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三国之一品大将军 > 第四章 校场点兵

第四章 校场点兵

殷天旭辞别老妪和李平之后,快步走向李平所指引的北平校场,路上他打开李平给他的官府募兵文书,上面写着:“凡应令入伍者,一律前往北平校场拜见破虏校尉田豫,签字登记,不得有误!”

    殷天旭听李平说过这个破虏校尉,好像是个叫田豫的人,对这个人他还是知道的,他记得田豫是一个非常有气节的人也是公孙瓒手下的一个有能力的将领,但是公孙瓒却一直不能重用,最后公孙瓒失败死了之后,田豫便投奔了曹魏,这个人还很受刘备的器重,刘备曾经对田豫说:恨不与君共成大事也!

    还有刘备好几次想要把田豫搞到自己这边,但由于一些原因都没有成功,说明这个人还是有一些闪光点的,他这样想着。

    他边走边想,先是路过那个让他伤痕累累的包子铺,发现那个可恨的包子男并在摊上,暗笑:你给我等着;接着走过一家"北平酒楼”,里面卖着香喷喷的烤鸭,他心中暗想这不是就是北京烤鸭的祖先呢?有机会一定得来尝尝,想着口水都流到了身上,他慌忙从布包里取出个香葱大漠狠狠的咬了一口。。。

    殷天旭走了大约四五里路,终于来到北平位于土垠县的校场,所谓校场就是古代操练军马和比武之地。

    他向校场放眼望去,只见校场四下都是前来入伍的新兵,高矮胖瘦,良莠不齐,有的还自行带着木棍和刀枪,他不禁感到一阵沙场秋点兵的杀气向他袭来,不过相比之下,更多的还是那种男儿处世当建功立业的英雄之气在他身上弥漫开来。

    在校场的东南一角,许多新来的新兵蛋子正在排队等候签名登记,在他们的前面放着一个长桌和两把椅子,椅子上面坐着一个穿着铠甲还算威武的四十来岁的将领和一个书佐,殷天旭估摸那个将领应该就是破虏校尉田豫。

    走过一条两边都插着大刀和长枪的青石道路,殷天旭也来到了签名登记的地方,排在了这条长蛇队伍的最末,他的前面是像冬瓜一样胖的壮汉,身高六尺(两米),身高1.7的殷天旭抬头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不一会殷天旭的身后跟上来一个搜弱的小伙子,个子比殷天旭还矮小。。

    “这位-大哥,在下是应令-前来入-伍的,敢问登记入册是否就在此处?”那位瘦弱的小伙子轻轻的碰了碰前面的殷天旭,拱着手有点结巴地道。

    殷天旭回过身来发现这个小伙子不仅身材矮小瘦弱,而且面部蜡黄,明显的营养不良,但眼神却十分地明亮、坚定,这让他十分好奇。

    他转身凝视着那小伙,虽然自己感觉十分怪异,但却学着那小伙拱手的样子笑道:“正是此处!”

    ”多谢-大哥!在下孙小鱼,我乃-是北-平郡无-终县人,幸会!”那结巴小伙傻傻地笑着,继续问道。

    “在下殷--在下李平!乃此地徐无县人,幸会!”殷天旭猛然想起自己是代替李平从军的,急忙改道。

    殷天旭深知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在这乱世朋友自然是越多越好,所以他很耐心地应答。他曾经听李平说过北平郡下辖四个县城,分别是土垠、徐无、无终、俊靡,其中土垠乃是治所,他是代李平从军,自然是属于徐无县人。

    “我等-既是-同为乡-里,又有-幸同日为-兵为国-效命,还望李大哥多多照顾!”

    “呵呵。孙兄,客气了!那是自然!”殷天旭想起那小伙的名字,加上他说话老结巴和一副傻傻的样子,不觉有点好笑,不过还是强忍住了!

    殷天旭站得很无趣,见孙小鱼此人还算诚恳、老实,是个值得交的朋友,也就和他攀谈了起来,他们聊得十分开心。

    。。。。。。

    “孙兄,你有一个长兄,为何令母却叫你来投军呢?”

    “李大-哥,我母亲-嫌我太-笨,叫我-到军营里-面混口饭吃!不过我却不这么想。。。”孙小鱼很乐观地笑道。

    “哦?那你是怎么想的?”殷天旭已经察觉孙小鱼的母亲为了保全大儿子,而将傻傻的孙小鱼送上了危险非常的战场,于是有些同情望着还不知道的孙小鱼道。

    “李大-哥,说出-来你-可不要-笑我啊!”孙小鱼右手搔了搔后脑勺孩子般地笑着。

    “大哥不笑你,你说!”

    “我想好了,我要做-一位指-挥千军万-的大将军,让母-亲和哥哥不-再为自己被别-人瞧-不起!”孙小鱼眼神一转望着远处的天空,坚定地对殷天旭道,样子十分认真。

    殷天旭听到他说要做一名大将军的时候,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当大将军可不是光努力就够的呀!”

    “说好-不-笑的,你还-笑人-家!”孙小鱼脸色一沉道。

    “好好好!不笑了!瞧你那小气样!”

    殷天旭见孙小鱼生气了,加上他又想起了那句‘嘲笑别人梦想的人是无耻的!’,顿时收敛起来。

    “小鱼儿,你一定能个大将军!好了吧,别生哥的气了!”殷天旭也不知道怎么就叫他小鱼儿了。

    “啊?等我当了大将军,再来找你算账,这次就算了!”小鱼儿开着玩笑道。

    殷天旭心里想着,自己又何尝不是想做一个能够呼风唤雨的人呢?可是,在这乱世之中,想要保命都难,更别。。。

    “国难当头,你们竟然来到此处还敢喧哗,真是放肆!”坐在田豫旁边的那个书佐实在看不下去了对殷天旭和孙小鱼二人大喝道。

    殷天旭被这声呵斥声吓住了,转过身来才发现排在他们前面的人都已经签完名走了,只剩下他和小鱼儿两个人。

    “校尉大人,在下失礼了!”殷天旭上前对校尉田豫拱手低头道,他暗想刚开始就给田豫这位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日后他还怎么在他手下混,顿时上前行礼,希望能够挽回点印象分。

    “你们两个,在这签上你的名字,再去那边领取军服,穿戴整齐去操练场集合,等待太守大人训话!”那书佐指着领取军服的地方对殷天旭和孙小鱼喝道。

    “是,大-人!”孙小鱼结巴地说出这三个字。

    殷天旭还是会写简单的繁体字的,他拿起毛笔在一张很薄的宣纸上面写上了李平的名字,又帮小鱼儿写上了他的名字,因为小鱼儿压根就没念过书,不过这也丝毫不出殷天旭的意料。

    “你们二人,可是同乡?”田豫终于开口说话了,有点好奇地问道。

    “回大人话,他是无终县人,在下是徐无县人,算得上半个同乡!”殷天旭怕孙小鱼结巴说话再给田豫留下不好的印象,抢道。

    “原来如此!希望你们上战场之时不要再像今天一样是冲在最后面的人!”田豫正色道。

    殷天旭和孙小鱼被批的有点不好意思,互相对视了几下,异口同声对田豫拱手道:“绝对不会,校尉大人!”

    “那就好,去吧!太守还等着训话呢!"

    “是,大人!”两人应声而去。

    。。。。。。

    不一会儿,殷天旭就领到了军服,说是军服其实也就是在颜色上面为了统一,以免作战之时发生自己人打自己人的事情,殷天旭还以为军服应该是锁子甲或者鱼鳞甲之类,起到保护身体的作用,听其他新兵说只有当官的才能穿上锁子甲呢,殷天旭暗想终有一天自己要穿上白金铠甲!

    “靠!小兵喽啰不是人啊!。。。”殷天旭暗想打战拼死活的士兵居然穿不上锁子甲,有点气愤道。

    “大哥,别-埋怨了!俺娘说了当官-人的命比-俺们的-金贵!”孙小鱼不知何时跑到了殷天旭的身后,接着他的话结结巴巴地道。

    殷天旭看孙小鱼穿好军服在他面前显摆的可爱样,也就不再多想了,将军服穿在了身上,勉强还算合身!

    他们穿戴好后,一起来到了北面操练场站好列队,等待着北平太守公孙瓒的到来。

    说起这公孙瓒,殷天旭其实并不陌生,公孙瓒字伯珪,汉族,辽西令支(今河北迁安)人,与刘备是同窗,在北方少数民族里面很有影响力,东汉末年献帝年间打败幽州牧刘虞占据幽州,在界桥之战中被给袁绍,最终杀死妻儿老小于易京自刎身死,也算是个壮志未酬的英雄。

    殷天旭放眼望去整个操练场站满了新入伍的士兵,大概算了一下大概有两千人左右,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整齐地排列着目光注视着前面的主席台,在古代应该叫做点将台才是,不过不像现在主席台上面还弄个顶遮风挡雨,这个点将台只是简单用青砖堆砌而成的四四方方的一个相对较高的平台而已。

    殷天旭幻想着自己站在点将台上的情景,顿时有点陶醉起来。

    田豫在点将台上面观察着底下这些新兵蛋子,面色沉重。

    “校尉大人,太守大人到了!”一个小校向田豫禀报道。

    “好,下去吧!”

    田豫点了点头,转身回望,确实有十几匹快马进了校场,他振了振精神,走下点将台等候公孙瓒前来。

    “田豫拜见主公!”田豫对公孙瓒拱手道:“主公,请登台训示!@”田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国让,有劳你了!”公孙瓒对田豫拱手道,身后跟十几个将领。

    公孙瓒站到点将台的中间,左右分别站着严纲、田豫、王门、关靖、公孙范等将领,殷天旭目光落在公孙瓒的身上。

    只见那公孙瓒全身穿着白金铠甲,腰挂三尺长剑,身披红色战袍,身高六尺,下巴和鼻梁下面布满胡子,约莫四十岁左右,这些与史书上描写的差不多,至于为人、性格这些不是殷天旭所能看出来的。

    公孙瓒向前迈了一小步,润了润喉咙,对下面这些新兵蛋子声音洪亮地慷慨道:“儿郎们!如今我大汉王朝已经到了危急存亡之时,先是宦官乱政,张角作乱,继而外臣祸国,四海嗟叹,现在正是。。。。!”

    公孙瓒话说道一半,被一飞马而来的小将打断。

    “启禀太守,小将是别部司马公孙越部将,奉司马大人之命,送来紧急军情!”那小将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汗滴,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书递给公孙瓒焦急地道。

    公孙瓒接过那份文书,急忙去除文书封口的红蜡,拿出里面的信件一看,原本不时露出笑容的脸上,不禁眉头一皱,双目睁得土豆大,瞬间失去了风采!

    殷天旭暗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