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沧桑文学 > 踏星 > 第三千九百零四章 熄灭

第三千九百零四章 熄灭

    明可照人的大地出现了猩红色。

    星帆捂住肩膀,呆呆望着死去的月北,陡然转头怒吼:“永生物质,陆隐,你用了永生物质,卑鄙。”

    第七宵柱,陆隐冷笑:“好,那我让你死个明白。”话音落下,惊雀台之上,原本的意识轰向星帆,星帆站在原地,双掌横推,这次没有永生物质了,她是星帆,是九霄宇宙下御之神,岂会那么容易败?

    意识掠过,星帆站在原地,摇摇晃晃,一口血猛地吐出,差点跌倒。

    她面色煞白,耳边传来陆隐的声音。

    跪下,跪下,跪下…

    她控制不了身体,意识,思维,都在让她跪下,而她,本身竟没有反抗的想法,真想跪下。

    双腿弯曲,星帆缓缓跪地,同时,莫名的被穿透的感觉出现,那是因果螺旋,顺着意识而来。

    正当她要跪下的一刻,又一道人影走出虚空,抓住星帆手臂,用力将她扶起。

    星帆陡然苏醒,呆滞看向一旁:“丹妗?”

    出现在星帆身旁的是个面容平凡的女子,样貌不起眼,如同邻家大姐一般,穿着也很朴素,可就是这么一个人,扶住了星帆,她,就是丹妗下御之神。

    丹妗望向下方:“陆先生,过了。”

    第七宵柱,陆隐没想到惊门上御没出手,倒是把丹妗引出来了。

    对于此女,有人说她能成为下御之神,靠的是丹法,对九霄宇宙有天大贡献,也有人说此女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

    如今,陆隐确定了,此女是后一种,她的实力还要在星帆之上。

    “纵然星帆有天大过错,也不该跪你,你可知这一跪,会引起什么后果?”丹妗声音落向第七宵柱,让孤断客等人呆滞。

    跪?惊雀台发生了什么?星帆下御之神居然被逼得下跪?这陆隐到底干什么了?

    此话,陆隐平静,星帆却抓狂。

    她反应过来了,自己差点跪了,跪在那个低贱宇宙之人面前,被逼的下跪,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她双目赤红:“陆隐,你找死。”说完,猛地冲出惊雀台,双掌拨弄风云,天地色变,整个星穹都在震动。

    陆隐皱眉,目光看向下方,不止九霄宇宙,这一刻,灵化宇宙的天,一样在震动,她,挑动了灵化宇宙的天,那是灵丝天下。

    当初星帆与月涯联手,垂钓灵化,而今月涯虽死,星帆凭天地象之能与对灵丝的掌控,一样可以动用灵丝天下。

    九霄宇宙大地之下宛如有怪物呼吸,无数人心颤,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丹妗大喝:“星帆,住手。”

    星帆什么都听不到,她恨,恨陆隐一次次压制她,恨陆隐竟敢违背她的意志,明明是低贱宇宙来的,为什么不听从神之御的命令?他怎么敢反抗?他不应该反抗。

    天索山脉灭了她一个分身,刚刚又当着她面杀月北,逼她下跪,此事彻底让她失去理智。

    星帆死盯着第七宵柱:“我要你死,陆隐,你死定了。”

    “灵丝天下,千帆天镜。”

    话音落下,天穹出现一面面镜子,天上地下,无数人下意识看向某一面镜子,那面镜子,是他们,他们知道他们代表了哪一面镜子,为什么自己是镜子?

    孤断客凝重:“千帆天镜,以修为作镜面,天地为阳光,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折射镜子光芒汇聚于一点,成就天镜,这是以天地无数生灵修为汇聚而成,更包含了灵丝天下,这已经超越星帆本身的力量。”

    净莲与卫横震撼,这就是下御之神战力?

    下御之神是渡苦厄大圆满,而他们是上御之神弟子,经常见到渡苦厄大圆满,所以一直对下御之神并不在意,但这一刻,认知被刷新了。

    下御之神与寻常渡苦厄大圆满绝对不同。

    这一刻,星帆展露的实力超越了他们对渡苦厄大圆满强者的认知,即便各大势力之主,那些自我修炼到渡苦厄大圆满的强者,能打出如此恐怖的攻势吗?

    孤断客眼皮直跳,下御之神肯定是渡苦厄大圆满强者,但渡苦厄大圆满,却未必可以成为下御之神。

    越了解九霄宇宙,越不会在乎下御之神,所有人都以为同样是渡苦厄大圆满,境界相当,但唯有少部分人才知道,下御之神的渡苦厄大圆满是不同的。

    他们,站在了那一层次的顶点。

    他们,够资格触碰永生境。

    陆隐看着高空,御桑天,月涯,如今的星帆,都是他遭遇过最强的渡苦厄大圆满强者,除了他们,像兰叶大尊,雷弓,包括苦计,太苍剑尊这些自我修炼到渡苦厄大圆满的强者都差了一筹,唯独一个孤断客或许可以与他们相比。

    何为神之御?那是永生上御挑选出来的,划分与普通渡苦厄大圆满的强者,岂是常人可以想象。

    但是还不够,星帆此刻爆发的威势依然不够,陆隐知道,星帆自己也知道,她虽然暴怒,却直观体会到了陆隐的战力有多可怕,刚刚让她差点跪下的力量令她窒息,不够,还是不够。

    星帆发丝飞扬,身体再次跨前一步,无数镜面后退:“千帆在前,天镜在后。”

    阳光穿透星帆,让星帆如同一枚照耀整个九霄宇宙的太阳,让修炼者都刺眼,难以看清。

    星帆体表风云变幻,九天之变,如是真经。

    千帆天镜,二次蜕变,阳光暴涨,不断蔓延,仿佛将天都取代,一掌压下,去死。

    陆隐遥望天穹,面对刺目阳光照耀下的一掌:“这才有点意思。”

    说完,同样抬手,顺着手臂蔓延无限力量与封天之基序列粒子,掌中,无形的气流如同微风,一吹即散,却就是这股无形的气流,让陆隐想尝试,刚刚,他似乎蜕变了什么,那是自掌之境战气基础上蜕变而来。

    突破始境没能蜕变掌之境战气,却在释放压力,向惊雀台出手的一刻,那股压力与浊气彻底释放,蜕变了,既是心境的蜕变,也是力量的蜕变。

    他有很多种办法解决星帆,但现在,就想尝试这一种。

    天地间,刺目阳光坠落,陆隐单掌抓去。

    抓住,天地无数目光看着。

    耀眼的光芒刺痛了每个人视线,但也就是一刹那,下一瞬,光芒,被陆隐扑灭,消失于掌心。

    就好似一朵火苗被抓熄灭一般,那么随意,那么轻松。

    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懵了,难以理解。

    不仅他们,星帆自己也无法理解,呆呆看着下面,瞳孔涣散。

    天地恢复了本来的色彩,天还是那么蓝,那么美,没有刺目的太阳光芒,也没有震动宇宙的颤栗,一切恢复平静,皆消失于一掌之下。

    陆隐屹立高空,看向星帆,目光一凛:“滚下来。”

    一声大喝,无形的力量将星帆狠狠压向大地,星帆骇然,这才反应过来,无法形容的恐惧占据全身,她的天地颠倒了,彻底败了,败给了陆隐,而且败的那么惨,连怎么败的都不知道。

    他是永生境,他肯定是永生境强者。

    星帆嘶喊:“惊门上御救我--”

    这一天,很多人求救,皆来自陆隐的杀伐,前五个都死了,而星帆眼前却出现了一枚圆滚滚的丹药,随即爆开,恐怖的压力令天塌地陷,坠落向第七宵柱。

    陆隐未动,孤断客挥剑上斩,一剑斩断那股压力,令天地清明。

    天空,星帆喘着粗气,狼狈不堪,眼中还有未散的恐惧。

    前方,丹妗下御之神俯视第七宵柱,与陆隐对视。

    陆隐平静看着她。

    孤断客皱眉:“丹妗,对我第七宵柱用丹法,过了。”

    丹妗语气平静:“丹法伤不了第七宵柱,倒是陆先生,有些过了。”

    陆隐不在意:“哪里过?”

    此次出手,怒气全消,杀了五条走狗,至于星帆,本就不可能杀死,怎么说都是下御之神。

    陆隐本以为会是惊门上御阻止,却没想到从头到尾,惊门上御都没出现。

    这丹妗的出手既是保全神之御颜面,也让陆隐有个台阶下。

    陆隐若真杀了星帆,于九霄宇宙就真很难立足了,除非当即突破到永生境。

    其实他的怒火在星帆差点跪下的一刻已经消除,后来也是星帆主动出手。

    丹妗看着陆隐:“先生入九霄以来,行事肆无忌惮,春秋简,称氏皆被先生所灭,插手四临剑门之争,破坏藏天城格局,影响宇九霄,这些事,先生本就有些过,而今还要杀星帆,先生莫不是想与整个九霄宇宙为敌?”

    陆隐道:“听说丹妗下御受人尊重,以前我信,现在,貌似跟春秋简没什么两样。”

    丹妗摇头:“春秋简喜好杀人诛心,先生是说我也在诛心?”

    “否则呢?”

    “先生突破始境,字临天地,一番言论,我听出了一个孩子背负自己家乡挣扎求生的艰难,以霸道掩盖忐忑,以威胁掩盖恐惧,所以那个时候我就禀上御,重启天元没有意义,一个陆隐,抵得上十个天元。”

    陆隐脸色一变,怔怔看着丹妗。

    丹妗目光没有半分退意,与陆隐对视,神色坦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