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逼上梁山 > 第十一回 不象话

第十一回 不象话

“不像话!没看到有客人么?这么大的姑娘了,也不知道稳重些,你想把我气死不成?”

    鲁熊吹胡子,瞪眼睛得训斥着自己闺女,随后又笑呵呵的对李民说道:“女婿,这是我家闺女玉儿。她娘死的早,野惯了,不成个样子。可心却是极好的。女婿不要笑阿。”

    李民心里明白,只看鲁熊看他闺女时,眼角透露出的无限爱意。说闺女,明显只是做做样子,以及希望闺女能在他李民面前表现好点,能像一个大家闺秀。

    只不过,鲁熊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闺女的这种活跃程度,那是无论如何也吓不到李民的。毕竟现代女孩的活跃度,比起鲁熊闺女来,那是只强不弱的。

    只是,李民虽没被鲁熊闺女吓倒。可李民对鲁熊本人的眼光和语言组织能力,却十二万分的不敢恭维起来。就眼前这小丫头,充其量也就十七八岁。这就是鲁熊口中大的不像话,愁得嫁不出去的姑娘?

    这简直没天理了?

    这么点岁数的小姑娘,着什么急了,我都二十七了,不也还是单身?而且,这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的,一幅午睡刚刚惊醒的样子,一双小手也嫩嫩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女版的州长啊。就这,还力能开碑裂石?这鲁熊别是江湖混惯了,不知道怎么夸自己女儿了吧。

    李民仔细打量着这个少女:只见其1米7不到的身高,长腿高腰。一双天足,白色的罗袜,半蹬着一双粉红色的绣鞋,脸庞端正清秀,头发有些蓬松没有束好,显然是正在午睡,突闻老爹回来,没来得及打扮就跑出来开门的模样。

    李民暗暗心动:这样的小女,就是现代也少见了。就算是竞选亚洲小姐拿不了第一,进前三,那也绝对是没问题的。配我?富于啊。虽然小点,可这里又没有婚姻法管着,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大不了,就当是美少女养成了。何况就是在现代八十七的老头,取二十七的,那都很多,我二十七的,找十七的,又怎么的?

    美色当前,一直没机会出手的李民,很是迅速的改变了当初的立场,觉得鲁熊这老头,也是满可爱的,包办婚姻也满不错的嘛。

    而那个鲁熊的闺女,先前猛然听鲁熊喊李民女婿,很是震惊的没有回过味来,可随后醒过味来,当即脸色泛红的看了李民一眼。随即发现李民正看着她,连忙偷眼巡视了一下自身的仪容。立马意识到自己衣冠不整,形象糟糕。顿时有些恼羞成怒的娇喝道:“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揍你!”

    说着,还捏起那粉嫩的小拳头,冲着李民狠狠得一晃。随后又抓着鲁熊的手摇道:“爹!女儿不嫁。”

    “胡闹!婚姻的事!哪有你说话的!”鲁熊很是不悦的说道。随即,鲁熊错了刚开始见到女儿的兴头,也留意到闺女得穿着有些不得体,生怕李民看轻,当即暴怒的骂道:“看看你穿成了什么样子,还不赶快进去规整好。若是让女婿看轻,不要你。看我不活活打死你!”

    鲁熊闺女当即委屈的差点哭出来。小嘴努努的。

    一旁的李民有心英雄救美,当即解围道:“叔,不碍的。玉儿如此,想是想念父亲的紧了,赤子之情,更见纯真,令人爱惜啊。”

    鲁熊尴尬的应道:“女婿,别嫌啊。这丫头平常不这样的。不这样的。”

    李民笑道:“叔。我刚才说的是真心话,你若不信,我可赋诗为证。”

    言罢,李民有心卖弄道:“忽闻一声爹爹来,绫罗帐内梦魂惊。揽衣推枕束秀发,芙蓉玉面懒梳妆。心喜出屋倒着履,花冠不整下堂来。赤子真情白衣动,恰似霓衫羽衣舞。”

    说完,李民暗自自得。虽然李民的古文水平也说不上多高,可李民这首,却绝对是有感而发的原创。绝不像其他书中的穿越者,光拿别人的文学作品,既不应时,也不对景的肆意盗用。弄个不三不四不说。还留下一堆烂尾的破绽。

    只是,李民万万没想到,那鲁熊闺女听完之后,很是好奇的说道:“你在说什么?是在说我么?说的真好听,可我怎么听不懂呢?我没跳舞啊。”

    而鲁熊则一脸狂喜的说道:“女婿说的好,说的好。这应该就是诗吧。说的真好听,比街底先生说的还好听。女婿真是大学问啊。大学问啊。”

    鲁熊虽然听得不是特明白,可在大宋这个年代,重文轻武的厉害,不仅仅是文人轻看武人,自视甚高。整个民众,那也绝对多数对有文化的人,高看一眼。这鲁熊本身不识字,本就对识字的,高看一眼。此时听李民发sao,觉得很顺口,而且自己还能猜出其中几分意思,顿时觉得自己女婿果然大才,绝不能错过。

    李民听得,差点羞愧的晕倒。李民万万没想到,虽然他李民古文水平不高,可他李民面前的这几位古人,却没一个是文化人,他李民说完,鲁熊这几个,全都是有听没有懂。让李民狠狠的明白了一把:古人,也不见得都是懂古文的。

    不过,李民卖弄,以及让鲁熊他们高看一眼得目的,还是完成的很彻底,稍微算是满足了一把李民的虚荣心。

    李民笑道:“叔,咱们是不是里面说,您在这夸我,自家人夸自家人,街坊们听了笑。”

    鲁熊当即大声说道:“女婿就是大才。我看哪个敢笑!他们羡慕还羡慕不过来呢。”

    不过,鲁熊虽这样说,还是把女儿推了进去,并引领李民进院喊到:“王婆,王婆。快些弄些酒菜来。女婿到家了。”

    直到这时,院内西屋,这才走出一个半百的婆子,合不拢嘴的笑道:“老爷,小姐也能嫁出去了。大喜啊,大喜啊。快让看看姑爷什么样?”

    说着,小跑到近前,围着李民看个不休。看得李民很是不好意思,那鲁熊的闺女玉儿,更是早就跑到屋里去了。

    鲁熊瞪大了眼睛喉道:“王婆!还不赶快弄酒菜去。”

    王婆浑没在意鲁熊的呼喝,依旧多看了李民两眼,这才满意的笑道:“我这就整治酒菜去。一定让姑爷吃的满意。”说着,一溜烟的跑了。

    鲁熊歉意的对李民说道:“女婿,玉儿从小没娘,我又要抄持生计,维持这个家,就请了这个婆子帮我照顾玉儿,照顾这个家,这么多年了,她就跟玉儿的娘一样。女婿莫笑啊。”

    李民无语。

    进得屋来,小丫头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翠绿的百褶荷叶裙,粉红的荷花袄,头上也梳了三个鬏,很是利落好看。看得李民更是心动。

    尤其是吃饭时,当着鲁熊的面,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更是让李民觉得,包办婚姻也不错啊。

    好在,李民还没忘却心中的那股使命感。吃完饭,就对鲁熊说道:“叔,咱们的计划,越早执行越好。不如我现在就动身吧。”

    鲁熊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也好。让玉儿陪你去吧。城里,她熟。我去联络一些街坊,好到时给你帮衬。”

    李民自觉和玉儿在吃饭时,熟了不少,这才不过是令个道,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而且还能联络一下俩人的感情。当即点了点头。

    只是,李民万万没想到,只不过是刚刚离开鲁熊的院子,他李民的考验,立马就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