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婚嫁频道 > 婚嫁资讯 > 婚嫁潮流 > 正文
乖含着出去走一圈h:调教竹板打肿花唇
时间:2020-08-01 16:01:55        浏览次数:    婚嫁首页

 秦柔此刻,心中满是异样。陈叔触碰到的地方仿佛像着火了一般,热热的,让她的心跳都快了些许!

 

手指像是有魔法一般,秦柔脸红心跳,觉得体内像是有什么要喷涌而出!

 

老陈自然没有错过秦柔的变化,眼神深邃了些许,手指也开始故意的刺激一些穴位。

 

女人胸口上的敏感穴位也很多,老陈身为老中医自然知道这些。而在按到穴位的一瞬间,秦柔的声音瞬间拔高,身躯剧烈颤抖了一下,身子瞬间软了!

 

秦柔脸色潮红,感觉小内内上湿湿黏黏的,身体软下去,躺在床上,无辜的看着老陈,一脸疑惑:“为什么……会这样?”

 

感觉好奇怪……

 

秦柔虽说已经成年了,但是也是单纯的很,因为工作很忙,所以根本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对身体的反应也是很陌生。

 

这种女人真是很稀奇了,老陈也有些惊讶。不过惊讶之后是狂喜,或许用不了一星期,两天之内就能把这个小妮子完全拿下了!

 

“秦柔,不必奇怪,这是正常反应。”老陈一本正经:“你需要按摩。”

 

“按摩?”秦柔疑惑的问:“我这个毛病需要按摩吗?”

 

 文学

“那是自然,你难道还不相信我这个老中医吗?”

 

老陈板起脸:“我可是行医超过四十年了,这种毛病只要按摩就好了。”

 

“只要按摩?”秦柔瞪大眼睛:“不需要吃药?”

 

“当然只要按摩就可以。”老陈正经的说:“一疗程,包好。”

 

秦柔被老陈胸有成竹的模样感染了,也相信了老陈的话,点点头:“那好,陈叔,你给我按摩吧。”

 

老陈勾起唇角,指向一旁的按摩服:“那你去换衣服吧,我特别给你来一个全身按摩,超舒服哦。”

 

老陈设下陷阱,开始一步步的吃掉这个单纯的猎物了。

 

秦柔换上单薄的按摩服,十分不安的走了出来。

 

按摩服又短又薄,下摆只能堪堪的盖住挺翘的臀部,上半身的饱满呼之欲出,根本遮不住多少!

 

秦柔脸儿红红:“陈叔,这个衣服太短了吧?”

 

“这样按摩才舒服。”老陈将手上涂满按摩油,让秦柔躺在床上:“我们开始吧。”

 

躺在床上的秦柔双手紧张的拽住衣服下摆。老陈见状,安抚道:“你不用那么害怕,我是医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见秦柔还是紧张,老陈没办法,点燃了精油才开始按摩。

 

精油有助于放松神经,没一会儿,秦柔的手就松开了,整个身体放松的躺在床上。

 

老陈先从肩膀开始按,然后滑到胸口。

 

老陈并没有触碰敏感点,反而是先刺激胸上的穴位,好让秦柔能更快的来感觉。

 

果不其然,秦柔很快就脸儿通红,声音也像小猫抓一样,一下一下的刺激着老陈的内心。

 

因为老陈的要求,秦柔里面并没有穿内衣。此刻在老陈手里弹跳的肉球软软的,老陈甚至能感觉到顶端的红豆都立了起来!

 

秦柔的手软软的挡在胸口,却一点用都没有。老陈很轻松的将她的手扒开,直接将手掌稳稳的盖在挺翘上面。

 

“啊啊啊!”陌生的感觉刺激着秦柔的感官,秦柔的身体酥软了下来。被老陈手掌盖住的地方传来酥酥麻麻的快感,秦柔甚至想要感受更多!

 

白嫩的大腿紧紧的挨在一起,不自觉的蹭来蹭去。老陈微微一笑,将一只手盖在她的大腿上:“怎么样?秦柔,舒服吗?”

 

“这……就是按摩吗?”秦柔喘着气,眼角微红:“实在是太舒服了……”

 

秦柔简直就是宝石啊,宝石!还未开发的宝石实在是太舒服了!

 

老陈激动的喘着粗气:“那想不想要更舒服一些?”

 

秦柔迷迷糊糊的点了头:“想要……舒服!”

 

老陈的手劲更巧,将这个小妮子伺候的舒舒服服,水蛇腰扭动,红唇中也不断吐露出好听的声音。

 

“秦柔,你舒服了,叔这里难受着呢。”老陈故意叹了一口气,果不其然,这个小丫头上钩了:“陈叔,你哪儿不舒服啊?”

 

老陈指了指下面:“这里不舒服。”

秦柔低头一看,狰狞的突起在宽松的裤子中也超有存在感。秦柔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她知道这是什么。

 

不禁有些脸红心跳,这实在是太大了……

 

老陈注意到秦柔的视线变得更加火热,不禁微微一笑。果然这是每个女人都渴望的东西!

 

老陈一扯,宽松的裤子就掉了下去。秦柔脸色通红,老陈将她的小手附在上面,意味不言而喻。

 

秦柔无师自通,小手揉捏了起来,老陈舒服的长叹一声,手上的动作更加放肆!

 

两人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火热,老陈也越发激动,看这小妮子正在状态,未免夜长梦多,正准备拿下这小妮子的一血时!

 

“老陈啊!你在家没!”

 

“卧槽!”老陈吓了一跳,差点儿就泄了!

 

这世界难道是和他犯冲吗,每次正准备上本垒的时候就有人来打断他!

 

门外正是村长陈彪,现在日上三竿,老陈的诊所却大门紧闭,奇怪的很。

 

他敲着门:“老陈,快开门!”

 

经过这一变故,秦柔也清醒了过来。他推开老陈,匆忙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满脸尴尬。

 

单薄的按摩服根本遮挡不住任何东西,最后她只能冲进里屋去换衣服,紧紧的将门锁上。

 

老陈没办法,到嘴的肉飞了,只能去开门,满脸无奈的说:“村长,你有事吗?”

 

“有。”陈彪很是疑惑,为什么大早上的,老陈却一副气色不好的样子,不禁关心了几句:“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啊,身体不舒服了?”

 

是啊,要是你的好事被人三番四次的打扰,我看你脸色会不会好!

 

不过也不可能了,毕竟陈彪是个“三秒男”嘛。

 

“有什么事啊,大清早的来敲门。”

 

“啊,就是昨天开会嘛,邻村的村长得知你是个老中医,想让你过去看一下病。”陈彪说:“今天一大早就给我来了电话,这不我马上过来叫你了。”

 

老陈皱紧眉头。邻村的村长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身上的毛病肯定也不少。

 

医者父母心,虽说吃掉门内的秦柔很是重要,但是在治病面前也算不上什么了。

 

“村长,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收拾下东西咱们就出发。”老陈进去,“彭”的一下关上了门,差点儿撞到想要跟着进去的陈彪。

 

陈彪尴尬的摸摸鼻子,收起想要跟进去的脚。

 

“门外的是谁啊?”秦柔换好衣服出来,有些不敢直视老陈。在她看来,刚才做的事情太过于疯狂,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村长,你昨天见过的。”老陈收拾着东西,嘴巴不停:“一会儿你从后门离开吧,现在让村长见到你,有些不好。”

 

具体什么不好,秦柔也答不上来,只能迷迷糊糊的听从老陈的意见。

 

老陈东西收拾好后,带着秦柔来到了后门。

 

后门往外是山区,树林子特别多,周围也没什么人。这也是老陈让秦柔从后门走的原因。

 

“妹子,今天这事儿,陈叔先说一声对不住了。”

 

老陈这么说也是为了探测一下秦柔的态度。如果她十分反感的话,这个小妮子也基本上没戏了。

 

只不过秦柔低下头,视线游移,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好。支支吾吾的说:“陈叔,我知道,我……”

 

她说不下去了。

 

老陈一看这种情况,心里一喜。这小妮子并不是对这件事情无感!

 

自己还是有戏的!

 

老陈心里兴奋,但是脸上却一点儿都不显,和秦柔说完话后就给秦柔指了路,让她从后门离开了。

 

这时候老陈才拿上东西,打开门随着陈彪坐上了车。

 

在车上陈彪听着歌儿,和老陈唠着家常,很快就到了邻村。

 

在邻村的村长家门口下了车,陈彪一个电话,没一会儿就有一个老年人开了门,正是邻村的村长,秦卫军!

 

“哎呀,你终于来了!”秦卫军热情的和老陈握手,拥簇着他进屋里去:“久闻您的大名了,让您来治治病,真是蓬荜生辉啊!”

 

老陈尴尬的笑笑:“没什么没什么。”

 

怎么不知道自己老中医的名声这么大了?

 

“那么,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请问您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是我的女儿。”秦卫军提到他的女儿,突然脸就皱起来了:“我的女儿生了怪病,找了多少医生都没用,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你们了。”

 

“怪病?”老陈眉头皱起:“什么怪病?”

 

“唉,你还是来看看吧。”

 

老陈随着秦卫军进了里屋,一进屋就能闻到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床上鼓着一个大包,被子蒙住头,老陈看不到那人长什么样子。

 

“这就是我的女儿,秦倩倩。”秦卫军拉开被子,老陈一看,瞬间就愣住了。

 

秦倩倩闭着眼睛正在酣睡,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大概是缺氧的后遗症。而让老陈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秦倩倩惊为天人的容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乖含着出去走一圈h:调教竹板打肿花唇相关阅读:
点击排行