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之一品大将军 > 第五章 五百死士

第五章 五百死士

公孙瓒看过公孙越快马送来的军情急报之后,脸色大变,公孙瓒假装微笑着将手中书信递给田豫,其他诸将也都围了上来想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急报大致这样:“伯珪兄长,如今青州黄巾军再起,祸乱渤海郡县,先是六月初六攻破重合县,斩杀县令周朝;又于七月初十攻占高城县,生擒县令汤平;接着又在八月初一发动了对阳信、修县、浮阳、章武以及东光五县,经过三日激战,黄巾军攻克阳信、修县、浮阳、章武四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如今渤海全郡尚余南皮、东光二县,黄巾军数战皆胜,气焰日夜骄横,又于昨日聚兵十万向南皮、东光集结,渤海危矣!

    还望明公速领

    辽东精壮之士前来,以图早日剿灭黄巾余孽,不负万民所望,重振大汉天威!。。。。。别部司马公孙越拜上!”

    田豫,严纲等将看罢,一个个不知所措地交头接耳起来,似乎都想看看别人到底对这件事是什么看法?片刻之后,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北平太守公孙瓒的身上。

    殷天旭看到点将台上的公孙瓒连同诸将都是这死样子,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心中十分好奇,孙小鱼也是东瞻西望起来,他问殷天旭发生了什么大事,可是殷天旭哪里知道,只好耸了耸肩。

    。。。。。。

    “太守大人,这该如何是好?”都尉王门首先问道。、

    公孙瓒瞪了一眼王门,接着回望诸将,若有所思,不过并没有立刻说出自己的看法,而是对身边诸将道;“诸将莫要泄露了风声,待我先给这些小牛犊子训完话,再随我去郡府议事,决不可因此事而乱了众心,违令者军法从事。“

    “遵命!”公孙瓒手下诸将应道。

    。。。。。。

    “将士们!前方传来战报,青州黄巾围攻渤海,激战三天三夜,被我大汉官军成功击退,贼兵损失过半,这真是苍天助我大汉啊,如今前方战事吃紧,你等应早早做好心理准备,争取立功杀敌!。。。!”公孙瓒面带微笑的对场下的新兵笑道。

    殷天旭看着公孙瓒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知道他是为了稳定人心,以免恶报传开,造成军未至,而心已怯!不过,公孙瓒能够做到这一点,殷天旭倒觉得挺佩服的,看来真正的公孙瓒和演义上的公孙瓒还是区别很大的,至于有关公孙瓒的其他方面,看来他只能以后慢慢去发现了。

    公孙瓒先是安慰了一下在场的新兵,不过他说话时候的语气明显已经没有前面那样慷慨激昂了,但是他竭力掩饰着。

    半个小时的训话,殷天旭压根没听进去几句,他现在关心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使一郡太守如此头疼。

    公孙瓒训话完毕,率领诸将前去郡府议事,留田豫安排新兵的驻扎营地以及日后的操练,待安排完毕再回郡府参议军机。

    【北平郡府】

    公孙瓒坐在上首中央,公孙范、严纲、田楷、王门、关靖、邹丹、单经等诸将分两列坐定,他们面前各方有一个朱漆方台。

    “如今青州黄巾军攻南皮、东光甚急,渤海郡危在旦夕,众将以为此事应当如何?”公孙瓒回顾众将,面色凝重地问道。

    关靖乃是公孙瓒帐下兵曹,脾气火爆,他顿时义愤填膺站了起来对公孙瓒拱手道:“太守!区区黄巾,何足道哉!请拨军马一万,我必剿灭黄巾,扫平河北!”

    “士起!莫要冲动黄巾贼聚众十余万,其势甚大,不可轻敌啊!”邹丹乃是公孙瓒帐下功曹,他没等,公孙瓒回话,自己抢先劝阻关靖(字士起)。

    “文怀!你素来文弱,岂能知我等大丈夫之心!”关靖被人劝阻,顿时火气上来了。

    邹丹火气虽小,但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怎受得了关靖这番言语讥讽,顿时来了点小火,刚想站起来回击关靖,一旁的无终县令田楷大喝一声。

    “住口!时至今日,你二人竟然还逞口舌之争,诚为儿戏也!”田楷对关靖、邹丹大喝一声,接着起身对公孙瓒拱手道:“依某看来,黄巾军声势浩大,应当避其锋芒,另辟蹊径取之!”

    一直闷不做声的公孙瓒听出田楷已经有了应对之法,顿时来了精神笑道:“哦?介玉,你有良策?”

    “启禀太守,未寻得良策!”田楷有点不好意思地道。

    听了田楷的话,公孙瓒的眼睛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叹道:“还以为你有办法了呢?”

    “太守!末将虽没有办法,但有些话不得不说!”徐无县令单经请道。

    “有话就说!”

    “太守!如今我大汉内忧外患,内有董卓称霸于堂,孙坚、袁术、袁绍、曹操、刘焉、陶谦等称霸于野,外有乌桓等作乱于边陲,诚可谓群雄割据,各怀鬼胎!”单经沉着道:“想那渤海郡乃是冀州牧袁绍治下,今渤海危急,袁绍不发兵救援,实乃有私心也!”

    公孙瓒和众将一个个一脸狐疑地望着单经,急着想要听他下面的叙述。

    ”言耽!你接着说!”公孙瓒笑道。

    “太守!袁绍不发一兵,而只待我北平之兵,倘若黄巾为鹬,我军为蚌,岂不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乎?”单经解释道。

    众人听罢,恍然大悟,都纷纷点头。

    “言耽,如此看来,我若领兵前去,岂不是中了那袁绍小儿的奸计!可是若不去,州牧大人降罪下来,又该如何!”公孙瓒气愤道。

    单经虽然分析了出来,但是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应对,正在众人踌躇之时。

    “太守,非去不可!”一阵笑声从门外传来,来人正是北平校尉田豫。

    “国让,你来的正好!如何去得,快快道来!”

    “太守,你若不去,一则朝廷怪罪,二则失了大义!”田豫走近公孙瓒面前道。

    “如此还真是非去不可,想必国让已经有了去得的办法吧?快快说来与我听听!”公孙瓒急切地道。

    “黄巾虽众,然杂而又乱,良莠不齐,又纪律涣散,疏于管教!“田豫对公孙瓒道:“太守可秘选死士五百,携带马匹、酒食等物混入黄巾城中,太守率领一万骑兵埋伏在五里之外,待到半夜三更,死士于黄巾城内放火为号,黄巾必然大乱,太守率领骑兵掩杀,必定能一战成功!”

    众人听罢,一阵惊呼。

    “国让,如今黄巾已攻占渤海郡大半,占领多座县城,定不会将所有兵马驻扎在一个地方,依你所言,即使能够侥幸成功,可是并不能一举消灭全部黄巾,倘若由此变本加利,如之奈何?”俊靡县令严纲担忧地问道。

    公孙瓒和其他人也都怀疑地看着田豫,可田豫却十分沉着地笑道:“太守!我料黄巾功城无非为了粮食。金银等物,加上害怕朝廷从四面派兵围剿,必不会分兵据守,而是将大部分军队屯于浮阳、章武二城之中,以为掎角之势。”

    “国让,君何以知晓?难道你派人调查过了?”功曹邹丹疑问道。

    田豫笑道:“非也,先者张角之所以覆灭者,黄巾军分散乃是其中原因之一,今黄巾再起,我料必如此!”

    “国让,就算如你所言,那也只能攻下一座县城,那另一座又当如何呢?”公孙瓒听得倒是饶有兴趣,不过心里还是有些疑虑。

    “太守!浮阳若破,章武黄巾必定心惊胆寒,我军再与东光、南皮两县驻军三面合围章武,黄巾惧怕必定奔逃渡黄河,太守可在黄河岸边埋伏一军,待黄巾渡河到了一半,杀将出来,黄巾必将覆灭!”田豫缓缓地道。

    公孙瓒听了眉头稍稍舒展,突然府卫来报,前方有军情传来。

    ”启禀太守大人!公孙越大人命小的传来军情,如今黄巾将大部军马屯军浮阳、章武二城,抢掠完所下诸县之后,只留下一些残弱驻守其他县城,还望太守速速领军前来,东光、南皮两县县令已经准备好配合太守行动!“这位小校顾不得擦拭身上的汗水,急切地道。

    ”好,知道了!你回去告诉子退,叫他注意黄巾动向,务必小心!”公孙瓒嘱咐道:“来人,带他下去吃些东西!”

    一个守卫应声而出答道:“是!”,接着领着那位小校而去。

    公孙瓒听完小校的禀报,一脸惊讶地望着田豫,心中大喜道:“国让,卿真是料事如神也!”

    其他将领对田豫也是一番恭维,唯有严纲颇为不屑。

    “众将,我觉国让之计可行,你们以为如何啊!”公孙瓒回望手下诸将道。、

    “全听太守决断!”除了严纲,其他诸将都答道。

    公孙瓒见严纲没有说话,笑问道:“公礼,为何不说话,难道你不同意?”

    “太守,末将不敢!只是有些忧虑,这五百死士也是五百条性命,若是没有一个有能力地人带领他们,我怕他们是有去无回啊!”严纲眼睛扫了一眼田豫,对公孙瓒道。

    “公礼,说的甚是!国让,依你看应有何人带领他们前去呢?”公孙瓒问道。

    “太守,此计是我出,我看没有比我再适合的了!末将愿往!”田豫心里明白这是严纲这小子想摆他的道,他知道严纲向来与他不和,经常和他作对,所以当然了解严纲的想法,加上田豫为人性宽,也真觉得自己最合适,也就主动请缨道。

    “国让,此去凶险,你可要想清楚啊!还是换别人去吧?”严纲假惺惺地劝阻道,心中偷笑,暗想这一去,你田豫不死也得脱层皮!

    田豫一眼就看穿了严纲的心思,笑道:“公礼,为朝廷效命,何惜个人生死!”

    “说的好!国让,此计若成,我当表你首功!”公孙瓒一下子站了起来,赞道:“国让,你立即着手从辽东精锐中选出五百军士,赏给他们每人十两银子,待到功成之日,再另外论功行赏!”

    “谢太守,不过。。。。”田豫担忧道:“黄巾中不乏奸猾之辈,若是从精锐中挑选这五百人,难免再他们面前会露出破绽,不如就在这新招募的两千新兵中抓阄选取,他们本来就是百姓,进入军中时日也不多,与黄巾军更能融合到一起,请太守定夺!”

    公孙瓒听了田豫的分析,觉得说的有理,笑道:“还是国让考虑周全,你就在那些新兵蛋子中抓阄选吧!”接着又道:“你带上所需要的粮食等物,三日后秘密开拔,先于别部司马公孙越回合,了解一下最新军情!”

    “是,太守!”田豫听罢,领命而去。

    此时的殷天旭已经被安排在了营地休息,但他一点也睡不着,不是因为营帐之内都是脚臭味,而是因为他心中的疑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