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之一品大将军 > 第十二章 血洒章武

第十二章 血洒章武

PS;各位书友,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你们的鼓励和批评对我同样重要!最后对书友‘leaf、;大菠萝的爱恋’;YY韩信YY;飞云V一刀想说:谢了!

    【章武城门口】

    殷天旭左躲右闪,总算没有被射到,就在暗自庆幸之时,突然发现其中一支飞箭正中大胡子的眉心,大胡子‘啊’一声,坠下马来。

    “大胡子兄弟!“殷天旭看着自己的一个好兄弟死了,顿时心中一阵悲伤,刚想下马去。

    “大哥,快走,他已经死了!”孙小鱼也是一脸忧伤地对殷天旭叫喊道。

    殷天旭被孙小鱼喝阻,大叫:“黄巾,快来受死!”,说罢,飞马上前,‘唰唰’几个黄巾被他刺穿咽喉,喷出几股鲜血!

    独眼黄巾可能和张大牛多喝了几杯酒,满面红光,被微风一吹,在马上东摇西摆。

    那些城门口的黄巾眼看战马疯了似的冲过来,一个个抱头鼠串,田豫举起大刀,对喝的醉醺醺的独眼黄巾,来了个手起刀落。在场黄巾见独眼黄巾被斩,战意顿时减却许多,而张大牛的那部分黄巾也被田豫的另外一支小队死死地拖住,虽然抵挡他的那百十兄弟已经战死的没几个,但殷天旭知道这也许就是想要胜利的代价。

    田豫回顾左右,发现只剩下殷天旭,孙小鱼,火柴棍等二十来个兄弟了,其他人的尸体都一路躺着,殷天旭看着他们一个个被砍得血肉模糊的样子,心中一阵阵地心麻,顿时由此升腾起一份男儿的热血。

    “校尉大人,你带几个人去放吊桥和开城门,这边有我们顶着!”殷天旭见城门口的黄巾已经被打散的差不多了,正是机会,对田豫嘶吼起来。

    “李平兄弟,你真是个汉子!”田豫对殷天旭作了一揖,转而对孙小鱼道:“孙小鱼你们两个去开城门,我自取放吊桥!”

    “哒哒哒。。。哒哒哒。。。”西城吗门外响起了地动山摇的马蹄声响。

    那五百死士中剩下的二十多人,突然听到城门之外人声传动,顿时心头欣喜万分,心想必定是太守率领大军来了,顿时心中又燃起了一股斗志。

    殷天旭二话没说,叫众人脱下上衣,再把那些黄巾尸体上的衣服扒下来,再找来所有能点火之物,放成一个半圈,点燃它们做成一个简易但实用的火墙,顿时火焰飞起,紧逼上来的黄巾一时半会过不来。

    殷太匈奴又一边叫他们取下黄巾身上的弓弩,隔着火墙朝黄巾军射箭,只见冲在最前面的黄巾一个个被箭矢射穿倒下。

    田豫和另外个死士,一路砍杀了十几个抵抗的小兵,来到了控制吊桥的轮轴旁,他们两个用尽全身力气才转动了轮轴,伴随着铁索‘卡啦!卡啦!’的摩擦声,吊桥很快掉落到地面,发出‘哐’的一声。

    吊桥被田豫放下之后,田豫又急忙飞奔到孙小鱼那边,想要看看他们是否已经打开了城门。

    只见,孙小鱼和火柴棍两个人双手托着门栓,分明已经将门栓取了出来。

    张大牛看见殷天旭死死地挡在自己面前,眼看城门就要被打开了,心中对眼前的殷天旭那是一个恼火,他几次正面射箭都被殷天旭灵活地躲过了,这次他趁殷天旭转过身,再次取弓搭箭对准殷天旭的后背。

    ‘唰!’想起一声弓弦之声,孙小鱼扭头一看,正见一支箭不偏不倚飞向殷天旭后背,孙小鱼想也没想,立马扔下手中的门栓冲了过去,挡在了那支箭的前面。

    等殷天旭回过身来,那支箭已经穿过了孙小鱼的胸膛,殷天旭霎时被惊呆了,身体山前一把抱住了孙小鱼下坠的身体,一股鲜血流到了他的手掌心。

    看着躺在自己手里的孙小鱼,殷天旭发现自己的视线渐渐模糊不清,最后连周围的喊杀之声都听不见了,只听到一点心底的回响。

    田豫眼看殷天旭抱着孙小鱼在哪发愣,张大牛又有几支飞箭朝他射来,田豫一个箭步上去,挥舞大刀击落了射来的几支箭矢。

    “李平兄弟,振作点,别要让这么多弟兄们白死!”田豫眼见火柴棍一个人推不动城门,对失去理智的殷天旭吼道。

    “大哥,小鱼儿-遇到你-真-是幸运。。。”孙小鱼吐出几口血,断断续续地对殷天旭道。

    “校尉大人,其实我献上的那个疑兵之计乃是大。。。”孙小鱼话还没有说完,殷天旭就捂住了他的嘴,他知道小鱼儿是想告诉田豫,那个疑兵之计是殷天旭想出来的,但殷天旭不想让他说,他要让这个秘密只属于他们两个。

    “大哥,你能帮小鱼儿实现做大将军的梦想吗?..."孙小鱼睁着大大的眼睛,注视着殷天旭,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几点眼泪从殷天旭的眼角滑落出来,坠落到小鱼儿的脸上,殷天旭望着奄奄一息的小鱼儿,轻轻地点了点头,嘶哑地道:“小鱼儿,大哥答应你,你别死!你不是说要让大哥有个做大将军的小弟吗?。。。”

    殷天旭的话还没有说完,孙小鱼便咽了气,他颤抖地抹下小鱼儿没有闭合的双眼,心止不住地刺痛。

    ‘唰唰。。。’又飞来几十支箭矢,田豫一个不留神,被射到左肩。

    田豫见孙小鱼已经死了,上前拉起殷天旭的手臂就往城门边跑,这才发现火柴棍已经被射死了。

    “李平,振作点!”田豫一边拔下插在左肩的箭矢,一边对殷天旭大吼道:“别让这五百兄弟白死了!”

    殷天旭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地上满是弟兄们的尸体,再看看涌上来的凶恶的黄巾军,田豫和殷天旭飞速奔向城门,接着火柴棍已经推开了的一小半城门,使劲全部力气,两人终于推开了城门。

    打开城门之后,田豫和殷天旭望见果然是太守公孙瓒率领的轻骑兵,顿时一下子依着城门坐在了地上。

    公孙瓒见到田豫和殷天旭满身伤痕,精疲力尽地坐在地上,立刻命人扶他们下去休息。

    “太守,弟兄们都死光了,就剩我和李平兄弟两个人了!”田豫对公孙瓒气喘吁吁道。

    “什么?”公孙瓒面色一沉道:“你们辛苦了,先在此休息一下,余下的就交给我了!”

    “是,太守!”田豫和殷天旭轻声应道,一下子依着城门坐在了地上。

    “辽东健儿,为国效力的时候到了!”公孙瓒骑着白马,手持双头铁矛,大喝一声:“突击!”

    顿时公孙瓒的两万骑兵似洪水般涌进章武县城,渠帅卜通虽然此时也已经聚集来大约五六万的黄巾军,但面对着公孙瓒骁勇的轻骑兵,一个个就像兔子遇上了猛虎。

    只见,那辽东轻骑一个个如同闪电般在章武县城中飞奔着,他们有的践踏黄巾军,有的挥舞大刀割下黄巾的首级,有的甚至直接挑起黄巾的身体。

    其中,严纲率领的清一色白色白马骑兵从尤其凶悍,他们三五十为一部,一边追杀黄巾,一边高呼: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殷天旭看着严纲那支骑兵战斗力之强,而且都是白马,立马想起了‘白马义从’四个字。不过他并没有心情去多想,只是静静地坐在回忆着什么。

    自打公孙瓒的骑兵入了城,卜通率领的黄巾军就丝毫没有了反抗的斗志,纷纷开门出逃。卜通、张大牛率领三万残部投浮阳而去,可是他们一直被公孙瓒的骑兵的追杀,路上跑的跑,死的死,到浮阳只剩下两万黄巾不到。

    【墓地】

    殷天旭体力稍稍恢复了些,找到了孙小鱼和大胡子、火柴棍的尸体,将他们装上了马车,运到了章武县郊外的一个山青水秀的小山上,费了好大力气挖了一个大坑,将他们埋了并立了一个墓碑,上面写着:‘大胡子、火柴棍、大将军孙小鱼之墓,初平二年九月十九,李平立’。

    殷天旭依着墓碑坐着,手里拿着一壶上好的酒,渐渐地太阳离开地平线,红彤彤的,仿佛是一块光焰夺目的玛瑙盘,缓缓地向上移动。红日周围,霞光尽染无余。那轻舒漫卷的云朵,好似身着红装的少女,正在翩翩起舞。

    “看,兄弟们!太阳出来了,日出多美啊!”殷天旭看着朝阳照射下的墓碑,喝了一口酒道:“小鱼儿,大哥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你们可要在天堂保佑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