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三国之一品大将军 > 第十一章 计划败露

第十一章 计划败露

PS;各位书友,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你们的鼓励和批评对我同样重要!最后对书友‘leaf、;大菠萝的爱恋’;YY韩信YY;飞云V一刀想说:谢了!

    【章武城内】

    田豫和殷天旭等三人正在屋内闭目养神,忽然听到有人在重重地敲门,情绪十分害怕。

    殷天旭慌忙打开门,见那人正是大胡子,田豫抢先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校尉大人,不好了!我们中的一个弟兄半夜出来小解,一不小心被巡夜的黄巾抓去了!”大胡子紧张不安的道。

    殷天旭一听心想要出乱子了,田豫也是一阵,急问道:“什么!现在如何?”

    “哎,那小子胆子小,被黄巾一吓唬,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把什么都说了!”大胡子叹了一口气道。

    “什么!”田豫被这突发事情震惊了,简直不敢相信。

    殷天旭也是吃惊不小,旁边的孙小鱼那就更不用说了,但是殷天旭知道现在不是踌躇的时候了,不然,这五百弟兄就有可能枉死,一定得想想办法。

    “大人,快快决定,黄巾军已调大队人马来包围这里啦!”大胡子急得直跺脚。

    殷天旭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斩钉截铁道:“校尉,如今进退两难,不若放手一搏吧!”

    “是啊,大人!咱们和他们拼了!”孙小鱼和大胡子也觉得只有如此了。

    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田豫到了这个时候也黔驴技穷,顿时望着殷天旭等三人,冷冷一声:“叫起兄弟们,就是拼死也要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是,校尉大人!”殷天旭等三人点头应道,冲出了民房。

    只见,不远处的十几支火把蠕动着,火光照在那支黄巾穷凶极恶的脸上,殷天旭估摸那是黄巾的先头部队。

    五百死士中的很多人早就被外面的嘈杂之声惊动,纷纷跑出了屋子,一个个神情慌张地看着田豫。

    “弟兄们,如今我们的计划已经泄露!”田豫振臂呼喊道:“想要活命的跟我田豫一起杀到城楼之下,放下吊桥,待太守轻骑入城!”

    那些军士都是新兵,哪见过这般架势,顿时一个个拿着刀剑直颤抖,似乎被吓傻了。

    殷天旭见到众人毫无斗志,他的目光瞥了一下拴在不远处石柱上的马匹身上,眼光再一扫屋内的布袋,冷冷一笑。

    “校尉大人,何不将屋内硫磺布袋系于马尾,点燃布袋之后,再使马受惊,骏马必定狂奔不止,横冲直撞,如此必定能为我等冲开一条血路!”殷天旭顾不得许多,灵机一动道:“加上我等在紧随其后奋力厮杀,生死未可知也!”

    田豫听了不禁有些欣喜,众人也是眼前一亮。

    “此法甚好!”田豫沉道:“弟兄们,就按李平兄弟说的做!”

    “校尉大人,此法虽好,奈何我等手中没有绳索啊!”众人有点无奈道。

    田豫看了殷天旭一眼,殷天旭往马嘴上一看,顿时用带有些许命令语气:“可解马嘴之缰绳用之,赶紧!”

    。。。。。。

    众人很快就按照殷天旭所说的系好了几十匹战马,马尾统统绑着一个硫磺布袋,田豫一个手势,十个死士便立即拿火把点燃了马匹尾部的硫磺布袋,再用火把点着马尾,顿时发出’哧哧‘的着火声,那十匹战马受惊猛地向涌过来的黄巾军狂奔而去。

    “黄巾兄弟们,将他们统统杀掉,一个不留!”一个面貌还算清秀的黄巾将领手持凤嘴刀,对黄巾军道:“杀!”,此人正是渠帅卜通的副将苏俊,应能随机应变深受卜通宠爱。

    黄巾军冲到半路,看见十匹战马发了疯地朝他们冲过来,一个个纷纷躲闪,可是前部黄巾能闪过,后部黄巾就遭了殃,一个个被战马踢飞好远。

    苏俊见手下黄巾一个个被践踏而死,顿时命令道:“射死这些畜生!”

    ‘嗖嗖!嗖嗖!’无数箭支飞向那狂奔的十匹战马,战马顿时被射成了马蜂窝。

    黄巾将领苏军这次算是载了,眼看虽然战马被射死了,但是战马被射死之后,给黄巾造成的麻烦更大。

    要知道,那十匹战马之后拖着的是点着的硫磺布袋,当战马突然被射死之后,这些带火布袋因为惯性,一股脑儿飞向前方的黄巾军,顿时天空中如同下起了火雨,有的落在黄巾头上,有的落在房屋上面,火雨落处顿时一片火海,再加上硫磺上面还抹了麻油,更是烧的火焰四溅。

    接下去,又是第二波,第三波,如此,。。。。

    “救命啊!。。。”“烫死了!。。。”“妈呀,我的眼睛!。。。”黄巾军顿时想起一片片叫嚷声,死伤众多。

    【章武五里公孙瓒中军】

    公孙瓒率领轻骑兵一万驻中军,严纲率领三千白马义从以及两千轻骑兵为左军,田楷率领五千轻骑兵为右军,驻扎在章武城外十里出,只等章武火起为号。

    “已至丑时,为何章武城中还没动静?”公孙瓒回顾身边的严纲道。

    “太守,莫不是国让兄出了差错?”严纲不希望看到田豫活着,更不愿看到他成功。顿时有些幸灾乐祸。

    “太守,请看!章武起火了!”田楷指着火光,对公孙瓒惊道:“想必田校尉已经成功了,咱们快领兵前去吧!”

    公孙瓒看去,果真不假,顿时喝令:“众将听令,随我掩杀过去,势必拿下章武,取下卜通首级!”

    “遵命,太守!”严纲、田楷等将领命而去。

    ‘杀!‘....顿时山坡之上响起了排山倒海的喊杀之声。

    。。。。。。

    【章武城内】

    田豫看到苏俊率领的黄巾军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样子,立马心中重新燃起来希望,殷天旭和那五百死士自然也是斗志十足起来。

    田豫一行人所剩下的马匹已经不到百匹,田豫命令有马的骑上马,没马的跟在后面。

    “弟兄们,随我来!”田豫呐喊一阵:“将马匹赶向章武西城门!”,田豫不想再和苏俊多纠缠。

    田豫手持大刀,率领殷天旭等五百死士奔向城门方向,疾奔两百多丈下去,猛然发现迎头杀来又一批黄巾军马,为首一将正是张大牛。

    “好是你狗东西,原来是汉军走狗,看我不剁了你!”张大牛看着田豫,牙齿都咬出了血,恨不得生吃了让,他自知自己帮田豫等入城,吃罪不起,唯有拿下田豫人头,扫灭这支汉军内奸才能将功赎罪。

    田豫已经没时间跟他废话了,又是一个手势,立马又牵出十匹拖着硫磺布袋的战马,不过他们只剩下最后两波了,他们必须保留住最后一搏留到城门口。

    田豫对张大牛来个估计重演,张大牛率领的黄巾军纷纷找地方躲闪开来,不过由于此处地势开阔,不像方才对付苏俊是在一条巷子里面,所以此法的功效便大打折扣,不过冲开一条路还不是成问题的。

    田豫和殷天旭要的就是这一条通向城门下的路,他们跟在火马之后,挥舞着手中刀枪剑戟,顺势掩杀了过去。

    这一次黄巾被冲开之后,不一会儿又聚合起来,这下这五百死士也就难免被张大牛所部黄巾左右夹击,尤其是那些没有马匹的死士,只见留在后面的死士一个个被黄巾剁成了肉酱。

    手持长枪的殷天旭和田豫奔驰在队伍的最前面,看到身后的弟兄一个个被杀,顿时心中一阵一阵的颤抖,加上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时不时地让他喘不过起来,这是他在三国第一次见到杀人,而且还是杀这么多人。

    殷天旭从他发誓的那天起,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只见他忽左忽右,长枪突刺,接着战马的飞奔挑起了一个瘦弱的黄巾小兵,黄巾小兵‘啊!’惨叫一声飞出数丈开外,第一次取人性命比他想象的还要容易。

    田豫眼见西城门尽在眼前,章武县内喊声四起,睡梦中的黄巾纷纷起来朝西城门蜂拥过来,他知道再拖延下去只能成为黄巾刀下之鬼!

    “弟兄们!”田豫停下马来,眼见独眼黄巾率领四五百黄巾朝他们冲了上来,顿时大喝道:”下马点火,冲乱敌阵!”

    “是,校尉大人!”十几人应道。

    殷天旭看着那些拖着硫磺布袋的马匹,知道只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眼前的独眼黄巾就是他们最后一关,心情万分紧张。

    很快那十几个人就点燃了马尾,那些烈马顿时朝独眼黄巾冲了过去。

    “杀啊!”田豫一马当先,将剩余的百余骑加上一百步卒。一分为二,一部延缓张大牛的攻势,一部与自己一起冲向城门。

    突然,数十支乱箭从前面飞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殷天旭的面前陨落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