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逼上梁山 > 第十四回 知识的力量

第十四回 知识的力量

鲁玉恶狠狠得瞪着李民,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家伙竟然如此可恶,竟然用如此龌龊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这到也不怪鲁玉气成这样。实在李民寻找的这个物件。实在太过分了。虽说此物,据说来历非凡,相传乃是天蓬元帅掌中神兵的原型。可他这个原型,毕竟不过是此时随处可见的耙犁。尤其是李民递给鲁玉的,还不是那比较干净的握把,而是那沾满污泥烂草,甚至驴马粪便的耙犁头。钉齿污垢,无处下手不说,还隐隐带有一股异味。这让鲁玉那粉嫩的小手,如何握得?

    这鲁玉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可毕竟也是个小家碧玉,平日里还有个王婆照顾,三餐不愁。除了练武嬉戏,哪摸过这种脏东西。

    然而,出乎鲁玉意料之外的是,李民竟然好似不是成心用这肮脏把戏来难为她似的。就在鲁玉刚刚抱怨出声,那李民就好像立马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当即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

    说完,也不嫌那耙犁头脏,随即把那耙犁倒转过来握住,把那比较干净的握把,递向了鲁玉。

    鲁玉心中顿时忽悠一下子。被李民这种体贴的落差弄得有些不适应。很自然的认为李民这是在照顾自己,刚才把耙犁头递给自己,不过是拿着耙犁的顺手行为,不是成心的。

    然而,鲁玉根本想不到,李民就是成心。李民为的就是让鲁玉嫌脏,他好不着痕迹的用那个耙犁头。李民暗自得意:小丫头,连字都不认识,谅你也不知道扭矩的奥妙。嘿嘿,任你武功盖世,也得吃这没文化的亏!

    李民待鲁玉心神恍惚的握住了耙犁柄,随即说道:“老婆,握好了。待我数到三,咱们就一块发力。谁握不住了,谁就算输。准备。一、二、三。”

    随着李民三字出口,鲁玉顿觉得一股巨力传来,双手紧握的耙犁杆,立时有握不住的感觉。鲁玉大惊之下,开碑掌力全吐。

    好家伙!李民顿时觉得手中一轻,力量使空,好悬没闪了腰。李民万万没想到,他这天衣无缝的妙计,竟然在鲁玉的绝对实力下,出了岔头。那结实的耙犁柄,竟然在鲁玉的开碑掌力下,化为了木屑,好好一个耙犁,从鲁玉握手处,断为了两截。

    李民惊叹之余,不禁暗自可惜:这耙犁杆怎么不是铁的呢?这要是天篷元帅那柄,这回我不就赢定了么?

    不过,就算如此,李民带给鲁玉的冲击,那也非同寻常。要知道,鲁玉可没受过扭矩方面的教育,理所当然地就把李民通过扭矩放大的力量,当成了李民本身的力量。而李民本身的力量,虽比不上项羽、李元霸那一类天生神力的变态。可却也比普通人大上不少。如今被着扭矩一放大,竟让鲁玉觉得李民的力量,可能比自己还大。

    鲁玉暗自嘀咕:这家伙天生神力不成?怎么这么大的力量?

    不过,鲁玉虽然已经有些心虚,可嘴上确还不服输的说道:“你找得这个耙犁不结实,如今咱们还怎么比?”

    李民对此也有些挠头。这鲁玉的掌力,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李民不愧是维修组的大忽悠,脑子就是好使。一眼看到王六找来的那条绳索,随即又有了主意。一边找些草叶,搽净了手,一边笑道:“这耙犁不经用,不如这样吧。你双手伸直,抓住这条绳子。如果我能用绳子把你双手拉近,那就证明我的力气比你大,如果你双手纹丝不动,就证明你的力气比我大。你觉得如何?”

    鲁玉想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随即认可的抓住那条绳子说道:“好。就这么办。”说完,不敢大意的扎了一个马步,伸平双手,运足力气于双臂的说道:“来吧!”

    只可惜,李民却没管她鲁玉运不运力气。慢条斯理的摇头说道:“这可不行。就这样一条绳子,万一承受不了咱们俩人的力气,又断裂了。那咱们俩,岂不是还要从比。不如我帮你多绕上几圈绳索。弄结实些,你看行不行?喂!行不行,你倒是说句话啊。”

    那鲁玉暗运一口丹田气,两臂都绷着劲呢。那有空开口说话。原本觉得李民说的有理,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可恨李民愣是无视,非要鲁玉开口落一个实话。鲁玉受其纠缠不过,也只能泻了这口气,不悦的说道:“我都点头了,你没看见麽。你缠就是了。怎么这么罗嗦?”

    李民笑道:“这终究是咱们俩人的比试。不说个清楚。一会儿你又不认账了。那岂不是麻烦。”

    “喂!我哪一次不认账。我不认账了,我还跟你比这一回干什么?”鲁玉顿时如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怒起来。

    李民连忙安抚道:“别误会。我只是确认一下罢了。咱们说好了,只要我能用这绳子,把你的双手拉动,拉近,就算我赢。对不对?”

    “对!”鲁玉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好,你准备好了。”

    鲁玉气鼓鼓的再次运气,拉直绳索。摆好了架势。

    李民随即也不客气的把那绳索剩余的部分,围着鲁玉的双手缠绕了起来。不多会儿,那长长的绳索,不仅把鲁玉双手覆盖满了,十几圈下来,径直覆盖到了鲁玉的小臂。就好像要把鲁玉包了粽子一样。

    鲁玉心中有气:不就是较一个力气么,至于缠这么多圈么?

    只是,鲁玉此时正运着气力,同时,鲁玉也懒得因为这点小事,与李民费话,反正双方通过绳子较力气,很公平。绳子缠多缠少,无所谓。

    可事实真的很公平么?

    只见李民最终缠好绳子后,很是随意的把绳子打了一个扣。随后岔开了手掌,冲着绳子比量着,好似琢磨怎么抓绳子顺手似的。却当即把鲁玉弄了一个满脸通红。

    却原来,鲁玉此时正扎着马步,平伸着双臂。李民的双手,虽说是冲着绳子比划着,可那掌势却也正好笼罩着鲁玉的胸部。鲁玉一个十七左右的大姑娘,被人这样比划着,能不羞么。只是,鲁玉此时也分不清李民这是有心,还是无意。一个大姑娘家,更是把这话说不出口,脑子顿时乱糟糟的。

    所幸,李民手掌比画了一下,可能觉得绳子绕的圈数太多,手掌握不过来,随即放弃了用手比划,拿起鲁玉握断的半截木把说道:“老婆,绳子不得握,我拿着木头别一下,可以么?”

    鲁玉刚刚被李民的手势,弄得心跳不已,只求李民的手别这么晃了,那想得到其他。何况,鲁玉也跟本想不出李民用短木别一下,和用手用力拉,有什么不同。当即重重的点了一下。

    “老婆,你点头就是同意了,我可动手了。”

    鲁玉再次的点了一下头。

    李民当即二话不说,随即把断木插在了绳索中间,双臂发力,很是轻松的一绞。鲁玉顿觉一股不可匹敌的巨力传来,任是鲁玉叫足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阻止双手相互靠拢。而那绕了数十圈的绳子,更是结实的厉害,如此巨力的较量下,竟然没有丝毫断裂的征兆。

    鲁玉沮丧万分的放弃了挣扎,灰心的说道:“我输了。”

    李民闻听,心中大喜:任你武功盖世,也不及我知识的力量。

    李民随即笑嘻嘻的帮鲁玉把绳索卸下,安慰道:“老婆,老婆输给老公,天经地义的。今后你乖乖的,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鲁玉连输两场,连今后的话语权也输掉了,虽然很是灰心,可对李民也算是认了。再加上又被李民老婆老公的叫了半天,自己也不知不觉中应了好几次,这心态转变起来,到也不是多么困难。只是有些拉不下脸来得说道:“你以后可不能欺负我。”

    李民当即大喜的一通甜言蜜语,哄的鲁玉高兴起来。高高兴兴地领着李民来到了全城最大的珠宝店。却不知这一来,又引出了一位盖世的英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