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逼上梁山 > 第十五回 我要了

第十五回 我要了

聚宝斋。

    大名府有名的老字号,相传兴建于五代时期,比大宋的建国时期还长。临街的门面,富丽堂皇。光大门就三米多高。三阶的白玉石阶,左右各有一个两米的青石怪兽。

    李民离老远看得时候,还以为是俩石狮子呢,直到了切近,才发觉那两个石雕,不是什么石狮子,而是两个青石的貔貅。门口的伙计,更是穿的干净利落,满脸笑容,精神饱满。

    李民看得暗自点头:这宋代的商家,到也好气派,绝不比那些现代的大商场差。

    就在此时,头前走的王六,已经自然进入角色,站在石阶下,冲着门口的伙计,大声地呼喝道:“我家主人有好生意照顾你家。赶快让你家掌柜的出来侍候。”

    李民暗暗点头:不错。这么大的门脸,这小六子竟然都没怯场。值得培养。

    那聚宝斋门口的伙计,那眼光多通透。虽然王六的一身打扮不怎么样。可跟在王六身后的李民,以这伙计多年的阅历,竟然也没看见过,更沽不出李民这身形头值多少钱。那伙计当即满脸带笑的对李民说道:“多谢大爷关照小店,里面请,我这就给你叫掌柜的去。”

    说着,伙计把李民让到了厅里坐下,又有人给李民端上来了茶水果品。不大会儿的工夫,一个四十左右,穿着穿这青色长衫的中年人,从里屋走出来,连声说道:“贵客驾临,小店招呼不周。恕罪,恕罪。在下就是这聚宝斋的掌柜。敢问贵客想看些什么?是古董,还是玉器?”

    这掌柜的,满脸笑容,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把李民三人,仔细的打量了一遍。当即纳闷不已。

    没别的,李民三人,那王六、鲁玉,掌柜的一眼就看的门清。只冲那王六的站姿和打扮,掌柜的就敢断定,这王六绝对是一个闲汉、泼皮。这种人,聚宝斋每月都要打发十几个,没有什么可在意的。而那个鲁玉,虽然长得姿色还不错,可冲其穿着,撑死也就是个小家碧玉。绝对算不上什么大贵客。不过,看其太阳穴高鼓,眼神倍亮。应该是一个练家子,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到也不可轻易得罪。

    惟有三人中的李民,一身衣裤,样式古怪,材料稀奇。坐在那里,气宇轩昂,不卑不亢。头上的发型,更是非僧非道,任凭掌柜的阅历非浅,也是看不出李民的深浅。更想不出这三种人,是怎么聚到一起的。以至于那掌柜的早已达到炉火纯青的门面功夫,竟然有了一丝动容。

    李民看在眼里,心中暗自得意:嘿嘿,没看过吧。一会儿还得让你开开眼界。

    此时的李民,对自身的这身行头,还很是满意的。要知道,自李民进城以来,以及鲁玉领着李民行走于街市上时,李民这身打扮,早已引来了不少注目礼。开始的时候,李民还有些不习惯,还准备先找一个成衣铺,换一身大众的服饰,免得招摇。

    可后来,李民却发现,大宋这个时代,服饰还是蛮开放,蛮多元化的。这街上,有围着兽皮的,也有穿着丝绸的,更有打着赤膊的。服饰有长有短,千奇百怪。颜色更是艳丽多端。什么色的都有。

    其中,李民就看过挺大得一个男人,穿着火红的大氅,头上却戴一个绿油油的壮士帽。李民就佩服不已。且不说这红配绿,单就冲他敢戴这么一顶绿帽子,李民就服了。李民是宁死也不穿这行头的。更别提那还有头上插花,鼻子上挂环,耳朵上挂环的了。

    相比起来,李民这身,除了更帅一些之外,倒也没有什么更标新立异的。

    而这时,站在李民身旁的王六,已经按照商量好的话,冲着掌柜的张扬的说道:“你这店里的物件。不过都是一些凡尘的俗物。能有什么入的我家主人的法眼。”

    掌柜的很是尴尬:有这么说话的么?

    李民一摆手,拦住了王六的话茬,训斥道:“胡说!退下!”随后又冲着掌柜的问道:“掌柜的贵姓?怎么称呼?”

    听闻李民的话音,掌柜的更是一惊:此人通语说的如此流利,虽与现今的官话略有差异,可却不带一丝方言,比我所见的那些官府中人说得还清楚,难道他是某个名门之后?

    (书中代言:通语就是大宋的官话。同时也叫雅言。中国古代官员来自全国各地,为了便于沟通,说大伙都能听明白的话,就成了潜规则。而这一起源,则来自孔子对雅言的推广。而北宋在我国历史上虽然常常受到周边少数民族的军事威胁,但北宋的经济和文化整个中国历史上也可以说是最为发达的,发达的经济与文化促使人们需要更多的交流,随着交流的频繁,官话也普及起来了,所以中古以来,宋代的官话普及是最广的,现在的河南全省,安徽大部,山东大部,湖北北部,江苏徐州地区基本上都属于河洛话的普及区,使用人口大概在两亿以上,如果说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普通话的话,则非河洛话莫属了。而现代普通话,是以北方语系为基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所谓的北方语系,严格来讲,并不是地理上的北方,在汉民族居住区,除了镇江以东的吴越语系,福建台湾的闵南语系,岭南的粤语系,以及客家话以外,其它地方的方言在定义上都属于北方语系。所以,现代人到宋代,只要不去南边,或者大辽和西夏,一般日常沟通,绝没问题。而且老百姓还绝对对你高看一眼。)

    那掌柜的当即恭敬的说道:“在下免贵姓王,单名一个茂字。受东家抬爱,添为此店掌柜。听贵客口音,不象是本地人,雅言说得比苏大学士那些个弟子还好。想是世家出身。名门之后。小店的前面的凡物自然入不了贵客得眼。可小店百年老号,却很有些镇店之宝。贵客若有意。可随我到后堂一观。”

    李民心说:看没问题。可我得有那个钱买啊。

    为了不让王掌柜继续误会下去,李民笑着说道:“王掌柜,看。就不用了。实不相瞒。我本是一个修真者。只因我红尘俗缘为断。我师又看北方天狼星犯帝宫。我大宋有一场大劫。故此命我下山送镇压国运的宝物给当今圣上,并享受凡尘富贵。待了断俗缘之后,再接我回山修炼。只是我下山来,却没有世间的财货。缺少路费。故此,这才想来贵店变卖一件随身之物。换些金钱。我那随从,是我下山途中收的,说话没个分寸,王掌柜的多包含啊。不知贵店可收宝物么?”

    王掌柜的闻言,直觉李民就是一个骗子。下意识的就要叫人把李民他们轰出去。可王掌柜的眼神一扫,却盯在了李民的手表上。要说李民的衣服皮鞋,虽然样式新颖,材料在这个年代也算稀奇。可像王掌柜的这种大方家,却也不放在眼里。可李民手表上的那块蓝宝石表蒙,以及表盘上的十二粒水钻,在王掌柜的眼里,那可是宝贝啊。而且,那表上还嘀嗒嘀嗒走着的秒针,更是让王掌柜的猜疑不定:这个罗盘怎么如此怪异?怎么还会自己动的?难道此人没说谎,真是一个修真者?可修真者又是什么?道士么?

    王掌柜的拿捏不定。有心看看李民准备变卖什么,反正王掌柜得自信以自己的双眼,普通的物事,绝对骗不了自己。若是平常,自家不要,也没有什么亏吃。

    王掌柜当即维持着笑脸说道:“贵客,小店虽然是卖宝贝的。可要真有好宝贝,只要价格合适,小店自然也是收的。不知贵客带了什么宝贝来,请拿出来让在下鉴定一下。在下虽然才疏学浅,可百宝录,异文记,还是读过的,一般的宝物,还是都知道一二的。”

    李民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随即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小盒,自然是那金叶子了。递给了王掌柜。

    王掌柜的打开一看,顿时也如鲁熊一样的惊呆了。这王掌柜的眼力,自然又比鲁熊高多。再怎么说,这王掌柜的也是一个珠宝古董方面的专业人士。可越是这种专业人士,越是明白这片金叶子的工艺,有多么的难。这在当时,是绝对无法达到的。更无法想象这么薄的金叶子,竟然还能镀金。

    在不敢破坏这完美工艺的情况下,王掌柜的愣是无法断定这金叶子的材质。可就算如此,单凭这工艺,以及这美感,王掌柜的已经认可了这金叶子的宝物价值。

    只是让王掌柜的比较尴尬的是,这李民拿出了金叶子,却丝毫没有说明这金叶子得来历。显然是在考较自己。可任是王掌柜搅尽了脑汁,也是想不出有什么类似金叶子的宝物传闻。可越是如此,越是让王掌柜的心痒。以王掌柜现如今在这珠宝行中的地位,要想找一个他还没听说过的宝贝,实在是太难了。

    本着务实,同时也是为了满足好奇心。王掌柜呵呵笑道:“贵客,恕在下眼拙。您这宝贝,我还真没见过,它这来历,还请贵客赐教。”

    不待李民回话,一旁的王六已经得意的卖弄道:“我家主人这宝物,那可非比寻常。相传,天地初开之时,九州大地有一灵根,通体如黄金所铸。名曰:黄金树。此树后为我家主人师傅所得,植于山上。此树。上应周天星辰,下压九州地火。中间有果有叶。那果,谓之:黄金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过三千年方得成熟。常人闻一闻,能活三百六。吃上一个,立刻霞举飞升,成就大罗金仙。而那叶:就是这黄金叶。”

    “啊?这就是黄金叶?吃了也能成仙?”这王掌柜也如王六当初初次听闻一般的叫了出来。

    李民暗自好笑:这个时代的人,怎么都想着成仙呢?

    而那王六却更是得意的卖弄道:“哼!那黄金叶,上应周天星辰。天上有多少星星,树上才有多少叶子。其中含有星辰瑞金之气,哪是凡人可以吃的。吃了,只能是暴体而亡。”

    王掌柜万分惋惜的念道:“可惜啊。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你我俗人,能见到这一片黄金树的落叶,就已经是万分福分了。还有什么可惜的?”王六随后又把这黄金树的落叶,夸耀了一番。最后,更是极端肯定的说道:“这黄金树的落叶,虽然内含的先天乙木长生灵气,大多丧失。可只是剩下的那么一点点,咱们凡人要是能带在身边,那就是享不尽的好处。邪魔不侵,那自不比说了。更可固本培元,延年益寿。就是六旬的老翁,也可换发生机,生儿育女。”

    李民本来听着,还觉得王六挺能说得,值得培养。可王六最后一句,却让李民暗暗皱眉,这东西哪能打包票的。这王六还是缺练,没被人得过漏。

    可还不待李民出言往回转,里屋猛然出来一个大汉,身穿宝蓝员外衫,头戴八楞员外冠。也不管别人,径直对着王六问道:“你刚才所说可真?”

    王六当即撇着嘴说道:“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自无半句虚假。我家主人的宝物,那哪有差的。这黄金叶,虽然世间少有,可却还比不得我家主人要献给皇上的宝物。岂能因骗你,而坏了我家主人的名声。我若有虚言,你尽可割了我的头去。”

    王六本就是一个混混,赌命发狠,那是常事,如今又对李民充满了信心。自然不容的别人怀疑。

    只可惜,从某些方面来说,王六也是一个被李民骗了家伙。他再发誓也是没用的。只是,对面那人,以及王掌柜的却不知道这些。而此时的人们纯朴,对誓言,还是比较相信的。而且,王六再三强调李民要给皇上献宝,更是让王掌柜和那个大汉,增添了许多信心。

    故此,王掌柜的更是爱不释手。而那个大汉更是直接对李民说道:“在下河北玉麒麟卢俊义,朋友,你的宝物,我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