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三国之一品大将军 > 第六章 掷樽为誓

第六章 掷樽为誓

【北平校场】

    “咚!咚!咚!。。。“第二天一早,营帐之外响起了阵阵锣鼓声。

    殷天旭就被锣鼓声惊醒,说是校尉田豫有事宣布,让新入伍的新兵立刻前往校场。

    殷天旭心中疑惑,不知道接下来又有什么事情发生,刚紧用冷水吻了一下脸,便匆忙去校场了,他战战兢兢地立在校场的第二排靠左的位置,孙小鱼在他之前早早就到了,这次孙小鱼排在了他的左手边。

    不止是殷天旭,其他新兵一个个也都惶恐不安地向点将台望去,只见田豫大步向点将台这边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校,手里抱着一个木匣子,木匣子朝上的那面中间有一个放得下一只手的小口。

    殷天旭看着那个神秘的木匣子,心里一阵嘀咕,这个田豫要干什么?难道要高抽奖活动?

    “弟兄们,在这个木匣里面放着画了两种颜色圆圈的纸片,现在你们一列列地上来摸取一张,摸取之后,若为黑色圆圈仍回归本队,若为红色就到我身后列队!”田豫指着那个神秘的木匣对那些新兵道。

    场下的新兵听了,一个个心中都觉得十分好奇,不知道田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只好照做了。

    田豫话音刚落,便示意新兵们开始,新兵们一个个上台都摸取了一张纸片,摸到黑色的按照田豫说的仍回到队中,摸到红色的就在田豫身后的一部分空地上重新排好队伍。

    经过一个时辰,每个人都摸过了,也都照田豫所说的做了,可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疑惑,殷天旭和孙小鱼也是如此,他们两个都摸到红色圆圈,也就是属于站到田豫身后的那队人!孙小鱼不时地问殷天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殷天旭只是淡淡地告诉孙小鱼说可能是要我们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吧。

    殷天旭之所以能够这样猜想,是因为他以前在黑龙帮的时候,那些黑老大就用过这种抓阄的方式,只不过他们那时所用的是‘生’或‘死’二字,抽到‘死’字的人将会被作为待罪羔羊,为帮会献身!

    他这么一联想,也就想到了田豫可能是想选些人去做什么事情,至于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

    “武千夫,接下来他们就交给你训练,你可要对他们严厉点,待我远行回来,我要看你的成果!”田豫对他随身的那个千夫长轻声道。

    那个千夫长一听,顿时来了干劲道:“是,校尉大人,属下一定不负所望!”

    “好,那我就放心了!”田豫拍了拍武千夫的左肩笑道。

    田豫交代完武千夫之后,随即对殷天旭和孙小鱼所在的那支五百人的队伍命令道:“这边的兄弟,现在你们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暂且回营帐休息,待到日落之时,再一起来我田豫府上,我有要事与大家相商!”

    “啊?”“呀?”“什么?校尉请我们吃晚饭?”殷天旭所在那队士兵听罢,一个个不禁惊呆了。

    “不要吵,听明白没有!”田豫脸色一沉大喝道。

    刚刚还觉得有些好玩的士兵听到田豫嘶吼之声,顿时连忙齐声答道:“听到!”

    “听到就好,勿要误了时间!违令者军法从事!”田豫接着道。

    “是!”

    田豫把要对那五百人的队伍所说的话讲完之后,转身对那千夫长作揖一下,便离开了校场。

    殷天旭他们见田豫离开了校场,他们也多多纷纷返回了营帐,只留下武千夫和那剩下的新兵在那里进行队列训练。

    回来营帐的殷天旭和孙小鱼怎么也坐不住,心中真是一个‘闷’字能够形容,那简直是好像几只蚂蚁在他们的心上爬来爬去,弄得他们心里总觉得痒痒的,其他新兵也是一样,他们都感觉‘田豫所说的日落时分’来的真的太慢太慢了。

    殷天旭他们只好三五结队,四五成群闲聊田豫晚上请他们去他府上会是何事?火柴棍瘦子笑着说:“可能是校尉大人觉得家里冷清,想请大家去他府上热闹热闹吧?”,殷天旭看着火柴棍瘦子,觉得这家伙纯粹是无稽之谈,纯属于哗众取宠!

    一旁的大胡子猜测:“可能是太守大人和校尉大人打赌赢了,对校尉输了的惩罚就是请新兵中的部分人吃一顿!”,殷天旭觉得这大胡子还真是想象力丰富。

    当他们问道殷天旭的时候,殷天旭抬起头,语出惊人道:“依我看,十有八九应该是校尉大人有一项危险的人任务要指派给我们!”接着又道:“我看大伙不必乱猜了,待到校尉大人府上,自然就知道了!”

    在坐的四五个人一听殷天旭的话,似乎都觉得他所说的可能性较大,于是一个个都沉默了,如果真如殷天旭所说,那就意味着危险离他们不远了。

    殷天旭感觉到了从火柴棍和大胡子身上所弥漫的恐惧,顿时开玩笑道:“不过,也有可能是校尉大人要为某个大官建立一支卫队也说不定,真是这样我们可有好日子过了!”说着,殷天旭搔了搔后脑勺。

    众人听了知道他是在安慰大家心中的不安,也就跟着笑了笑。

    “大哥,要真是-这样,那我岂-不是没机会成-为大将-军了?我不干!”孙小鱼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一听殷天旭说是要给大官当卫兵,顿时不乐意起来,结结巴巴地道。

    众人见孙小鱼说要当大将军,还一嘴口吃,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殷天旭本来瞪一眼孙小鱼,可是发现大家彻底被他给都笑了,倒觉得他这话说的正是时候。

    在座几个人都以为孙小鱼是在开玩笑,给大家找乐子,只有殷天旭心里明白其实这正是孙小鱼的梦想。

    在闲聊的许久之后,太阳终于落了下去。

    “兄弟们,时间到了,咱们走吧!”殷天旭看见帐外天色渐渐暗了下去,起身对孙小鱼等几人道。

    。。。。

    【田豫府上】

    校尉田豫坐在中央,那五百新兵分坐下面两列,他们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个几案,几案之上放着鸡鸭鱼肉以及酒!

    “大人,五百军士已经全部到齐!”一个将官上前对田豫道。

    “好!府门关上,严禁任何人出入!”田豫喝道,

    “是,大人!”

    众人见请他们吃饭居然关起府门,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田豫见该来的都来了,站起身来,走到那五百军士中央,缓缓地将他与太守对付黄巾的计策对他们详细说了一遍,在坐的新兵被田豫的一番惊险之语吓得魂不附体,倒是殷天旭、孙小鱼、混吃滚、大胡子的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

    孙小鱼等三人见一切都被殷天旭说中了,不觉不安之外也有些对殷天旭的惊奇。

    “这不是叫我们去送死吗?”“这是谁出的馊主意啊?”。。。有些新兵埋怨道。

    田豫见众人心有不安,赶紧抚慰道:“这主意乃是我田豫自己出的,实不相瞒,我田豫也将于你们同去虎穴!”田豫接着又道:“管家,去把夫人叫出来!”

    “是,大人!”一个相貌朴实的老者回道。

    “什么?校尉大人也去啊!”有些新兵不禁惊讶道。

    不一会儿,从后堂走出一妇人,两手各拉着一个孩童,那妇人对田豫道:“夫君,要我前来,有何吩咐?”

    ”夫人,到我这边来!“田豫先是对那妇人道,接着转而对那些不安的新兵道:“弟兄们,想我田豫也是拖家带口之人,之所以敢赴死者,所为不过只求让他们过上安稳的日子,今天下盗贼四起,民不聊生,想我田豫虽亮不过萤火,也愿为博一个清平世界,不惜身死!”田豫面色沉重地望着左右两列五百新兵。

    殷天旭暗暗钦佩田豫真是个有才之人,居然能用这种方法激励将士,不觉心中也有些热血沸腾。

    那些不安的新兵看到身为破虏校尉的田豫都能背弃家人,不顾身死,想想自己不过乃是一无名草芥,在这乱世也何惜这条贱命,不如放手一搏,或许还能改变些什么。

    “校尉大人,小人愿随你前去!”一个大汉顿时站了起来对田豫抱拳道。

    “好!田豫承蒙不弃!"田豫脸色激动道。

    孙小鱼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反倒有些喜出望外,这次他没有结巴道:“校尉大人,小人也愿意!”

    殷天旭暗想原来结巴也是能够凭毅力控制住的?不禁觉得孙小鱼是很有趣的一个人。

    “田校尉,在下也愿往!”殷天旭见孙小鱼已经站了出去,心知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虽然这个机会伴随的危险性很大,但人生有时就是一场豪赌。

    田豫认出殷天旭和孙小鱼就是新兵签到那天排在最后的两个人,顿时眼睛一亮,脸色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其他众人见已经到了这步,再不站出来,怎么也说不过去,顿时统统站了出来齐声应道:”校尉大人,我们愿往!“

    田豫见已经说通了这五百人,脸上舒展了不少,他快步走向他身后的方台,端起倒满酒的酒樽道:“兄弟们都倒满酒樽!”

    殷天旭看了一眼他面前倒满酒的酒樽,顿时一惊,只见他面前的酒居然是黄黄的,难道汉代喝的不是白酒而是黄酒?不过他脑子一转,这种黄色可能是因为当时的酿造技术的不够纯熟所以含有的农作物杂质比较多,导致酒色偏黄,不过是黄酒还是白酒喝下去就知道了。

    田豫见众人都已倒满酒樽,慷慨激扬道:“弟兄们,请满饮此樽!”

    说罢,殷天旭等众人与田豫一饮而尽,田豫喝完擦了擦嘴,将酒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殷天旭等众人见了,也纷纷将酒樽摔倒了地上。

    顿时,大堂之上响起了‘咚!咚!‘的响声,殷天旭听上去,感觉场面十分豪装,这种情景他只能在电影上看过,没想到今天居然那么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摔酒樽的时候特别用力,哪知道酒樽被砸的飞了起来,正好击到前面大胡子的后脑勺,大胡子回过头来想看看谁砸的时候,殷天旭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贤弟,看没看见谁用酒樽砸的我?”大胡子一脸无辜地问道。

    “大哥,我没注意啊!”殷天旭十分尴尬地道。

    “弟兄们,从今天起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田豫嘶吼道,接着指着他的夫人和孩子对众人拱手道:“倘若我田豫不幸,我夫人和两个孩子就有劳兄弟们了!如果兄弟们中有谁不幸在先,我田豫愿竭力照顾他的家小!”

    “是!”众人齐声应道。

    殷天旭觉得田豫这番话说得实在有用,这几句完全化解了这些人的后顾之忧,使他们能够无所畏惧,不禁暗暗钦佩,好个田国让,看来跟着他混还是有前途的!

    接下来,田豫教众人继续饮酒,并按照公孙瓒的命令每人发了十两银子,并让他们第二天回家一次,与家人再聚一次,准备在后天傍晚开拔渤海郡!

    可是,正在众人饮酒之际,忽有前方战报传来,田豫听了。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