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逍遥闲王 > 第十九章 打东边来了个和尚

第十九章 打东边来了个和尚

西亭古道,起自卢原,终于南旭,是北往南下的一段主要线路。

    西亭古道其实并不是在西边,更没有什么亭子,古道的边上也没有个叫西亭的城。至于为什么会叫西亭古道这个名字,赵瑛估计可能是因为卢原人的口音。

    卢原城外的古道旁,有座叫做齐鼎的山,而卢原人对于齐鼎的发音听上去更像是西厅、西廷又或者是西亭。也许当年就是某个南来的人,将这齐鼎山听成了西亭山,于是这个起于卢原的路就被叫做了西亭道。

    时光流转,当年的人枯冢上草都不知黄了几百回。不过京城还是原来的那个城,这西亭道上的人也就没有少过,只是这名字从西亭道慢慢的变成了西亭古道。

    而古道上的人,却更多了。

    西亭古道,一辆马车内。

    “喂,和尚。你一个出家人这么好逸恶劳真的好么?”赵瑛一脸鄙夷的看着坐在自己对座的和尚说道。

    赵瑛很不爽,因为好好的一个二人世界被一个中途跑过来要求搭便车的和尚给搅合了。要是个老和尚赵瑛可能还会出于尊老爱幼考虑考虑,然而这个要求搭便车的和尚太不像个和尚了。

    一炷香前。

    夕阳下。

    一个和尚,一身白衣,僧袍。踏步行走于道旁,不沾染一丝尘土,于古道西风下迎风飘扬。刚毅的眉宇,清澈的双眸,面容俊俏,气宇轩昂。

    飘飘然一副出世神僧的形象。

    只是这个和尚的第一句话就打破了赵瑛对于这个出世神僧的印象。

    “喂....前面的那个施主,麻烦带一下小僧。不要看了,就是说的施主你。”出世神僧嘹亮的一声喊叫,愣生生的将赵瑛的马车给停了下来。

    然而赵瑛瞥了一眼后面追着的和尚,二话不说的让吴志明继续赶车,只是这个和尚似乎还有点功力,穿着一身长袍僧衣,速度丝毫不减,眨眼间又追了上来。

    一把手搭在车窗上,边跟着车跑边说道,“施主,与人为善,与己方便。不若行个好事带小僧一程?”

    “不带。”

    “施主,你这样是不对的。佛曰,见到需要帮助之人就要去帮他。”和尚大踏步的跟着马车后面跑着,丝毫没有喘气的说道。

    赵瑛斜看着车窗边的俊俏和尚,质疑的问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你佛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

    “阿弥陀佛,我佛知一切因,一切果,自然说过这些。只不过现世佛经还没记录下来出来,等将来小僧写了自然就有了。”和尚微微一笑,宛若刹那花开。

    “那也不带。”

    刚才还一脸笑意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哀求道:“施主,小僧都快饿死了,就可怜可怜小僧带小僧一程吧。”

    此时心地善良的清岚轻轻扯了扯赵瑛的衣袖,面露恳求的表情看着赵瑛。

    赵瑛无奈道:“吴志明,停车。”

    还没待赵瑛说让和尚上车,和尚就身形迅捷的打开车门跳上了车,灿如莲花的对着清岚笑道:“多谢女菩萨出手相助,不知小僧可否吃些东西填填肚子。”

    清岚微微一笑,将小桌上的糕点推向和尚,而和尚二话不说一手装起好几个就往嘴里塞去。

    “和尚,那是肉馅的。”赵瑛对着这个上车之后就没正眼看过他的和尚没好气的说道。

    然而和尚听了赵瑛的话却不为所动,依旧将手中的糕点吃下肚,完了打了个饱嗝,一脸疑惑的看着赵瑛,问道:“施主,你刚才说什么?”

    赵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说那死肉馅的。”

    “阿弥陀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况且小僧只是无知误食荤腥,想来佛祖也不会怪罪。”

    如果不听和尚说的话,只是看和尚的表情,恐怕只会以为对方是世上最虔诚最忠实的信徒。

    “喂,和尚。你一个出家人这么好逸恶劳真的好么?”赵瑛不爽的说道。

    和尚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笑若春风:“小僧并不是行脚僧,只不过是个四方云游的和尚罢了。”

    “还没有介绍,小僧法号悟空,自洛阳白马寺而来。”

    赵瑛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左右打量了下这个和尚,再次问道,“你法号叫什么?”

    和尚看着赵瑛的奇怪表情,很是不解道:“小僧法号悟空,有什么问题么?”

    赵瑛撇了撇嘴,叹道:“没问题,没问题。不过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叫辩机。”

    和尚睁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赵瑛,“施主怎么知道我还有个叫辩机的师侄。”

    “.........”赵瑛彻底无语,“你那师侄也长的跟你一样帅么?”

    “帅?”

    赵瑛解释道:“就是英俊,俊俏,相貌不凡。”

    和尚难得腼腆的笑了下,“多谢施主赞誉。辩机师侄如今已经六十有三,现在肯定是不如小僧帅,至于年轻时有没有...”

    和尚停顿一下,想了下后说道:“估计也没有。”

    赵瑛直接略过了关于相貌讨论这个劣势话题,问道:“你一个和尚不老老实实在白马寺待着,四处跑干什么?”

    和尚双手合十,正色道:“小僧自幼出家,参悟我佛奥义,如今已有二十一年有余。寺中经典,佛门奥义。小僧皆以熟知,然而越是参悟,小僧越是困惑。因此小僧才离寺云游,期望能借红尘洗炼,以证果位。”

    “好大的一颗心,那你洗炼到了什么?”赵瑛望着面前这个跟大圣同名的和尚说道。

    “累,饿,苦,痛。”

    “没了?”

    “暂时是没了。”

    赵瑛呵呵一笑:“和尚,你是个实在的和尚。”

    “阿弥陀佛,小僧一直很实在。”和尚念了声佛号,面色真诚的说道。

    PS:先说声抱歉,那天早上临走忘记说了,直接断更了好几天,惭愧。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欠下多少债了,T_T。这几天在外地也没时间写,主要是没精力。不过貌似歇几天,没有时间的逼迫好像又找回了当初想写些东西时的感觉,而不是每天为了更新先扯出几千字在说。。。。。。。

    这个原本是想写个一万多字的大章的,名字之前在车上都想好了,就叫《和尚、道士、商人和王爷》,不过,呃鉴于能力有限,还是先码一张出来吧。

    (另:宗教知识极其匮乏,文中如有错误请指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