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婚嫁频道 > 婚嫁资讯 > 婚嫁潮流 > 正文
浇灌下的娇艳美复:我和他谁更持久
时间:2020-08-01 15:56:40        浏览次数:    婚嫁首页

 “中过,当然中过!除了艾滋病,所有的大小‘奖项’基本上我都中过,但每次没几天就看好了,我的免疫力强着呢!”

垃圾站长这番大胆的坦白话语让店里的小姐都听得瞪大了眼睛,尤其是跟她做过一次的小郑,有点后悔又有点紧张了。

“这种病是有潜伏期的,你当时感觉不到,回家照样和老婆睡在一起,你就不怕害了你老婆?”我说的是真心话。

 文学

“害过,害过一次。那次得的是阴虱,若干年以前属于皮肤病,现在也算是性病范围,应该说是性病中最轻微的那种;其实就是毛上生出许多小虱子,痒得要死,去防疫站看了,结果一个四十多岁的护士像刮胡子一样帮我把毛刮得一干二净,再用配给我的药用酒精擦了两三次,好了,完全好了!没想到,一个星期后,我老婆也有同样的感觉&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当时我已经有了经验,从老婆跟我说的症状以及内裤的点点血腥斑判断,肯定是我传给她的,那时我心里真感到有点对不起老婆,但又不能承认是自己在外面‘捣浆糊’传染到的,我说肯定是因为我的工作环境造成的。于是,去买了把刮胡刀,如法炮制地帮老婆做了,后来也就彻底的好了。”

天底下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如此重大的个人隐私,他竟在店堂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无顾忌地说出来,若是他老婆听到这番话,保准气晕过去!

仔细想想这人真有意思,按说他在单位大小也算是个领导,管着不少人,怎么到了这里竟像个小孩子,说起话来无遮无拦的,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那么,”小芳问道:“你每次得病都会传给老婆?”

“没有,就这一次,后来跟朋友在外面玩多了,经验也丰富了,我只要感觉到自己有点问题时,就想办法不是装醉酒就是说身体不舒服,或者说单位要出差,开房间躲在外面,第二天赶紧去检查。我就担心到时候老婆一发嗲,自己控制不住,又害了老婆!”

“那你还不思悔改,还要继续这么做?我倒是真有点奇怪你了!”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已久病成良医,不管你得了哪种性病,只要你报出症状,我就能判断出是什么病,该吃什么药,该打什么针,该敷什么药膏。”

“那么,梅毒你也得过?”我心想这可是个大性病啊!

“得过。八百万单位的青霉素,打一个疗程,十天左右,准好。”

“淋病呢?”

“一百八十元的进口针,一针见效。”

“尖锐湿疣呢?”

“这是小病,买瓶‘疣脱欣’之类的药涂几天就自己脱落了。这里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中了奖’不要太紧张,及时到正规医疗机构检查,只有不是艾滋病,不会有啥大问题的。”

乘着他对答如流的得意劲,我还是把思路放到了生意上:“那么,今天就尝试一下穿着雨披洗个澡怎么样?也许会有另一番味道呢!”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爽快地说:“行,今天就冲着这么多美女,冲着你老板的面子,我也往文明的行列靠近一步,走,靓妹!”他点了婧婧进去。

对于这样的老兄,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

人们在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时,也不能太放纵了,做什么事总该有个度吧!像他这样毫无节制的放纵自己,总有一天要后悔莫及的。

这就像那些“落马”的大官,手上的钱已经几辈子都吃不完,还要贪那么多钱,真是有好日子不会过!

嗨!说这些做啥?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当时我心里还是蛮开心的,因为我成功说服了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

垃圾站长临走时笑着跟我说:“还可以,比我想象中要好,其实最后的感觉都差不多。”

我说:“谢谢!欢迎下回再来给我们的小姐上卫生课,也恭喜你终于跨出了人类文明的第一步!”

好久没和新德在一起喝酒。

他工作忙,我也走不开。

这天下午,接到他的电话,说晚上要带一位政府官员过来,问我上回见到的婧婧在不在,我说在。新德就在电话里事先跟我说好,叫婧婧陪完以后,不要收那人的小费,他会跟我结帐的。

新德带过几次人来,我感到每次带的人都蛮有腔调的。

开的都是好车,抽的都是软中华,而且每次都是新德一个人买单,难怪他在单位里越混越好,这里面肯定是有道理的。

晚上九点多钟,新德把人带来了。

经过新德介绍后,我和这位政府官员握握手,并让婧婧给他泡杯上好的龙井茶。

我这里始终保持有几个品种的好茶,并非自己购买,而是……这在后面“茶道”一节中有详细交待。

大家坐下后,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新德带来的客人。你别说,这人的面相还真有个说头:瞧他的样子不像是个爆发户,也绝对不是个平民百姓;说是个文化人也很难挨得上,这人的整体形象和言谈举止,只有政府官员这个称呼才正好适合他。

新德和他都是红光满面,显然都是刚喝过酒。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来到我们这种环境也不显得拘谨,或许是类似的场面见多了。

新德建议到里面去边喝茶边放松身体,政府官员表示没异议,我就叫婧婧端着杯子跟着他们进去。一会新德一个人出来了,估计他已把里面安排妥当。

新德说:“阿袁,我和你这么长时间没碰头,喝茶就没味道了,开啤酒!”

我说:“是啊,你这么长时间不来,我们的小姐都快想死你了!”

“想我?”新德带着几分酒气,“你们哪位想我啦?”

“我们都想你!”小姐们异口同声。

“哇!”新德这下没方向了,只好硬着头皮说:“好!让我喝杯啤酒,你们全部一起上!”

“好啦!”我打圆场说:“你今天的任务是让里面那位开心满意,这个店和店里的小姐都是你家乡的自由地,想吃什么蔬菜随时可以活杀,别凑热闹啦!小芳,开三瓶啤酒!”

我们店里始终保持有几箱啤酒,只有好朋友来时才喝,偶尔有小姐心情不好时也会喝几瓶。

于是我和新德就在吧台边上空喝啤酒。

我问:“这人对你很重要?”

“当然!”新德说,“不过目前还是初级阶段,等我跟他距离拉近了,嗨,到时候你阿袁或许就能开个会所了。”

“我可没这么贪,除非算上你一份。”

“呵,现在谈这个为时过早,你先在这里好好干,把基础打好,多积累一些长得好看的小姐,今后能发展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准呢。”

我们边喝边聊,一会半小时过去了。中间来了一位大学生老客人,点了小付进去。

这时那位政府官员略带摇晃地走了出来。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他绝对的心满意足。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有了脱顶的萌芽。但这并不影响他那与生俱来的当领导的风采。

我心里很清楚,他是百分之百满意了。婧婧的活我领教过,漂亮的程度和那双美腿又是明摆着,所以我想新德带他到此一游是成功的。

按理说,进了我们这种店到了里面,能有什么内容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事,也是明摆着的事,但这位政府官员出来时没有丝毫的猥亵相,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大有“床上是夫妻,床下是君子”的表现。

见我们在喝啤酒,他也来了劲,我把他安排在吧台靠右边外面过路人看不到的位置。

新德说:“我们晚上喝的是白酒五粮液,现在喝点啤酒真舒服!”

我说:“这位大哥,这啤酒没冰过,您大胆的喝,不用担心‘武功’废掉!”(民间传说还是科学论证,都认为床事之后喝冰的东西会造成一举不起)

也许是他刚才在里面做事做渴了,竟一口气连喝了两大杯,然后用餐巾纸抹一下嘴,说:“你们这里的硬件只能说是一般化,但软件很到位,‘科技含量’很高!”

真是三句不离本行!我心想,不如趁这个机会探听一下最近扫黄的风声:“大哥,像我们这种店,还能生存多久?未来的趋势会怎样?”

“哎”政府官员又大口喝了口啤酒,略有所思地说:“政府现在也很矛盾,一方面打黄扫非,一方面又出台政策,要求娱乐场所必须提供避孕套;一方面要求警察抓卖淫嫖娼,一方面出台政策,不允许以‘避孕套’作为认定卖淫嫖娼的证据!”

这当官的就是当官的,这说话的语气,说话的内容,就是与我们不同。

“如果……”我说,“如果像我们这种店能申请到营业执照,做到合法化,那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做生意了。”

“目前不会有这种可能,”他点上一支中华烟,继续说道:“应该说,这是个古老的行业,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大概称得上是最早的一种商业行为,也算是一种生意;用现在的话说,也算是一种产业&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8226;&8226;&8226;&8226;&8226;&8226;只是解放后人民政府取缔了这个行业,但这个行业的市场确实存在,而且需求量不小。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今后的趋势,谁也不好说。不过,首脑在一次谈话中提到过这样的思路:要让贫困地区的人到大都市来赚钱,让大都市的富余资金用到贫困的地方去&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但这只是个概念,是一种治理国家的思路,有人就这样理解:贫困地方的女孩到大城市来付出某种牺牲,把赚到的钱用在家乡的脱贫致富上,这样就能在总体上平衡地区之间的贫富差距。

“像泰国,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例子,当然那是国际化了;越南本来也想尝试,甚至打算牺牲二至三代少女的青春来换取整个国家的繁荣昌盛,但由于政治上的动荡等原因,计划未能成行&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一般来说,贫困地区的一个女孩出来干这一行,基本能改变一个家庭的生活质量;若长得漂亮且做得优秀的女孩,她不仅能改变自己的一生,更有可能带动整个家庭的命运。古人云:‘声妓晚景从良,半世烟花无碍;节妇白头失贞,一世清名俱非。’关键是收道时心灵不能扭曲&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国家大事,在办公室里上班谈的都是工作,到这里来是来放松的,今天我很开心,开心每一天这是最重要的,来,干杯!”

在店里待久了,遇到的各种类型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其中有一个搞电脑软件的,是小芳的老客人,很大方,每次都给两百,小姐们对他印象都不错。

那天他喝了不少酒,做完事出来酒气还很重。小芳给他泡了杯浓茶,我笑着问他今天有何高论,因为他经常会语出惊人,弄出不少偏面的高见。

我递了一根上海牌烟给他,他也不嫌差(因为他抽的都是中华),然后悠然地点上,说:“袁老板今天想听什么内容的话题?”

“你说说看,除了钱以外,什么样的男人最受女人的喜欢?”

他略作思考,说:“要说到这个话题,我先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一个男人一生中到底有多少‘产量’?”

我说这个我不知道。但我明白他所说的‘产量’指的是什么。

他接着说:“这个问题有没有一个科学的依据和标准?回答是根本没有。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新陈代谢就会有缓急之差。这跟人的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都有直接关系。更何况,每个人在饮食上的差异,尤其是一些挑食的男人,他们的营养不全面,对一些有利于生产精华部分的高蛋白食物不感兴趣,理所当然的产量就低了;你没有原材料进车间,怎么可能有产品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浇灌下的娇艳美复:我和他谁更持久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