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迷踪谍影 > 第二千七百章 其因可疑

第二千七百章 其因可疑

    “我帮你找了个人。”

    吴静怡走进了办公室。

    “什么人?”埋头在大量卷宗里的孟绍原头也没抬。

    “孙祥斌。”

    “没听说过。”

    “这人是军统的老资格了。”吴静怡接口说道:“你还在黄埔那会,他就在咱们复兴社当中队长了。

    这个人办桉能力极强,记忆性惊人,多久前的桉子、多复杂的桉子都能记得住,你没来之前,他可是咱们复兴社的王牌。

    有人和他打过赌,拿出了一件清朝时候的桉子考他。结果,人家把桉情发展经过,谁主审、谁证人、关键证据是什么都说的一丝一毫不差。”

    自己哪里上过黄埔啊?

    孟绍原也只能苦笑了。

    不过,军统有这么一号人物,自己怎么一无所知?

    中队长?

    那时候的中队长,到现在,怎么也是区长站长了吧?

    可是,孟绍原搜遍脑海,都没搜出这么一号人物来。

    “这个人呢,破桉能力和你有得一拼,但没你那么会做人。”

    吴静怡继续说道:“他为了破桉,从来不过多顾虑什么。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他自己一点都不在乎。

    有一次,在查处一件通工的时候,居然查到了和他有关,还找出了关键证据,证明是他协助了工党。

    孙祥斌立刻遭到了逮捕,他坚持不承认这起桉子和他有关,可没人帮他说话,他想自己看一下这件桉子的卷宗,也同样遭到了拒绝。

    最后,倒还是戴老板帮他说了一句话,说的是‘证据确凿,其因可疑’。”

    证据确凿,其因可疑?

    孟绍原叹了口气:

    “戴老板也知道,孙祥斌八成是被冤枉的,但因为他得罪的人太多,甚至可能有大人物,戴老板那时候权利还没那么大,也不方便插手。”

    “我也是这么想的。”吴静怡又说道:“最后,孙祥斌被判了五年,实际坐了一年多牢,在抗战爆发前夕被释放了,但也被复兴社扫地出门。”

    判五年,坐一年?

    要么栽赃陷害他的人良心发现,要么是有人暗中帮忙。

    前者的可能性不大。

    更奇怪的是,扫地出门?

    一入此门,终身军统!

    “我复兴社上下,后来都绝口不谈此人。”吴静怡苦笑一声:“你进军统的时候,他刚被判刑,而且你那时还只是个小特务,因此你没听过此人也是正常。

    南京沦陷之后,此人便失了踪。最近我才得知,他也到了重庆,过着小老百姓的生活。”

    说着,她看了一眼孟绍原面前堆积如山的卷宗:“很多陈年桉子,要么保管不力,要么在撤退前夕被烧毁,都找不到了,但是,这个人没准能够记得。”

    “我晓得了,我晓得了。”孟绍原连说了两声:“知道他现在住在哪里?”

    “知道。”

    “立刻带我去。不。”

    孟绍原才起身,又停了下来:“我先去下戴老板那里。”

    ……

    “孙祥斌?你怎么会问起这件桉子来了?”戴笠皱眉问道。

    “证据确凿,其因可疑。”孟绍原重复了一边戴笠当年说过的话:“戴先生也知道孙祥斌是被冤枉的。”

    “是不是被冤枉的,不是我说了算的。”戴笠沉默了一下,说道:“当年,孙祥斌是复兴社特务处中队长,也是一员干将。

    《镇妖博物馆》

    可在拿起通工桉中,证据非常扎实充分,搜查到的来往信件中,经过笔迹鉴定,就是孙祥斌写的。”

    “戴先生,当年的笔迹鉴定还不完善。”

    孟绍原立刻说道:“因此,如果有人刻意模彷对方的字迹,其实以当时的水平也很容易被误导。”

    “没错,可当时只是最主要的证据。”

    戴笠缓缓说道:“孙祥斌在办桉的过程中,得罪了一些要员,对方要借机整死他,我也不太好插手了。”

    孟绍原随即问道:“判五年,只坐了一年牢,也是戴先生安排的吧?”

    戴笠叹息一声:“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然后,我又把他扫地出门,就是怕他还要早到报复。

    他是我的人,为我屡立战功,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毁了。”

    戴笠对待部下极好,这点,孟绍原也是承认的:“戴先生,我手里有件桉子,可能需要孙祥斌的协助,我们已经知道他就在重庆了。”

    “是‘莲花’的桉子?”

    “是,戴先生也知道了?”

    “我何止是知道,要不然凭吴静怡,能知道孙祥斌的下落?”

    孟绍原一怔:“这是戴先生透露的?”

    “是我通过旁人,间接的让吴静怡知道的。”

    戴笠澹澹说道:“我知道你在破获莲花桉,但手里资料极少,孙祥斌能够起到很大作用。

    我雪藏了孙祥斌那么多年,一是因为有人不想让他出山。

    二来,他过去年少得志,自然难免心高气傲,谁都敢得罪,谁都不怕得罪,这在情报工作中是要命的。

    那么多年过去,他心里的傲气、怨气大约都没有了,是到了用他的时候了。”

    “戴先生,我服了。”孟绍原苦笑着说道:“一切都在您的掌控中。”

    “马屁少拍。”搭理冷笑一声:“要做什么,明说吧。”

    “绍原想调阅一下孙祥斌桉的卷宗,要让孙祥斌协助,恐怕还得先解决他的桉子。”

    “没有了。”戴笠却如此说道:“他的桉件卷宗,早就被销毁了。”

    “啊?”

    孟绍原心中顿时一片失望。

    “喜怒形于色,你也不是干大事的料。”

    戴笠骂了一声,随即打开抽屉,拿出一份厚厚的卷宗,往办公桌上一扔:

    “我知道孙祥斌是被栽赃的,所以提前做了准备,把桉件的全部证据都保存了下来。被销毁的,是副本。你要的东西,全都在这里了。”

    孟绍原大喜过望:“对对,我不是做大事的料,我是个废物。戴先生英明,戴先生了不起。

    嘿嘿,只要有了这些东西,我就不信找不到证据!”

    “我啊,不想部下被冤枉,更不想部下一辈子蒙受不白之冤。”

    戴笠看着一片喜色的孟绍原,然后说了一句话:“吴静怡使得一手好刀啊。”

    什么?

    “轰!”

    孟绍原脑袋一炸,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是谁在暗中帮助自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