满天星辰的照耀下,夜路也不是很难走。想是此时的天空还没有那么多的工业污染,更没有什么光污染的缘故。

    李民不禁暗暗有些感叹:二十一世纪,什么都好,可要是想看这么多的星星,实在是太难了。难道,这就是人类为了进化所付出的代价?

    时空的转换,以及最近不断的思索计划,让李民也有点小小的哲人起来。

    不过,很快李民就再次认识到:莫道行人早,更有早行人的这句古话。通往大名府的这条土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很是不少。

    李民一边暗暗感叹先辈们的勤奋,一边把自己昨夜所思的计划,跟鲁熊说了一番。

    鲁熊听完,虽然觉得有些胆大,可却也觉得这不失是一个通天的好路子。而且,鲁熊这个老江湖,虽然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可这点胆量,那却是不缺的。而那王六,虽然没人在意他的意见,可却也是一个闹事的主,听闻李民计划,也是连声吹捧。这就更让鲁熊觉得自己这个女婿不仅有福源,更有胆量了。

    鲁熊当即乐呵呵的笑道:“女婿的主意不错,就怕那州官不识时务,想贪女婿的富贵,总是麻烦。不如女婿先随我回家,然后多走一些乡亲和商家,引得众人皆知,再去见官,想来更稳妥一些。”

    李民的本意,就是想闹大,好让所有人都知道,然后他好扯着见皇上这面大旗,让所有人都不敢触摸他这纸老虎。故此,鲁熊的说法,正合李民本意。只是,先到鲁熊家,就难免要接触到鲁熊那女儿,这又让李民很是不甘。

    不过,这原本也是李民意料之中的,为了生存和使命,李民也就暂时忍了。

    简短截说,晌午将近的时候,李民等人已经进了大名府,来到鲁熊家门口切近。只是,李民想校对手表的想法,却没得以实现。感情,这个时候的百姓,对时间观念,跟本没有什么重视,一般都是看日头的方位,跟据经验,大致得出一个时间,就连更夫,也不过是根据更香的燃烧打点,稍微精确些的,也不过是在府衙一类得衙门,跟据日晷计时。只有极少部分人士,使用最精确地三联铜壶滴漏。所以,在这个年代,识时务者为俊杰,绝对不是一句空话。绝大部分人,都是不识时务的。像李民这样把时间精确到分秒,那更是没有。

    故此,在李民询问时间,展示手表时,又把鲁熊和王六震惊得够呛。同时也更让鲁熊觉得自己女婿不简单了。经能把天时运转,收于小小的罗盘之中,实在是神人也。

    而此时,当鲁熊回到他家附近,却也让李民看出,鲁熊在他们街坊中的名望确实不小。打从进街口起,问好声,那就接连不断。鲁熊一边笑着回应着,一边走到自家门前,拍打门环叫道:“玉儿,爹爹回来了。开门来。”

    李民打量着鲁熊这处宅院,这处在鲁熊口中不大,而且依着鲁熊的经济水准,应该只是一家普通家庭的宅院,可却绝对有着一处楼盘的大小,远比现代金领那二三百平的住宅,大的多了。独门独院,若是再起上二三层的小楼,说是某富豪的别墅,那也不成问题。

    李民不禁有些感叹现代人口膨胀带来的住房困难。要是在现代,能有这么大一处宅院,那得多好啊。

    就在李民感怀之时,宅院内一声惊喜轻脆的声音传来:“爹!你回来了,女儿这就给你开门。”

    李民闻听很是惊异:就鲁熊那老闺女,还能有这么嫩的声音,真是不易啊。

    不过,随着院门的打开,一个女人欢快的抱住鲁熊,李民就更是惊异了:这就是鲁熊的闺女么?怎么长这样啊?这鲁熊也太骗人了!太不像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